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那个女孩不会是我吧?-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79章 那个女孩不会是我吧?

    裴施语听到这话,心里没来由一跳,近一段时间一直萦绕着她的情绪图画又浮现在眼前。

    就像泛黄的相片一样,是那样的亲切熟悉,偏偏她翻找记忆,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为什么要说……‘还在’?”裴施语凝视着他,希望从他幽黑的目光里,探索出什么信息。

    封擎苍轻抚她的秀发,一双眼深邃如潭,好像透过她看到什么一样。

    ……

    “你必须答应我,不能找我女儿主动说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不要试图去唤醒她的记忆!”

    “如果你违背了诺言,这辈子都别想再看到她!”

    ……

    话到嘴边,终究咽了下去。立过誓言,就不敢违背,他承受不起任何意外。

    “你说呢?”封擎苍淡淡笑道。

    这话怎么好像他们从前认识一样?而且还一起共患难,后来都幸运的活了下来……

    等等,裴施语突然想起师炎之前说的话。

    男人曾经喜欢过一个女孩,那个女孩是他的救命恩人,一直默默的守护着她。

    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不再提起那个女孩。

    难道……

    裴施语想到一种可能,心底钝痛。

    男人把她当做那个女孩的替身了?所以刚才看她的眼神,好像要从她身上寻找什么影子一样!

    想到这种可能,裴施语顿时全身一冷,开始不自控的哆嗦起来。

    “你想到了什么?”封擎苍看到这个模样,心底微动。

    裴施语回神,挤出一抹笑:“没什么。”

    “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封擎苍看她的表情不对,微微眯眼道。

    “哪有!”裴施语矢口否认。

    封擎苍捏了捏她的鼻子:“小骗子。”

    “别老捏我的鼻子!都捏塌了!”裴施语揉着自己的鼻子,没好气道。

    男人微微眯眼,上下打量着她:“看起来问题还不小。”

    “哪有!”

    男人笑而不语,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一副我看看你要怎么编的模样。

    她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有个很喜欢的女孩?喜欢了很多年?”

    封擎苍微微往下勾的唇角,渐渐的变得平直,声音变得低沉。

    “你怎么知道?”

    “抱歉,我不该问这些的,我以后再也不问了。”

    裴施语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像男人这样的人肯定很讨厌别人探究他的**,就算是普通男人,也没几个人愿意被提起吧。

    她怎么脑抽,翻起了毫无意义的旧账,只会让男人觉得她太过小心眼,对他反感。

    “你怎么知道的?”男人却并不打算放过了她,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让她与他对视,不让她躲避。

    “我,我,对不起,我再也不问了。”裴施语看到他这个样子,心底更慌了,很害怕自己的多疑会让男人对她反感。

    封擎苍看她一脸惶恐,心底微微叹了一口气:“我不是在责问你,只是……这种事你怎么会知道?”

    这件事没有几个人知道,就连封家人也不太清楚。难道是她的父亲透露过什么,却又觉得不太可能,才更觉得这事可疑。

    没有想到,却让她如此胆怯。

    “对不起,我不是……”

    “不要和我说对不起。”封擎苍直接打断她的话,“在我面前不需要这么卑微。”

    裴施语眨了眨眼:“你不嫌我太……矫情?”

    “矫情?”男人反问。

    “毕竟这是个人**……”

    “我在你面前没有**,也不需要有。”封擎苍直接道,“除非和人有约定。”

    裴施语原本忐忑的心,瞬间变得晴朗。

    她果然还是太容易计较,犯了很多蠢女人的错误,还好男人是个大方的人。否则因为这些小事闹不愉快,就太不值得了。

    谁没有过以前?她自己还离过婚呢。

    不可否认以前她从前也真心的付出过,但是那已经是过去式,现在已经早就已经放置脑后。唯一的联系,就是让她吸取了教训,让她明白爱不仅仅是付出,也是要有回报的。

    不对等的感情,注定难以维持。

    “不过,你还是得告诉我,谁告诉你这些。”男人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

    裴施语顿时为难起来,总不能把师炎供出来吧?这感觉不太合适啊。

    “我就是无意中知道的。”

    “无意中?”男人挑眉,明显不信任。

    “是啊,是啊!”

    “是师炎吧。”

    “你怎么知道?”裴施语诧异,随即才反应过来被男人挖了个坑。她捂着脸,觉得快被自己蠢哭了。

    心底暗道:师总,抱歉了。不是我大嘴巴,是敌人太狡猾。

    封擎苍的眼眸顿时暗了下来,心里已经在考虑把师炎这混小子扔到非洲哪个小国去。他都已经可以想象得出,那家伙是怎么说漏嘴的。

    果然日子过得太逍遥,都敢在他头上动土了。

    “那什么,师总其实也不是故意要暴露你的**的。”裴施语弱弱开口,希望能够挽尊。

    男人却无动于衷,面色暗沉。

    裴施语心底暗叫不好,要是师炎因为这件事被罚,那她岂不是被怨念死!

    “这事这么不能提吗?”裴施语小心翼翼道。

    “是那小子欠揍。”男人冷冷道,心里在琢磨怎么惩罚那混小子。

    裴施语想了想,开口问道:“那个女孩是什么样的?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

    “你想知道?”

    裴施语顿了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她的心底确实有些好奇,想要知道能让男人这样优秀的人,在默默的守护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封擎苍深深了看了她一眼:“你以后会知道的。”

    什么意思?那个女孩以后会出现?

    想到这样的可能,她觉得心底有些不舒服。可又觉得毫无道理,可还是无法控制那种不痛快的感觉。

    “她……以后会出现?”

    “她一直都在。”男人幽黑的眼眸,一直紧紧的盯着她。

    裴施语猛的抬头,不可思议开口:“啊?是谁?”

    男人笑而不语,眼神投在她的身上,有些深沉的炙热。

    裴施语瞪圆眼,心底闪现一个猜想。

    她指着自己:“你不会说那个女孩就是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