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我更喜欢做点其他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88章 我更喜欢做点其他事

    裴施语完全没有想到男人这么行动派,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压倒了床上,衣服都被扯开了,露出胸前雪白一片。

    “等等!”裴施语简直风中凌乱,这是什么神展开,明明还在聊天,怎么就滚床上去了?!

    “嗯?”封擎苍将头埋在她的颈间,吮吸轻咬,留下斑斑点点的红痕。好像要留下记号,宣告自己的所有权一样。

    裴施语挣扎着想要挣脱,这状态也忒诡异了吧?一下班第一件事就滚床单,这也太挑战她的三观了。

    “我,我们还没吃饭呢!”裴施语被吻得有些晕乎,艰难的拒绝着。她现在越来越难以抵挡男人的魅力,一旦被强势笼罩着就晕乎得不知今夕何夕。

    “饭钱运动,有利于促进胃口。你吃太少,太瘦了。”男人并没有停止动作,反而越演越练。

    裴施语简直无语,她因为每天坚持锻炼,加上有红珠水的滋养,胃口一向很不错。相比吃两口就饱了的仙女们,她简直就是个实打实的女汉子,每顿都是两碗米饭!

    可男人的蛊惑力太大,她没有挣扎多久就被他带入浮浮沉沉之中,完全失去了反抗的意识,乖顺的配合男人的动作。

    封擎苍对此十分满意,正欲大快朵颐,一个电话进来了。

    悠扬的铃声在此刻显得异常吵闹,两个人都停住了动作。迷迷瞪瞪的裴施语这才回过神,心底万分想要扇自己一巴掌,她还真的是一点都经不起诱惑啊!

    封擎苍一脸不耐烦的将手机给关了,看都没有看一眼。

    “你不接接看吗?可能找你有什么事。”裴施语迷迷糊糊的脑子在那瞬间,变得有些清明,恢复了思考的能力。

    男人现在的手机是新置办的,只有几个人知道他的号码。会打进来肯定是有什么事,别到时候错过就麻烦了。

    裴施语很清楚现在是非常时机,是各方角逐的关键时刻。一旦有闪失,就会失去一切。她可不想做那导致亡国的妖姬,自古以来没有好下场。

    “不用管他们,如果有事,他们会……”

    话还没有说话,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锲而不舍,好像非要故意打断两个人亲密。

    “肯定是出事了。”裴施语焦急道。

    封擎苍见状也知道无法继续下去,从她的身上翻下来,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身上,压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上下摩挲,吃不进嘴,也得为自己谋点福利。

    裴施语全身都僵硬着,一动不敢动,红着脸让男人某处顶着她。她再清楚不过,如果她乱动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她可不想男人一边接电话,一边和她做那样的事,要是被人知道她还用不用活了!

    “说。”男人接起电话的那一瞬间,气场完全变了,声音变得异常低沉,和在她面前的流氓无赖样完全不同。

    不管是什么样子,裴施语都觉得男人彷如一个发光体,让人觉得挪不开眼。

    男人静静的听着电话,表情严肃认真,完全想象不出他的身上正躺着一个衣衫不整的漂亮女人,手上一直没闲着,在她优美的线条上来回摩挲。

    挂了电话,封擎苍伸手将裴施语的后脑勺扣住,狠狠的吻住。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清晰的感受到彼此的心跳。

    “呜……”裴施语迷离着双眼,轻喘着低吟。

    “真不想放开你!”男人松开唇,幽黑的眼眸恶狠狠的盯着她。

    裴施语有一瞬间的恍然,她清晰的感受到男人的炽热,知道他现在的**有多猛烈。

    “我们去吃饭,一会我要离开。”封擎苍轻抚她的秀发,眼底透着不舍。

    裴施语听到这话,瞬间清醒了:“都那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X国那边已经稳定,尸体很快可以运回来。我必须过去做一些布置,很快就会回来。”男人并未隐瞒她。

    “怎么还要过去?不能交代别人吗!”裴施语顿时急了,连忙坐了起来,她不想再次经历之前的事了!

    封擎苍看她这么紧张,嘴角微微勾起:“有些事我必须亲自去做。”

    裴施语心底也十分清楚,可心底的担心让她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可是之前你明明说不用你亲自出马的啊!!”

    封擎苍亲吻她的额头,安抚他的情绪:

    “不用担心,我已经安排好了。戏既然开演,就要唱完全场。乖,不要让我担心。”

    裴施语心底郁闷极了,却也知道她无法改变男人的决定。

    “那你一定要小心,一定要活着回来,否则我肯定不会等你的!”裴施语恶狠狠道。

    封擎苍低下头狠狠的吻住她的红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

    两个人从卧室里走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人来过,将饭菜都已经摆在桌面上,还是热腾腾的。

    而且全都是西式的餐食,中间还摆着烛台和鲜花,红酒已经被倒满,非常的浪漫。

    “你什么时候让人准备的?”裴施语诧异。

    封擎苍笑而不语,为她拉开椅子。

    “请,我的公主。”

    裴施语微笑入座,感受男人的温柔体贴,可依然没法忘掉男人要走的事实。

    “你什么时候回来?”

    男人握住她放在台面的手:“不会很久的。”

    这样含糊的话让裴施语更加担心:“就不能不去吗?”

    男人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并没有说话。裴施语叹了一口气,也知道自己太无理取闹了。

    “今天闹成这副样子,我就应该想到了。”裴施语如同嚼蜡,再好吃的美食,在这个时候也变得索然无味。

    她不想让这一刻变成男人的负担,深吸一口气又扬起笑脸:“不过这样也好,早点结束,也让封氏少些损失。”

    “很快就会过去的。”男人笃定道。

    “对了,陆总的事该怎么办?”裴施语这才想起这件事,她深信陆伟祺是被陷害的。可即便大家知道真相,也会让他名誉受损,这也太冤枉了吧。

    她对陆伟祺的印象还不错,不希望看到这样一个人沦落到那般境地。尤其这个人对男人非常重要,是不失去的左臂右膀。

    “他没有那么蠢。”男人淡淡开口。

    裴施语顿时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你们还有后手?”

    “权宜之计。”

    封擎苍看到她这个样子,好像一直小鼹鼠抱着食物一样,眼睛又大又亮。心底顿时一暖,忍不住出手捏了捏她的鼻子。

    “你怎么老喜欢捏我的鼻子啊!”裴施语很是无奈道,却任由男人动作。

    男人深深的望了她一眼:“如果时间充分,我更喜欢做点其他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