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你不会是谈恋爱了吧?-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90章 你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你的气色看起来真好。”叶沛灵试探道。

    裴施语心底装着事,所以也没注意她的语气。

    “是吗?”她看了看后视镜中的自己,并没有发觉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小语,你真的没事?”叶沛灵看她这个样子,心里更担心了。

    裴施语看起来太诡异了,整个人看起来好像泡在蜜糖里一样,浑身散发着粉红气息。明明前几天,她还是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怎么现在就完全倒过来了?

    叶沛灵比谁都清楚,裴施语是多么重感情的人,否则当初不会伤得那么深。怎么可能短短时间里不仅恢复了正常,甚至比从前更好,简直像谈恋爱了一样……

    “我有什么事?”裴施语有些莫名其妙。

    叶沛灵微眯着眼审问:“小语,你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她虽然觉得再谈一场恋爱对疗伤有帮助,可这速度也太快了吧!她认识的小语绝不会是这么凉薄的人,除非太过伤心结果反常了。

    裴施语顿时脸一红,想到自己和男人已经进一步发展,就觉得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没有啦,你乱想什么。”

    叶沛灵见此整个人都不好了:“快说,到底是谁!”

    “真的没有啦……”裴施语低着头,一脸腼腆。

    “小语,你……一会我带你去看医生。封少走了,你也不能这样放弃自己啊。”

    裴施语猛的抬头,这才反应叶沛灵误会了什么,顿时哭笑不得。

    “灵灵,你想太多了,我真的没事。”

    叶沛灵抿着嘴没说话,明显不信任。

    裴施语不知道怎么解释,男人未死的事又不能说出来。她虽然相信叶沛灵,但是这件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灵灵,我知道我现在怎么说你都不会相信,因为有些事我不能说。不过没多久,你就会知道了,你相信我好不好。”

    叶沛灵看到她一脸认真,十分清醒的样子,跟从前并没有太大差别,并不像受到巨大打击性格发生巨变,心底对自己推测产生了怀疑。

    她顿了顿,半响才开口道:“那好吧,我暂时选择相信你。”

    裴施语握住她的手,没有再多解释。很快大家都知道事实真相,现在说再多也没有用处。

    两个人一起来到约好的咖啡厅,叶沛灵气场全开,雄纠纠气昂昂的样子,完全没有车上愁这个担忧的模样,派头十足。

    乔祁早早就已经等候在咖啡厅里,约定时间越来越近,他越发坐立不安,时不时整理自己的衣物。

    裴施语一出现在门口,他就看到了。

    现在的裴施语比之前看起来更加明艳动人,举手投足之间更具有女人味,如同一朵娇艳的鲜花一样,在阳光之下璀璨盛开。

    比起之前花骨朵一般的模样,更多了一份张扬和娇艳。

    乔祁慌忙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因为太过仓促,还不小心把桌上的咖啡给打翻。他顾不了那么多,连忙迎了上去。

    “你来了。”乔祁的目光紧紧盯着裴施语,生怕错过一秒。

    可没一会就被一个穿着红色风衣,里面搭着高领毛衣短裙,穿着过膝长靴的女人挡住了视线。乔祁这时才发觉,裴施语身边还带着一个人,这个人他并不陌生。

    乔祁从前也见过叶沛灵,对她的印象谈不上好。虽然没见过几面,但是他明显感受到这个女人对他有敌意。

    心中虽不喜有这么个大电灯泡在,但是能看到想要见的人,他已经很开心。

    他礼貌的打招呼:“叶小姐,好久不见。”

    “哼,希望这次之后,永远不见。”叶沛灵拉着裴施语往里走,压根懒得搭理他。

    乔祁轻轻叹了一口气,倒不至于为这点小事生气。依然殷勤的将他们领到位置上,被打撒的咖啡已经被服务生收拾干净。

    “你们想要吃点什么?这家的卡布奇诺不错,小语,我记得你最喜欢的就是它……”

    叶沛灵‘噗嗤’一笑:“我们家小语最讨厌喝咖啡,不管什么样的做法她都不喜欢。”

    乔祁的脸色微僵:“难道是我记错了?”

    “不是你记错了,是你压根就没搞清楚过。”叶沛灵冷哼,之前看在裴施语的份上,她没有手撕渣男。现在虽然也不想掉了份,跟泼妇一样直接打他一顿,可嘴上不刺一刺心里不痛快。

    乔祁现在还纠缠裴施语的事,叶沛灵一清二楚,非常看不惯这种吃回头草的男人。尤其这个男人现在还是已婚,简直恶心死人了。

    装什么浪子回头了,装什么深情,全都是做戏罢了!还不是看现在小语变漂亮了,不再围着他转了,反而又想去征服了。

    只关占有欲,无关爱情。

    乔祁听到这句话顿时耳热起来,心中不由苦笑。怪不得小语对他无动于衷,从前的他太理所当然接受她的好,完全没有付出过,也难怪她放开手就不愿意再回头。

    “吃东西就不必了,东西呢?”裴施语不想磨蹭下去,直接开门见山。

    “小语我们已经很久没见……”

    “叙旧就不必了,乔先生,请你遵守约定,把属于我的东西还给我。”裴施语态度坚决。

    叶沛灵这时候并没有说话,而是靠在椅背上,作为一个无声的力量支持着她。

    ‘乔先生’三个字重重的打在乔祁的身上,心里痛极了。他现在才知道,他这些年错得有多离谱,错把鱼目当明珠。

    眼眸暗了暗,再抬眼又恢复清明。

    “你父亲交给我的时候,曾经说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将这份文件拿出来。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谨慎,也不太清楚他所说的‘万不得已’具体是指什么意思。似乎,是指在你最危难的时候。”

    裴施语怔了怔,她的身世到底隐藏了什么?如果她只是普通被遗弃的孩子,至于如此态度吗?

    “那份文件在哪里?”

    乔祁犹豫片刻才开口道:“文件并不在我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