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看来你还真是欠打-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91章 看来你还真是欠打

    “乔祁,你是不是故意耍我们!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文件对不对!”叶沛灵听到文件不再乔祁手上,直接就炸了,猛的拍桌一副要干架的样子。

    裴施语忐忑的心,变得失望极了,对乔祁更是厌恶,一句话都不想再说,站起身拉着叶沛灵就要离开。

    “灵灵,我们走吧。”

    “等等,你们等我把话说完!”乔祁急道,站起身想要抓住裴施语的胳膊,被眼疾手快的叶沛灵拍掉手。

    叶沛灵冷哼,卷起袖子就要干架:“乔祁,看来你还真是欠打,不被揍一顿,不知道花为什么这么红!”

    裴施语抿着嘴不说话,可表情看得出极为的厌憎和不耐烦,只想快点离开,不想再有任何纠缠。

    “文件不在我这,但是我知道在哪里!你爸爸大概也不想让我知道你的身世到底是怎样,所以并没有把文件直接交给我。”乔祁连忙解释道。

    已经准备迈脚的裴施语,听到这句话,面无表情道:“乔先生,我没工夫在这里兜圈子。我不想知道你约我过来的目的是什么,请你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说完,裴施语直接抬脚离开。叶沛灵也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干脆,愣了愣才跟了上去。

    “你不想知道你亲生父母是谁了吗?”乔祁焦急道。

    “我想知道,但这不是你胁迫我的理由。”裴施语头也没回直接离开了。

    叶沛灵走之前,给乔祁伸了一个中指,然后连忙追了上去。

    “小语,咱们就这样放弃了?”

    裴施语也很是头疼,她完全无法辨别乔祁说的是真是假。可她一点也不想让他有一种错觉,以为掐住了她的命脉。

    她是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却不是迫切得可以妥协一切的地步。这么多年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也好好活下来了,以后不知道也不会影响什么。

    等她有能力的时候,大不了自己去求证。她就不信当初一点证据都没有留下来,只要有心,还是有一线希望的。

    “你还是很想知道的吧?”叶沛灵看她的脸色,就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裴施语依然沉默,心中烦躁不已,以前怎么不知道乔祁这么面目可憎。

    “这事交给我,这种贱人打一顿就老实了!”叶沛灵说着就要倒回去,被裴施语拦住了。

    “算了,没必要因为这种人生气,总会有办法的。”

    “可是这样我心里好不爽啊!竟然因为这种事要挟你!你爸爸真的是所托非人。”叶沛灵毫不掩饰自己的不痛快。

    裴施语听到这话不由微微皱眉,爸爸为什么会这么信任乔祁?当初她只是无意中透露出对乔祁有好感,没过多久,在爸爸的安排下她就和乔祁订婚了。

    当时对她来说还以为是做梦,毕竟那个时候,她和乔祁之间的距离非常的大。

    虽然那时候的她还年幼,对很多事并不太明白,却也知道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她们家虽然还算富足,可对比乔家这种世家大族,也就完全不够看了。

    爸爸到底藏了什么秘密?是不是跟自己的身世有关?

    当初裴绵绵也非常喜欢乔祁,知道她和乔祁订婚,闹腾了很久。可当时爸爸的态度非常坚决,根本不容人有半点质疑。

    因为养母和裴绵绵闹得太厉害,爸爸似乎还说过类似她才有资格的话。

    不过只是一闪,裴施语当时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只以为是她和乔祁有交际。现在回想,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真是烦死了!”裴施语暴躁不已,很想套麻袋把乔祁狠狠揍一顿。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这么讨人厌呢!

    “小语!”说曹操曹操到,乔祁付好款连忙跑了出来。

    好不容易才能见一次面,如果不把话说清楚,以后可真的就要变成仇家了。

    “你们别急着走,我并不是故意吊你们胃口。当初你爸爸交给我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不能轻易告诉你,除非到了你危机时刻。”乔祁焦急道,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信用破产到这个地步,让裴施语对他如此没有耐心。

    叶沛灵嗤笑:“拜托你编故事编得符合点逻辑好不好!小语只是想要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又不是搞什么间谍工作,用得着这么小心翼翼吗!”

    “我当初能坐上乔家总裁的位置,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你爸爸。”看她们不信,乔祁直接扔出重磅炸弹。

    叶沛灵和裴施语果然全都被炸懵了了,久久才回过神来。

    “你开玩笑的吧?当时裴家差你们那么多,怎么可能给你这么大的助力。”叶沛灵不敢置信,因为她很清楚当初裴施语为什么会被打压得这么厉害,还不是乔家人认为她配不上乔祁吗。

    虽然裴施语没有提起过,可她在她结婚之后去乔家看过她一次。那次经历让她现在回想还十分恼火,裴施语哪里是乔家少奶奶,地位简直比佣人还不如!

    她是个客人不能从大门进入,裴施语会客还要躲到角落里。那些佣人们鼻孔都是朝天的,完全看不起她,对裴施语的态度更是呼来唤去。

    所以当时裴施语不管表现得自己过得有多好多幸福,叶沛灵都是不信的。奈何她跟着了魔似的,一扎进去就出不来了。她当时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知道她离婚开心得恨不得放一晚上的烟花炮竹。

    现在乔祁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这不是大笑话吗。要真是这样,裴施语当时至于混得这么惨吗!

    “我没有必要在这种事上骗你们,也正因为这个缘故我在小语面前总觉得心虚,觉得自己的男性自尊性受到了挑衅,才会刻意无视她的付出。因为看到她,我就想到自己的无能,需要一个女人才能获得今天的地位。”

    乔祁终于把郁结于心的事吐了出来,发现原来并没有那么难,说出来之后整个人痛快极了。

    整个人变得神清气爽,他现在才知道,坦然面对自己的心,是有多么欢畅。

    “小语,我知道以前我很过分,但是我绝不会拿这件事开玩笑。我不知道你的父母亲到底是谁,但是你爸爸会有这么大的能量,恐怕和他们有着莫大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