第3章 封少觉得你们太吵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3章 封少觉得你们太吵了

    白夜,某个豪华房间内。

    “伟祺说你来‘夜语’我还不信。”

    师炎从一旁拉过凳子坐下,长腿交叉搭在桌面上。

    他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香烟,用力扯开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

    衣服变得松松垮垮,露出古铜色的皮肤,挑着眉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他瞅了瞅那坐在监视屏前面的男人,啧啧道:“工作狂啊,你终于开始知道享受人生啦?不过你在这干嘛,去前台啊,在这里看美女有个屁用啊。”

    封擎苍目不斜视、充耳不闻。

    他深邃双目依旧盯着监视屏,指尖在扶手上轻叩着。

    这么专注……

    师炎简直怀疑监视屏里下一刻就会发生警匪枪战,他忍不住坐直,好奇得很,凑过来看了一眼:“到底有什么好看啊?你封少的地盘,难道还有谁敢闹事不成?”

    满墙壁的剪视频,没有一个有异样。

    师炎一点也不明白。

    只是,就在他即将收回目光,继续讽刺封擎苍的时候,眼角余光忽然被定住了,他忍不住张大了嘴,突然往一处监视屏前凑。

    “哇喔,这两个女人长得不错啊!”

    他的指尖轻轻在监视屏上点了点,桃花眼半眯着,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

    “……”

    封擎苍没搭话,目光扫了过来,冷然淡漠。

    师炎简直觉得自己被扔进了冷库里,浑身跟着一凉!

    这情况不对劲啊。

    老大竟然对着女人看?

    “啧……”

    他心里一动,仔细打量监视屏里的两个女人,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老大,你对这两个女人感兴趣?是这个清纯的还是艳丽的?还是都喜欢?”

    “你是不是不知道怎么下手?交给我啊,我保证把她们都……”

    “回去。”声音冰冷低沉。

    “我可是专门过来陪你喝酒解闷的,你竟然就这么把我赶走了?还是不是兄弟啊。”

    “不需要。”

    “老大,你太伤我的心了。我一心向着你,你却视我如粪土。”

    师炎抚着胸口,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

    若是他的那些红颜知己看到他这副模样,肯定会心疼得不行,用身体安慰他。

    封擎苍淡漠的眸子里掠过了那么一分嫌弃,却没在他身上停留多少,依旧回头去看屏幕,而后,眉头微微皱起。

    师炎只顾着关心“封擎苍对女人感兴趣了”这件事,倒是没注意他神情,只摸着下巴,心里琢磨:就知道老大的突然出现在‘夜语’,里面肯定有猫腻,今天要有好戏看了!

    这时候打死都不能离开。

    “我这里有瑶瑶的电话,她应该有空陪你聊聊。”

    封擎苍却不容他看戏,淡淡开口,话语里藏着威胁。

    听到‘瑶瑶’这两个字,就如同中了魔咒,师炎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一来就上大杀器,还有没有兄弟情了!

    “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一件急事要处理,老大,下次咱们再聚!”

    一边嚷着一边跟火烧屁股似的跑了出去,刚跑出‘夜语’门口,就掏出手机拨通电话。

    “兄弟们,老大有情况!”

    ———

    酒吧角落里。

    叶沛灵与裴施语坐在一起。

    “啧啧,你看见刚才那些人的反应了吗?这证明啊,我们家裴裴的魅力无人能挡!”

    一想起刚进来时候那场面,叶沛灵就想笑。

    裴施语无奈:“他们明明都是看你好么?关我什么事啊……”

    “我还能不知道吗?”

    叶沛灵慵懒地轻轻晃了晃酒杯,红唇微启轻抿一口,整个人艳光四射。

    “我又不跟你一样,才第一次来这里?以前我单独来的时候,可没见他们这么热情。简直像是要把人生吞活剥了一样!”

    “……”

    裴施语终于还是没话了。

    对比起叶沛灵这样的“老江湖”,她的确还是太嫩了一点。

    她端了酒杯,也慢慢地喝了一口,其实今晚已经喝了不少了,脑子里晕晕乎乎地,进入了一种很奇妙的状态里。

    “现在好点了吗?”

    叶沛灵看见了她微醺的状态,轻声问了一句。

    裴施语点了点头:“嗯,感觉身上的枷锁都卸掉了,怪不得古人说一醉解千愁呢。”

    整个人轻飘飘的,很舒服。

    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去在乎。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在乔祁身边这几年更是时刻紧绷着。在监狱里的时候,更是时刻绷着一根弦。

    这种抛开一切的感觉,让她沉醉。

    “今天咱们的目的就是醉死,把一切统统忘掉,明天一切重新开始。”

    酒不能解决问题,但能缓解压力。

    裴施语微笑举杯:“cheers,为了美好的明天。”

    “cheers。”

    裴施语一笑,举杯与她相碰。

    “叮。”

    一声轻响,酒液被灯光晃着,色彩迷离,在杯中摇曳。

    两个人都一仰头,将这一杯酒干了。

    酒液带着酒精,进入身体,却让她亢奋,低落的情绪全被扫掉。

    裴施语晃了晃手中的空杯,便伸出左手去,想要再拿一瓶酒来。

    没想到,才一伸出手,叶沛灵眼尖,忽然看见了她左手虎口的位置:“咦,这是什么?”

    她抓住了裴施语的手,仔细看了起来。

    裴施语的手是很修长的,说是冰肌玉骨也不为过。

    只是狱中的日子并不好过,她掌心之中,有着一层一层做美容也无法磨去的茧皮。

    只是此刻,叶沛灵注意到的,却都不是这些。

    裴施语左手虎口上,竟然有着一条细长的纹身,通体为绿色,藤蔓的形状,只有最中心有着一点红,被藤蔓缠绕着。

    细细的绿色藤条一直蔓延到食指尖。

    那小小的绿叶青翠鲜嫩,红心鲜艳欲滴,非常的精致漂亮。

    “好别致的纹身啊,不过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什么时候纹的?”

    裴施语抽不回自己的手,开口时有一种奇异的局促:“就,就前一段时间,逛街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一家店,就去纹了。”

    听说有人会用纹身来记录自己的伤痛……

    叶沛灵一下想起来,再看裴施语这局促的样子,忽然知道自己不该多问,连忙道:“那回头介绍我一下,还挺看的。”

    “嗯。好啊。”

    裴施语松了一口气。

    纹身的来历很诡异,并不是纹上去的,是自己跳到她的手上印上去的。

    她抚摸着自己的纹身,似乎还能感受到中间红心在跳动。

    她不能对好友说出它的来历,这让她心里很愧疚。对方对她那么好,她却不能坦诚。

    叶沛灵却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整个酒吧里的气氛都比较安静,有人在说话,却并不吵闹,她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呼出一口气来:“我今晚喝得有点多了,呼,得去个洗手间。”

    说着,她站了起来。

    裴施语见她有些摇晃,有些担心:“要不我陪你去吧?”

    “成啦,在封少的地盘上能出什么事?倒是你自己小心,要有人上来,你就拿高跟鞋抡他们!”

    叶沛灵笑了笑,摆了摆手。

    裴施语失笑,只能目送她一脚深一脚浅地向外面走。

    还好,的确不算醉。

    只是……

    叶沛灵在出去的时候,脑子里忽然晃过一个念头:她家裴裴不是才出狱吗?前段时间纹的纹身……前段时间是什么时候?监狱里已经有这种新的业务了吗?

    “唔,那还真是蛮人性的呢……”

    晃了晃脑袋,叶沛灵走了出去。

    叶沛灵见她神志依然清楚,而且她就离开一会,也就放心的丢她一个人在这里。

    可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两位美女自打进门就缩在角落喝酒,完全不打理别人的搭讪,旁人也插不进来。

    现在有一个离开了,对于一些人来说就是机会。

    裴施语正向翻出手机来看看时间,没想到,才一动作,便有人凑了过来。

    “美女,我可否有幸跟你喝一杯?”一个满身酒气的男人举着酒杯走了过来,装模作样的问道。

    “非常抱歉,不能。”

    一晚上已经有好几个人想要和她们搭话,她从一开始的诧异到坦然再到现在的漠视。

    她和乔祁隐婚,也就从来没有和他一起出去应酬。

    偏偏,她还要坚守着乔家的规矩,老老实实的窝家里或者公司,很少与人尤其是男人说话。

    总以为自己很没有魅力,乔祁的背叛更是让她的心跌到了谷底。

    现在却因为自己的装扮和这些人的搭讪,其中不乏优秀的人,这让她找回了一点自信。

    也就明白了,叶沛灵今天的安排是为了什么。

    这是最傻的方法,也是最直白有效的。

    男人并没有因此离开,而是坐了下来,距离裴施语很近。

    裴施语微蹙眉,不自在的往一旁挪,可对方却又贴了过来。

    “先生,自重。”

    “来这里就是来玩的,别这么放不开啊。”

    男人动作更加亲昵,把裴施语挤到角落退无可退。

    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心底着急不已,不知如何是好。

    叶沛灵怕她喝酒了之后会崩溃,所以故意挑选了这个隐蔽的角落,其他人不注意就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谁能想到,居然还是走了背字!

    男人看到裴施语的反应,心里十分得意:这个女人果然跟外表一样,性子柔弱不喜欢声张。再加上他喝了点酒,胆子也就大了起来,手竟往裴施语的大腿摸去。

    可就在他手将放而未放的瞬间——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

    “……”

    男人彻底傻了,僵在原地。头被打得微微偏了,脸上一片火辣辣。

    一摸,竟然有些肿了。

    这女人竟然敢打他!

    女人直勾勾的瞪着他,含泪的眼睛里充满了厌憎和怨恨,好像在看恶心的垃圾。

    顿时,他的火气烧得更旺了,一把将裴施语拽住扔在到沙发上,身体压了上去。

    “给脸不要脸!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你不要,我偏让你做我的女人!”

    男人的酒气喷在裴施语的脸色,手极为粗鲁的往裴施语身上撕扯。

    “滚开,放开我!”

    裴施语抓紧自己的衣服,不停挣扎着,拼命想要逃离,放声的呼救。

    “救命!快来人啊……”

    “哼,外面这个时候正表演,没人会听到这里的动静,你就乖乖……”

    咚咚咚——

    木制隔断突然被敲响,两人齐抬头,怔住了。

    一名穿着白衬衫外套一件黑色马甲的男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来自英伦的绅士范儿。

    他戴着金丝眼镜,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也面无表情地看着里面忽然停止的混乱情况,眼底既没有打断人好事的尴尬,也没有对受害者的怜悯。

    他只是例行公事一样站在这里,通知一样开了口,声音冰冷。

    “太吵了,封少喜欢安静,请你们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