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有本事就拿走-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9章 有本事就拿走

    m国,希尔顿酒店。

    陆伟祺将一沓厚厚的资料放在桌上。

    “封少,这是明天谈判的最新资料。m国这边还是觉得我们给的价格太高,仍处于观望态度。”

    “嗯。”封擎苍的目光没有离开电脑屏幕,手指在键盘上迅速敲打着。

    “有消息,顾氏和这边也搭上了线,给的价钱非常低。我计算了一下,几乎没有什么盈利,他们估计想要打价格战。”

    顾氏集团与封氏集团既为合作伙伴又是竞争对手,因为经营领域的重合性,经常展开厮杀,互相抢对方的资源。

    “这次合作是试金石,可以退让百分之零点五的利润点。”

    “会不会太少?听闻顾氏这次为了抢占这边的市场,可是下了狠手。”

    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在奢华的总统套房里清脆响起,电脑上显示着密密麻麻的英文和复杂图表,没有因为对话而中断。

    “不需要,价格战是最愚蠢的竞争方式,我们的产品值得这个价格。”

    陆伟祺面露忧色:“董事会让我们务必拿下这张单子,如果出了岔子……”

    “就让我退出总裁的位置。”男人眼眸如墨般暗沉,声音压低:“他们有本事就拿走。”

    屋子里的气氛瞬间冷凝住,陆伟祺垂着眼皮并未接话。

    董事会那些老家伙无时无刻都想把封擎苍拉下马,换上一个他们可随意操纵的傀儡。因此对封擎苍的要求非常的高,动不动就要闹腾。

    这次合作很重要,如果谈不成,闭着眼睛就知道那些老家伙会说些什么。

    “我已经跟d国联系上,他们对我们的产品非常满意,合作意向非常强烈。”

    陆伟祺抬头,眼底闪过一抹喜色。

    d国的实力不比m国差,他们十分严谨,比起m国他们更注重产品的品质,出了名的难缠。不过只要得到认可,不仅订单数额庞大,在钱的问题上也毫不吝啬。

    想要得到他们的肯定并不容易,能谈妥那边,意义比m国这边重大得多。

    怪不得有恃无恐,原来早就找到了后路。

    “我明白了。”陆伟祺现在底气十足,知道明天该用什么样的状态应对这场谈判。

    男人颔首,眼睛依然盯着屏幕,一心两用的和他对话,两边的事都没有耽搁。

    并非不尊重或是不重视,是因为有太多事要处理,必须左右开弓才能及时处理。

    如果没有这样的能力,根本没把饭坐稳这个位置,也没有底气说出那番嚣张的话语。

    “封少。”看对方心情好,咬了咬牙开口道:“那家甜品店已经关门了,明天能不能可以换一家。”

    一直忙碌敲键盘的手顿了顿:“不需要了。”

    陆伟祺心底舒了一口气,想了想又道:“天语传来消息,深渊已经确定了最后一位英文编辑。”

    深渊能带给出版社巨额利润,他与其在私底下也有很深的交情,但是这种小事还不至于要报到他面前。

    陆伟祺从来不会无的放矢。

    他抬眼望着对方,手上的动作依然没有停。

    “是她。”

    手上的动作彻底停了下来:“怎么回事?”

    陆伟祺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报告清楚,包括裴施语和余问渊在咖啡厅里偶然相遇,以及后来在一起相言甚欢。

    “相-言-甚-欢?”男人眼眸沉了下去,一字一字的从嘴里吐出。

    作为多年跟班,堪称最了解封少的人,陆伟祺明智的没有出声。

    手指轻轻在桌面上敲打着,包厢里的温度聚减。

    片刻,男人干脆利落的下命令。

    “明天谈判速战速决,不再和他们拉锯战,后天回国。”

    宁家老宅花园里。

    裴施语蹲在地上,眼睛紧紧的盯着昨天那棵玫瑰花,眉头紧蹙。

    经过昨天的处理,玫瑰花的情况不但没有得到好转,还比昨天的状况更严重了。

    昨天只是有些蔫蔫的,枝叶发黄,今天就快跟枯草一样,看不到生机。

    “这是怎么回事?就算我弄错不是枯叶病,也不应当会这样啊。”

    她昨天只是做了基础的护理,就算植物没有病,这么做只会促进植物生长。这样的事她已经做了很多次,从来不曾出错。

    难道是这朵玫瑰得了什么严重的怪病?是她误诊了?

    可是之前还是好好的,宁老夫人介绍它的时候,花还开得好好的。一夜之间就给死了,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周明珠和谢苒走了过来。

    玫瑰花枯萎的样子根本没法瞒住,尤其在旁边郁郁葱葱、姹紫嫣红的对比下,非常的显眼。

    “我的天啊!”周明珠夸张的叫出声。

    “裴施语,你到底干了什么!竟然把这玫瑰给弄死了。”

    谢苒蹲下来,触摸枯黄的枝桠,痛心疾首。

    “我记得老夫人说过,这棵玫瑰是她七十大寿时候种的,很具有纪念意义。现在被养死了,老夫人得多伤心啊。”

    周明珠听到这话,更是幸灾乐祸。

    “裴施语,你完了,竟然弄死这么重要的花,我看你一会怎么跟老夫人交代。”

    仔细查看叶子和根茎,谢苒摇了摇头,面带遗憾。

    “施语,这花是彻底救不活了,你还是想着怎么跟老夫人交代吧。”

    “还怎么交代,这么具有纪念意义的玫瑰卖了她也赔不起!”周明珠得意洋洋的说着风凉话。

    “总想着显摆自己的能耐,又是动土又是裁剪,现在好了,玩大了把自己也给坑进去。你找死没人管,你害死了老夫人的玫瑰,我看你以后怎么在a市混!”

    谢苒听到事情缘由,微微皱眉:“施语,你怎么这么大的胆子。养花不能胡闹的,没有园艺基础,怎么可以乱动。”

    “小苒,你可别劝她。昨天我好心提醒,她不理会自个瞎弄不说,竟然用蜈蚣来吓我”

    想起昨天的事,周明珠就气得牙痒痒。

    谢苒摇头叹息,看着枯萎的玫瑰,满脸心疼:“我原本以为是这株玫瑰花本身问题,没想到竟然是因为你的冒失。你看着不像是莽撞的人,怎么……真是,让我怎么说你才好。”

    两个人你一言无语,直接把裴施语弄死玫瑰花的罪名定了下来。

    一直沉默不语,观察玫瑰花情况的裴施语突然站了起来。

    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们:“是我的责任我不会逃避,不是我的责任,谁也别想胡乱泼脏水。”

    “你这是什么意思!”周明珠恼怒,这分明是话中有话。

    “没什么意思,如果没有别的事请别打扰我的工作。”说完,就不再打理他们,盯着玫瑰看,不知道想些什么。

    周明珠气得直跺脚:“小苒,你看看!她这是什么态度啊。”

    “出了这种事,谁的心情都不好,你就迁就一下吧。”

    “凭什么我要迁就她,她是谁啊!”周明珠的声音瞬间拔高。

    这边的争吵将红姨给引来过来,她表情极其严肃。

    “吵什么呢。”

    “红姨,裴施语把这棵玫瑰花给养死了。”周明珠直接上前告状。

    “昨天她来得太晚,玫瑰花缺水有点蔫。结果她不去浇水,尽在那瞎折腾,今天就给弄死了。”

    红姨走上前,看到快要枯萎的玫瑰,脸色变得很难看。

    谢苒连忙说好话:“红姨,施语也不是故意的,她只是不太懂。”

    “不懂就能胡来吗!”红姨怒道,锐利的目光扫在肇事人身上。

    裴施语对外界充耳不闻,盯着地上的土壤,抓了一点放在鼻子前,眉头微微皱起。

    “你干什么呢,红姨在跟你说话呢。”周明珠心底微微一颤,连忙上前拍了她一下。

    身体微微一侧,躲过了袭击,她抓起一块土,转头问道:

    “红姨,是不是有人放了除草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