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78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裴施语一回到家,就把今天的会议内容一一告知给封擎苍。

    “按照之前你的说法,那个幕后黑手应该是魏老,可是不太可能吧?”裴施语很不确定道。

    现在魏老虽然只是暂时代理总裁一职,可如果真的是幕后黑手,很有可能就将这个代理职位变成了永久。而且越想越越觉得他有嫌疑,故意陷害正房一脉,让与之有利益冲突的外室一派打压。

    两派相争,他获取渔翁之利。

    这一招使得又狠又绝,还没人会怀疑什么。

    因为魏老从前的名声实在是太好了,从不曾有过什么利益冲突,对权力财富并没有太多执着。看他的子孙,都没有进入封氏核心就足以看得出来。

    这么一来,也就没人会怀疑什么,只以为他也是没有办法,只是不想封氏从此走向灭亡罢了。

    可等大家回过神,他已经让事情回不了头,掌控了大局。到时候成王败寇,不管他这个做法是否合适,都无法再挽回什么。

    裴施语宁可自己猜错,今天他看到魏老说起封擎苍时,表情是那么的难过,简直闻着伤心,听者流泪。

    她心底明明有这样的猜测,还知道封擎苍并没有死,愣是也被感动了。

    听到魏老回忆当初和封老爷子打拼的故事,虽然寥寥几句,也让她感触良多。

    因为很真情实意,所以很容易让人感触。

    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这演技得多高超!什么奥斯开奖随便拿!而且这个人太可怕了,简直老狐狸一样,把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你为什么觉得不是他?”封擎苍并不急着回答她,而是反问道。

    裴施语哑然,封擎苍也不急着要答案,而是静静的等着她。

    她仔细的想了想,这才开口:“如果仅仅想通过得到总裁位置,就掌控整个封氏,这不太可能实现吧?他不是把自己的孩子都撤出核心了吗?独木难支,这个道理他应该很清楚。”

    “很好,看清楚了表象。”封擎苍道。

    裴施语听这话总觉得别扭,这到底是夸还是贬啊?

    封擎苍并不急着说明,而是打开笔记本里一个文档,上面是密密麻麻的人物关系。

    “你看看这个。”

    裴施语拿过来,越看越觉得心惊。

    里面是整个封氏高管和股东之间的人际关系图,每一条线里都连着彼此之间的关系。

    很多人看着好像没有什么交集,实际上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最后的指向都是一个人——魏老一系。

    他虽然已经退休,虽然让自己的子孙退出核心的位置,可他的势力其实一直都没有撤出来过。

    甚至因为他的主动退出,让这些人以常人所没有的速度往上升。因为觉得他无欲无求的退出,不在意从前功劳,他提拔的人总不好太过亏待,否则多寒心。

    而且他在暗中中,笼络了非常多的股东,这些股东手里的股份都不多,可加起来却是一个庞大的字数。

    “这,这……”裴施语已经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久久才憋出一句话:“这就是所谓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吗?”

    “对。他早就已经准备充分,只是缺乏一个契机,我的死就是最好的导火线。”封擎苍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散发着冰冷凌厉的光芒。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可是你爷爷的兄弟!怎么忍心伤害他的子孙?!”裴施语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底的感觉,男人人和人之间就不能存在真友谊了吗?

    如果封老爷子还在,这该有多寒心啊!

    “爷爷在临终前,告诉过我一些没有对外提起过的事。”封擎宇眼眸暗沉。

    “魏老夺权的心由来已久,不过是爷爷念从前旧情,把之前的事压了下去。还让他活得很潇洒,让他的子孙也能进入封氏公司,只不过不能进核心领域。他那时候表现得很老实,可爷爷依然有些不放心。”

    裴施语顿时了然,封老爷子因为当年过命交情,让他不忍心把这个曾经一起经历过生死的兄弟,一起打下江山的兄弟赶尽杀绝。希望他能改正,也给机会改正。可心底还是不太信任,所以才会把这件事告诉给未来继承人封擎苍。

    “你从很早就开始部署了吗?”

    这么复杂的人际关系图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收集好的,尤其里面很多都是外人不知道的关系。

    “他救过老爷子的命,老爷子可以容忍他。但是他可没救过我,还想要我的命!”封擎苍冷冷开口,眼底充满了狠戾,整个人散发出冷意,让裴施语心底一颤。

    那种戾气比任何时候都要重,恨不得将对方挫骨扬灰一般。

    虽然那个人想要男人的性命,确实让人想要碎尸万段,可裴施语总觉得以男人的自控力,不止于此。

    “他是不是从前害过你一次?”裴施语突然想到一种可能。

    封擎苍抬眼,那双熟悉的眼眸让裴施语觉得很陌生,饱含着很多她当时看不懂的情绪。

    “怎么了?“裴施语忍不住出手,纤细白皙的之间划过他的眉眼,想要将里面那种忧伤懊恼给抹掉。

    封擎苍握住她的手,低音道:“你还在,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