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来吃点‘夜宵’-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80章 来吃点‘夜宵’

    封擎苍嘴角依然带着淡淡的笑意:“你说呢?”

    “这怎么可能!我们以前都没有见过!”裴施语直接否定了这种可能,觉得男人是故意寻她开心。

    男人这么优秀,她若是见过不可能没有印象的。

    她突然想起第一次看到男人,那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他们不会真的见过?

    裴施语陷入纠结之中,想要突破那层阻拦她发现真相的屏障,可这种回忆让她的脑洞非常疼痛。

    “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的后脑勺突然有点疼。”

    裴施语摸着后脑勺道,明明已经过了那么多年,而且上次晕倒化解了淤血,以为不会再头疼,没想到还是留下了后遗症。

    封擎苍眼眸暗了暗,心底暗叹了一口气。

    “那小子嘴里没有一句真话,你听听就好。从来没有其他女孩,只有你。”他半真半假道。

    “啊?!”

    “不信?”

    裴施语连忙摇头:“那为什么师总会这么说?”

    “你信他还是信我?”

    “当然是你!”裴施语毫不犹豫道。

    这样的态度取悦了男人,在她的额头留下一记吻。

    “那小子唯恐天下不乱,见不得我好。脑洞过大,编故事的能力很强。”

    封擎苍毫不客气抹黑自家兄弟,心里毫无压力。

    裴施语认真的看着他,男人一脸坦然,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那一刻,觉得自己像个傻逼!

    刚才为一个不存在的女孩各种胡思乱想,甚至还因此忧伤,原来……竟然是不存在的?!

    想起师炎不靠谱的样子,裴施语顿时觉得自己有点傻。

    这本来就不符合逻辑!男人是什么人,霸道占有欲强,主动攻击毫不客气。怎么可能是个暗恋一个女孩很多年,却不去表白的人设?

    像他们这样的公子哥,不可能会存在这样的事吧!

    这得多没用啊!(封少躺枪。)

    这么一想,裴施语想要掐死师炎的心都有了,觉得自己丢人极了。

    刚才那么真心实意的脑补了这么多剧情,什么替身梗的,真是尴尬。

    “那个,你现在饿了吗?想不想吃点夜宵?”裴施语生硬的转移话题。

    “夜宵?你来负责吗?”封擎苍眼眸闪烁着光芒,裴施语正沉浸在自己刚才小女人心态,闹出的笑话之中,根本没有注意男人的异样。

    “嗯!你想要吃点什么?”裴施语认真点头,已经开始回忆家里有什么东西,可以做些什么。

    “什么都行吗?”男人嘴角微微勾起,靠在沙发背上,乜斜着眼看着她,眼神里透着一丝危险。

    还沉浸在食物中的裴施语,这才发现了不对劲,不自禁咽了咽口水。

    “嗯,如果家里有材料的话。”

    “材料,全都有。”男人依然带着淡淡的笑容,不知道为何,看得裴施语毛骨悚然,心底瘆得慌。

    她今天的脑补指数是不是有点超标了啊?怎么总觉得这句话没那么单纯呢?

    “那,那就,应,应该没问题。”裴施语说话都结巴起来,她在男人的怀里有些坐立不安,忍不住动来动去。

    这么危险的位置,再加上这样的动作。除非是柳下惠,是个男人都会有所反应。

    果然,没一会裴施语就发现了不对劲,一种熟悉的触感顶着她的臀部。

    她愣了愣,顿时全身僵硬。

    “我,我去厨房给你做吃的。”裴施语试图站起来,却被男人一把抓住。

    “我的夜宵,你想去哪?还是,你想在厨房里让我吃?”男人非常认真的思考着:“那里没试过,到可以尝尝鲜。”

    裴施语顿时全身都烧起来了,原来真的不是她多想!男人的夜宵,原来竟然是她!而且还要在厨房!

    画面太美,简直不忍想象。

    真要这样,这辈子都不想去厨房了!

    “不行!”裴施语好不客气的否决,这种对她来说也太羞耻了。

    “还疼?我来检查检查。”男人将她推到在沙发上,就要上去给她做‘检查’。

    裴施语哪里肯老实就范,拼命想要挣扎。

    “我没事!你放开我,我不要检查!”

    “讳疾忌医可是不好的,乖,放轻松,我不会让你受伤的。”男人一脸严肃的述说着,光看脸还真以为像个冷峻的医生,因为担忧患者的病情,非常尽责的想要给病人做检查。

    这种类似角色扮演的感觉,让裴施语更加觉得羞耻,脸顿时红成一片。整个人卷成一坨,想要躲避男人的攻击。

    “不行,不能在这。”裴施语高声嚷道,顿时吸引了乖乖的注意力。

    乖乖迈着小短腿迅速的奔了过来,看到两个主人正在沙发上打架,女主人还一脸惊恐的样子,‘汪汪汪’的叫了起来。

    ‘放开你的手!不许欺负我的主人!’

    封擎苍冷冽的目光轻轻扫了过来,正在奔跑的乖乖急刹车,直接一个倒栽葱在地上滚了两圈。

    从地上爬起来,连看都没有看裴施语一眼,直接就给跑回阳台小窝里,屁股朝外头朝里,躲得那叫个严实。

    裴施语看到乖乖这副模样,嘴角抽得厉害,她养的什么小狗啊!

    这也忒不靠谱了吧!

    封擎苍自然也看到了,忍不住低低笑了起来,原本暧昧旖旎的气氛,都散去了不少。

    裴施语快被这只蠢狗给气死,觉得特别丢份。

    “你看你把乖乖吓的!”裴施语嗔怪道,这副娇俏的模样,让原本狼血沸腾的封擎苍全身更加燥热。

    “是我不对,我会补偿它的妈妈的。”封擎苍一把将裴施语抱起,直接走进卧室里。

    至于厨房什么的,还是等以后吧。省得玩太大,让某些人害羞得反感这美妙的事,就因小失大了。

    未来还很长,不急于一时。

    卧室里的温度在攀升,中间大床上的两个人在彼此燃烧,恨不得与对方融为一体。

    刚开始还有所挣扎的娇俏女人,很快就在暴风骤雨的缠绵之中深陷其中,变成了顺从和承受。

    一切准备就绪,只等一杆入洞共沉沦。

    裴施语突然睁开眼,用双手撑住男人结实的胸膛:“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