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你是在质疑我某方面的能力?-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87章 你是在质疑我某方面的能力?

    裴施语听到这些话的第一反应就是狗咬狗,心底不由暗叹男人这一招还真的够厉害。如此一来,不仅将那些烂在根上的人全都清楚干净,自己还不用深陷其中,事后被人唾骂。

    他现在无需立威,也就不用再想之前一样冲在第一线。虽然这样效果明显,可后遗症也很多。

    这年头,不管哪一行哪一业,都需要名声,这才更好办事。

    可现在这么设计,他把自己摘走,让其他人做这个恶人,最后坐收渔翁之利,可谓聪明至极。

    虽然这次是偶尔事件,可若事先没有准备妥当,也无法造成如此大的风波,一切全都按照男人的设想走。

    毕竟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很可能导致一场空,自己拥有的也失去了。

    唯有大胆有魄力,又心思细腻的人,方可实施。

    “这么严重?”裴施语心底有了计较,面上却不透露出半点破绽,表现出非常诧异的模样。

    “是啊!我进去也吓了一跳,他们差点都要动起手来了!”周安安心有余悸,完全没有想到这些高高在上的人发起疯,竟然会如此可怕,跟市井泼妇也好不到哪里去。

    “施语姐,我们公司这么闹下去,会不会散了啊?”

    裴施语顿了顿,道:“应该不会吧,我们公司那么大,哪里有这么容易倒的。”

    “可是现在真的让人很不放心,要不是有魏总在,就刚才的架势,估计就要开始分割公司了。”

    周安安忧心匆匆,现在封氏的状况很不好,不少人都已经做好了离职的准备。

    魏老……

    裴施语一听这个名字,眼皮就忍不住在颤抖。

    “后来是他把矛盾摆平了吗?”

    “是啊,各打五十大板,像他这么不偏不倚的人真的不多!”周安安夸赞道。

    裴施语的眼眸暗了暗,这只老狐狸还真是好算计。

    一上任就闹出这么多事,虽然有封擎苍的推波助澜,可主导者还是他。现在明明设计了所有人,却依然站在道德制高点。这样的人潜伏在暗处伺机而动,实在是太可怕了。

    心狠手辣,面上却总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真是被他捅死了还要对他感恩戴德。

    希望这次之后,男人身边少一些这种人物,封氏能有质的变化,不枉男人下了这么大一盘棋。

    临近下班的时候,封氏大戏又推向了另一个高\/潮。

    因为陆伟祺事件拉出了封氏背后很多龌龊的事,虽然语焉不详,可大家也大概能猜出是什么事。

    那些人本就被人诟病,不过仗着是封家子孙,所以胡作非为。

    他们以为走了一个铁面的封擎苍,自己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可以正大光明,没有想到美梦还没有做几天,直接就被拉下马。

    他们向来只是闹一闹,最终大不了退一步,没有想到最心狠手辣的封擎苍不在了,他们的日子竟然会更加不好过!

    直到离开封氏大厦,很多人还想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甚至有些开始怀念,那个一天只会冷脸的封擎苍。至少他在的时候,虽然被压迫得喘不过气来,让他们没好日子过,可也不至于现在这样,日子都要过不下去了!

    高层发生了巨大变动,甚至比封擎苍接手封氏时,变动还要大。不少人主动辞职,非常干脆的走了。而替补的人,很快就接管了工作,不会让各部门无法运营下去。

    大家这时更加肯定,封氏的天已经彻底变了。

    裴施语回到家,男人正坐在沙发上,用笔记本电脑处理公事,电视机正在打开着,播放着封氏的消息。

    “封氏集团内部争斗不断,未来何去何从?”

    “据最新可靠消息,封氏集团副总裁女票女昌未成年一案,牵扯出封氏内部诸多黑幕。现已有数名高管股东引咎辞职,迎来原封氏总裁去世之后最大一场大洗牌。有专家预言,封氏集团未来将会急速走向下坡路,从此一蹶不振。这将对A市经济甚至全国经济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请看经济学家吴教授给我们进行分析……”

    “回来了。”封擎苍将注意力从笔记本上收回,他合上电脑关上电视,屋子里瞬间一片清静。

    “你不听听看吗?”裴施语望向电视,她还挺想听专家是怎么分析的。

    “没有必要,我比他们更清楚封氏未来的走向。”男人自信从容,却不会让人觉得狂妄自大。

    他将裴施语一把揽到自己的怀里,在她耳边低声问道:“还疼吗?”

    这画风转太快,裴施语愣了愣才红了耳根,总裁大神,咱们能不能打个商量,这种事别一直挂嘴边啊!

    “嗯?”男人见她半天没吭声,把她的下巴挑起,望着她的眼眸继续询问。

    “没事了。”裴施语红着脸回答。

    男人观察了一会,非常满意:“晚上继续。”

    “……”

    我能反悔吗,我现在腰还酸着呢!尔康手!

    “怎么?不乐意?”

    裴施语差点就点头了,可看到男人的要吃人的眼神,吞了吞口水,非常没出息的违背了自己的意愿。

    “怎么会,就是,就是这种事不好多做,会肾虚……”

    男人的目光瞬间变得危险:“你是在质疑我某方面的能力?”

    一边说着,手还不老实起来,好像要立刻证明自己的本事似的。

    裴施语唬了一跳,连忙抓住他的手,声音拔高:“我是在说我!”

    “是吗?”男人挑眉,乜斜着眼望着她。

    “必须的!”裴施语猛的点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真诚极了。

    她并不是讨厌做这种事,相反她渐渐的在里面尝到了乐趣。那种亲近的感觉,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只是,传统思想,让她觉得该节制一些。尤其每次看到男人化身为狼,她就有一种自己是小白兔的错觉,有种天然的畏惧,怕被吃干抹净。

    “小骗子。”封擎苍狠狠的吻了她一口,好像要将白天都尝不到的缺憾给补上一样,这一记吻又深又长,久久不愿放开。

    裴施语的眼神迷离,美眸染上了薄薄的轻雾,看得封擎宇下身一紧,很想立刻将怀中的小人给拆食入腹。

    心里这么想,行动上亦是不客气。

    封擎苍一把将裴施语抱了起来,美食在怀,焉有不品尝的道理?他又不是柳下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