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我妈妈是个佣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83章 我妈妈是个佣人

    裴施语听到这话反倒没有那么惊奇,她本来就觉得陆伟祺不应该是这样的人,而且这种事还发生在这个节骨眼上。她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又得到封擎苍的提醒,更是觉得其中有猫腻。

    “谁这么大胆?”虽然心底有了计较,却也依然出口问道,不能表现得太过淡然。

    周安安目光躲闪,似乎非常为难。

    裴施语本也不想打破砂锅问到底,反正回去的时候,男人会告诉她真相。

    她深信像男人这样护短的人,不可能任由自己的爱将落入这样的境地。

    冷静下来之后,她总觉得像陆伟祺这样聪明的人,不可能轻易就被人设计了,应该有后手才是。

    裴施语便是开口道:“算了,我也不是那么想知道。”裴施语打算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却被周安安拦住了。

    “我不是不告诉你!”周安安急了,还以为她不愿意说明白,惹裴施语生气。她好不容易寻到机会找她说话,不想放过这次机会。

    “没事……”

    “是封二少!”周安安连忙道,“准确说应该是董事长夫人……”

    裴施语微微皱眉,那老家伙这招还真是够狠!又把锅甩在嫌疑最大的人身上,这样一来很容易就把自己跳出来。其他人惹得一身骚,自己清清白白不说,还能借此收割势力。

    “好,我知道。”她心中有事也就不愿多说。

    周安安更急了,她以为自己的犹豫惹来裴施语的不满,连忙又抓着她又道:“昨天的应酬是陆总和另一位项目经理一起去的,结果喝了几杯之后陆总就给醉倒了。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身边躺着一个女孩,这时候警察突检,把两个人给抓住了!一查,那个女孩是个雏妓。”

    裴施语目光暗了暗,果然跟她猜测的差不多,这一招还真是够狠的。

    如果那个女孩一口咬定,陆伟祺这辈子都翻不了身了。

    “那怎么说和封二少有关?那个项目经理是他们的人?”既然话头已经引到这,裴施语也就顺着问下去。

    “嗯!因为这件事有些蹊跷,所以雷总派人去调查。发现昨天那个项目经理账面上有一笔不明收入,正是来自董事长夫人的弟弟!”

    因为封雷的身份尴尬,家族排名一直含糊不清,所以大家都是以名字称呼。

    “雷总?”裴施语诧异,怎么会是他?

    “对!雷总说陆总不是这样的人,肯定是被人设计了,一去调查果然!但是那个经理一口咬定不关他的事,那笔钱事他董事长的小舅子找到一件罕见的古董,给他的报酬。因为董事长的小舅子确实最近得了明朝青花瓷,所以这事又成了闹不清楚的官司。现在两边还在争论不休,一大早没上班听说就在老宅闹腾了。”

    周安安已经说出口,也就没有再隐瞒,一五一十的把自己所知都倒了出来。

    她说得头头是道,好像亲临现场一样,难道大家都知道得那么详细?这也太可怕了吧,这封家还有**吗?就这么一晚上的事,就闹得人尽皆知,这让裴施语简直诧异极了。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周安安怔了怔,表情有些懊恼,久久才开口道:“我妈妈就在老宅干活……你,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我为什么要看不起你?”裴施语莫名,她确实不太喜欢她的为人,那也是她做事太势力的缘故,和这样的人交好,让她心底很不舒服。

    “我妈妈是个佣人。”周安安怯怯开口,觉得羞愧极了。

    “那又怎样?人不分贵贱,职业更是如此。只要认真工作,都是值得尊敬的。”裴施语总算明白,周安安那种性格是怎么养成的了。

    她也在大家族里待过,明明是现代社会,可是里面阶级分明。这样一来,很容易让底层的人有一种浓浓的自卑感,且很容易养成捧高踩低的性格。

    周安安这么趋炎附势,也就不难理解了。

    再加上陶悦是封家大小姐的人,周安安因此更加亲近,也是人之常情。不过这并不代表裴施语就认同这样的观点,毕竟当初她是把她当做好朋友看待。

    结果陶悦对付她的时候,她不仅没有提醒她,还做了刽子手,那心底的滋味甭提多不爽了。

    她最讨厌背叛,周安安无疑触到了她的底线。做错事第一时间不是道歉弥补,而是想要掩盖,更是让她厌恶。

    “施语姐,你真是个好人!”周安安兴奋极了,以为裴施语原谅了她。可一抬头,看到裴施语依然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模样,心顿时沉了下来。

    “施语姐,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我知道我那时候太坏了,可是我也是被逼的。我从小就跟着妈妈,在封家老宅里长大。天天被那些大小姐们欺负,一个不听话就会把我关紧黑乎乎的屋子里,有一次我被人忘记了,差点就给冻死了!”

    周安安说道往事,整个人不由哆嗦起来,眼眶都泛红了。

    “我不知道我的爸爸是谁,所有人都嘲笑我是个野种。我没办法,只能做最让人讨厌的人,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自保,才不会让我被欺负得太彻底。我,我真的不想做那些事,可是我真的害怕……”

    周安安抽噎着,整个人可怜极了。

    裴施语听到这些话,顿时有些心软,环境对一个人影响非常大,周安安至少知道自己错了,并且还想着要改,这就是一个进步。

    她深深叹了一口气:“不管怎样,做人还是要有底线。”

    “我当时就很想跟你坦白,可是我好害怕你会因此讨厌我,所以我心存侥幸,想着你可能不会发现……”周安安懊恼极了,巴掌大的小脸皱成一团。

    原本就唯唯诺诺的样子,这样看着更是恨不得缩成一小团,永远躲在阴暗的角落里。

    裴施语仿佛看到了曾经无助的自己,拍了拍她的肩膀:“算了,都过去了。”

    “施语姐,你肯原谅我了?!”周安安一脸期盼的看着她。

    裴施语笑了笑,不置可否,却足以让周安安兴奋的在原地转圈。

    “周安安!你不好好上班,在这耍什么大戏呢!”王姐走了进来,大声训斥道。

    周安安连连鞠躬道歉,然后退到自己位置上。走过裴施语的身边,还对她吐了吐舌头做鬼脸。

    裴施语对着她笑了笑,周安安顿时像偷到糖的小老鼠一样开心。

    王姐恶狠狠的瞪了裴施语一眼,却没敢多说什么,就转身离开了。

    裴施语无奈一笑,这年头有靠山确实不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