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谁是幕后黑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77章 谁是幕后黑手?

    “X国那边有消息了吗,什么时候可以把尸体运回来?”封雷入座,第一句话是关于封擎苍,而不是其他。

    他现在已经六十多岁,可中气十足,精神矍铄,目光灼灼。他身穿中式唐装,看起来十分威严沉,很具有大家长气息。易怒易爆的封云站在他面前,那气势完全没法比。

    “最快要一周。”封擎宇态度比较恭敬,就跟晚辈面对长辈一样。他对这一房并没有太大恶感,却也亲近不起来,只是惯常的礼貌罢了。

    “这事不能耽搁,注意跟那边联系,不管花多少钱,也不能出了岔子!”封雷的声音如他的名字一般,铿锵有力,让人心底一震。

    封擎宇连忙解释:“是,我们一直盯着,要不是那边政变还没过去,飞机系统基本都处于瘫痪状态,也不会拖这么长时间。”

    “没有确定那小子已经过世之前,总裁的位置,谁也不能碰!还有他名下的财产等,谁也别想打主意!”封雷冷冷开口。

    封云第一个反应过来,怒道:“我才是封氏的董事长!你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封雷扫了他一眼,又看向他旁边的江曼柔,其意不言而喻。

    “擎宇遇害的事还没有查明之前,你没有资格说话。”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难道还会害我的亲生儿子?因为那些不着调的消息,就想架空我,没门!我告诉你,我才是封氏的董事长,有权力任命谁是总裁!”封云拍案而起,大声吼着。江曼柔连忙上前为他抚背,让他缓过劲来。

    在家里的时候这样动作也就罢了,在会议室里,怎么瞧都觉得有些碍眼。

    封雷雷打不动,四平八稳的开口道:“我们身为公司的股东,也同样有权力做出决策。那个女人现在还摘不干净,他的儿子没有资格担任总裁职位。除非……你还有其他女人生的儿子,且被老爷子承认过。”

    封云咬牙切齿,他因为儿子少,其中还有一个逆子,害他吃了大亏,这个人还故意戳他的心窝子!

    在外头他也有私生子,可是老爷子不承认,没有任何财产继承权,也就毫无用处。

    “哎,都是儿孙绕膝的年纪,你们两个怎么还不能好好说话。”一个头发花白,看起来却依然精神奕奕的七八十岁,身材清瘦的老爷子走了进来。

    “魏老,您怎么来了?”众人连忙迎了上去。

    魏老,是当年最早跟封老爷子一起打江山的人,是封老爷子的异性兄弟。他一直很得老爷子信任和其中,在场所有人都对他尊敬有加。

    自从他退休之后就很少回到人前,自己的子孙也只在封氏子公司工作,从不掺和到封氏内部争斗里来。

    “公司除了这么大的事,我能不来吗?这可是我跟大哥一起打下的江山,可不能让你们这样给糟践了!”老爷子依然气若洪钟,手里的木雕拐杖在地上狠狠的敲着。

    “爸爸,您消消气,别气坏了身体。”魏老的大儿子搀扶着他,为他顺背。

    “哎,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当年我跟大哥历经多少磨难,才让你们拥有今天的好日子,可你们呢,却一直在内斗内耗!这段时间公司的股票跌得有多厉害,你们是不是都没看见!多少人都等着看我们的笑话,等着瓜分我们封氏,你们还在这有功夫斗来斗去!”

    封云道:“魏叔,我们也不想闹得这么难看,是有些人按耐不住了,想要夺权!”

    封雷冷哼一声,并没有说话。身旁的儿女们也都没有吭声,显得十分的沉稳,看着他好像跳梁小丑一样,不以为然。

    “群龙无首总不是办法,都拖了这么长时间了,再每个人主持事务,真的想要让封氏关大门?”魏老一声叹息。

    封云顿时眼睛一亮:“我们家擎宇最合适,他是擎苍的亲弟弟,还是名校高材生,最合适不过!”

    “不行!那件事还没有查清楚之前,跟这个女人有关系的人,都不可以担任临时总裁!”封雷直接反对。

    “他不行,难道你儿子就行吗?我们行的端做得正,别以为你那点心思我不知道,到底谁是凶手尚未可知呢!”封云嗤笑一声。

    “我儿子当然行!”封雷底气十足。

    “害死小苍的果然是你!你故意害死他,然后家伙给我们,真是好歹毒的心!”封云猛的拍桌,怒吼着。

    明明都是可以退休抱孙的年纪,却还跟小年轻似的,一言不合就要开打的架势。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魏老揉了揉太阳xue,只觉得头疼。

    “既然你们一个不服另一个,这样好了,不就是代理几天的总裁吗。我先给顶着,等尸体运回来,查明真相,我就退下,到时候应该已经定出章程。”

    魏老说到这,顿了顿,看向他们二人。

    “你们兄弟二人不会觉得我这么大年纪,还会过来夺这个位置吧?”

    封云讪笑:“当然不可能,您老要是在乎,当年就不会放弃这个职位了。老爷子以前都说过的,说你最忠实可靠。”

    “你们兄弟两人也好好反省反省,趁这段时间好好合计,以后该怎么办!我已经是颐养天年的年纪,可不想费这劲!”

    会议在魏老进来之后没多久,就结束了。

    有魏老主持,虽然结果大家都不是太满意,却也还能接受。

    于是,已经七十多将近八十岁的魏老,暂时接替了封氏代理总裁的位置。

    裴施语从头到尾在会议室都听得非常清楚,散会之后还久久回不过神来。

    她想到封擎苍之前跟她说过的话,他虽然没有明说到底谁是真正的凶手,却也给她做了一些提示,让她用自己的脑子去找答案。

    这也是培养她思维的一种方式,让她学会独立思考和判断。

    男人曾说过,谁是最后既得利益者,谁就是那个嫌疑人。

    可目前看,受益者竟然是很少出现在人前,一向不问名利的魏老。

    这……是不是哪里弄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