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不要一直都走在后悔的路上-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92章 不要一直都走在后悔的路上

    裴施语之前也大约知道一些事,可爸爸并没有说明白,所以也就云里雾里的。

    再加上家里的情况她一直非常清楚,总觉得他们家不可能有这个本事。也就以为爸爸只是帮他打了下手之类的,并没有多想。

    “我爸爸当时到底帮了你什么忙?”裴施语疑惑道。

    “这里风大,我们能进去说嘛?”乔祁看她不着急离开,便是建议道。

    这里人来人往,确实不是聊天的好场所,尤其说的是些私密的事。

    裴施语和叶沛灵对视一眼,叶沛灵朝着她点了点头。

    “进去吧,倒要看看他会说出什么花来。”

    裴施语这才没拒绝,又回到刚才的位置。

    乔祁这次没有再卖关子,一坐下来就直奔主题:“你还记得当初我被刮目相看的那个项目吗?”

    “你是说福田贸易城的那个项目?你不会说那个跟我爸爸有关系吧?”裴施语诧异不已。

    那个工程她还记得非常清楚,乔氏虽然也在地产上有所发展,但是只属于小开发商。那个项目非常大,按道理它是没有资格承建,当时去竞标也不是想着分一杯羹,捡些边角料罢了。

    没有想到,乔祁竟然竞标成功,成为最大的承建商。乔家也因为这个工程大翻身,扭转了颓势,重新走向新辉煌。

    “你没猜错,是因为你爸爸。”乔祁褐色眼眸静静的与她平视,并没有任何玩笑意味。

    裴施语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底的感觉,久久才开口道:“这……这怎么可能?我爸爸只是普通家庭出身,以前当过兵还给别人做过保镖……等等,难道是我爸爸做保镖的时候,认识什么厉害的人,所以才为你们牵线搭桥的?”

    “我当初也是这么认为的,可后来总总迹象表明,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乔祁为她一一分析。

    “因为你爸爸明确告诉我,他之所以帮我、有能力帮我,完全是因为你的缘故。我当初只是以为他疼爱你,所以愿意为你去求以前的雇主或者朋友。可后来我仔细回想,你爸爸一直在强调的事你本身的价值。”

    “只是当初我一直被自己因为一个女人才有了后来的成就,这种难以释怀的挫败感和自我怀疑,忽略了很多东西,才会无视掉关键词汇。”

    乔祁打开了话匣子,就发现原来承认自己的无能并没有那么羞耻和困难,反而更加能够反省自己,确定自己的价值。

    他确实是因为裴施语才会走得那么顺利,但是这并不能否认他自身的努力。

    自大的背后是自卑,他一直没有明白这一点,所以让他走了很多弯路。这不仅仅表现在和裴施语的感情上,还有他处事时。

    因为太过想要证明自己,不知道如何合理的利用手边的资源,结果走向了一个奇怪的境地,极大的限制了他的发挥。

    这一瞬间,他豁然开朗,觉得困扰他许久的问题都找到了源头。

    裴施语没工夫去在意他心里纠葛,只是觉得原本简单的事,没有想到会变得那么复杂。

    当初她只是单纯的以为,爸爸会让她和乔祁早早订婚,不过是觉得好男人要珍惜,而且她当时确实很喜欢乔祁,没有想到这背后隐藏了这么多事。

    也怪当时她年纪太小,只看到表面的事,现在回想有太多不对劲的地方。

    “现在猜来猜去有什么用,文件拿到手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吗!”叶沛灵看他们在那想些有的没的,直击重心。

    裴施语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问道:“文件到底在哪?”

    乔祁双眸直视着她,一脸认真:“你确定现在就要拿到?按照你爸爸的意思,现在应该不是揭开真相的时候,如果不是我和你……”

    “废什么话啊!这本来就属于小语的,即便是伯父,也没有权利压着她不去查明自己的身世,何况你这个外人。”叶沛灵不耐烦打断。

    一个‘外人’听在乔祁耳朵里,觉得刺耳极了,偏偏他没有办法反驳什么。

    “我现在就要拿到。”裴施语笃定道。

    她深信养父这么做有他的道理,大不了她拿到手斟酌是否要看。不管如何,这份东西都不能留在乔祁的手里。

    “那份文件在银行的保险柜里,这是钥匙,这是那所银行的地址。”乔祁把钥匙推了过去。

    裴施语颤颤的把钥匙拿到手,紧紧的握在手里,嘴唇都在微微颤抖:“谢谢。”

    “跟我客气什么,以前是我对不起你,我知道现在道歉太晚了,但是,还是要说一声,对不起。”乔祁诚恳道,眼底包含着浓浓的悔意。

    但是这一切对于裴施语来说已经不在意了,她道:“都已经过去了,人应该往前看。”

    “我们以后还能成为朋友吗?”乔祁几乎是哀求的语气。

    裴施语失笑:“相忘于江湖,对你我都好。乔祁,对你现在的妻子好一点吧,珍惜眼前,不要一直都走在后悔的路上。”

    “裴绵绵那样害你,你不恨她吗?!”乔祁忍不住脱口而出,“当初是她设计我的,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我们的开始确实是她在设计。”

    裴施语听到这样的话虽然有些诧异,却不过是一瞬,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现在已经和她无关了,不是吗?

    “恨这种情绪太奢侈了,没必要放在我不在意的人身上。”裴施语淡淡开口。

    “可她害你坐牢,还抢走了你的丈夫!”

    裴施语诧异,他怎么会知道?

    叶沛灵听这话顿时瞪大了眼:“等等,这是什么意思?”

    乔祁并未回答,只是紧紧的盯着裴施语。

    裴施语轻叹了一口气:“我感谢他的亲生父亲养育了我,也感谢她带给我磨难,让我获得新生。我不知道你说这样的话是什么目的,以前的已经过去,我自己的选择我自己承担。未来的我会自己争取,不管什么多困难我都乐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