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在我的怀里,还走神?-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75章 在我的怀里,还走神?

    裴施语的嘴角不自禁往上翘,心底像化开了汤一样,被甜蜜浸泡着。

    作为一个被抛弃的孤儿,最怕的就是成为一个麻烦。

    害怕自己太‘麻烦’又会被抛弃,害怕自己‘麻烦’被人所厌弃。

    这就像是一种烙印,深深的刻在自己的灵魂里。哪怕是这么多年过去,哪怕她曾经有养父的宠爱,依然无法抹除心底的这种恐慌感。

    都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教师,她的亲生父母抛弃了她,这种惶恐也就难以抹除。

    这也是她很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缘故,她想问问他们,到底是为什么?

    她多希望有个动听的理由,让她觉得自己没有那么糟糕,连亲生父母也会丢下她。她之前加入乔家,很少出去活动,却一直坚持去孤儿院看望那些孩子们。

    因为没有比她更明白那种被抛弃的惶恐,所以她希望用自己的暖意,化解掉孩子们心底的阴影。哪怕只是非常微弱的效果,也想要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裴施语想到这些,又想起乔祁用父母的消息要挟,心底厌烦极了。距离会面的时间越近,那种不适感就越强。

    不仅仅是厌憎对方的所作所为,也害怕面对,很担心真的寻找过去的时候,会遇到自己不愿意面对的事。

    “怎么,不信?”封擎苍看着她的心情突然低落下去,不由微微皱眉。

    裴施语摇了摇头:“只是想到了其他的事。”

    “在我的怀里,还走神?嗯?”男人低沉的声音充满了霸道,二话不说直接勾起她的下巴,狠狠的吻了上去。

    这个吻带着一丝惩罚,猛烈纠缠,让她难以呼吸,好像让他的形象刻入她的灵魂一般。被放开的时候,裴施语的脸都涨红了,不停的粗喘着气。

    “怎么吻了这么多次,你还学不会换气?看来每天练习次数太少了。”男人眼神充满戏谑的亮光。

    裴施语没好气的嗔了她一眼,他们都快变成接吻狂魔了,还要增加次数,一天都不用干别的事了!

    当天晚上,两个人依然像之前一样,盖着棉被纯聊天,只是男人抱着她抱得更紧了,手也不太安分。却不管有多冲动,都能强忍住,只因不想伤害她。

    第二天,裴施语在和男人磨磨蹭蹭了好一会,终于被批准可以去上班,直到到达办公室,还觉得唇有些红肿。

    陶悦闹出这么大笑话,已经没脸在公司里待,主动辞职。原本满当当的位置,又被清理一空。

    秘书处的人看着她的眼神,和之前又有所不同。

    上次陶悦被开,虽然不少人就怀疑裴施语不简单,可也没太当回事。

    现在,他们以为的靠山生死不明,招惹她的人下场比之前还惨,让人心有余悸。

    王姐看她最后一个到达办公室,只是嗤了一声,警告她别迟到,却也没再说些什么。

    “施语姐。”周安安热情的跟着她打招呼。

    裴施语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在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周安安眼眸暗了暗,尴尬的收起脸上的笑容。

    王姐嗤笑一声,奚落道:“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别太把自己当把葱。”

    最后一句话若有所指,也不知道指着谁说的。

    裴施语只当没有听见,打开电脑准备完成男人交给她的任务。

    男人虽然消失,却并没有完全放任封氏不管,背地里一直在维持着关键领域的运营。裴施语则是要作为他的助理,配合他工作。活计并不算复杂,也并不保密,大家看着只以为是日常工作。却能极大的锻炼到她,对她的进步有着很大的帮助。

    “裴施语,你准备一下,一会有个重要会议,你进去做记录。”吴主任走进来,火急火燎道。

    李静听到这话,不由皱起眉头:“吴主任,涉及机密的重要会议一直是由小琴负责的。”

    “我还用你来指手画脚吗!”吴主任恼怒道,对自己的权威受到挑战,感到非常的不满。

    李静依然坚持:“可是裴施语现在的职级还达不到……”

    “我说可以就可以!到底你是秘书处主任,还是我是?!”吴主任直接吼道,打断她的话。

    李静虽是不满,却也不敢再吭声,眼光不甚友好的扫了裴施语一眼。

    裴施语觉得自己冤枉极了,这还真不是她要求的啊!

    吴主任以前还罢了,公司安定也就没怎么现实出来,只是觉得有些势利眼。可自从封氏出问题,他就将墙头草这个属性发挥得淋漓尽致。

    害得她在冰火两重天之间来回挣扎,那滋味叫个酸爽。

    裴施语早早来到会议室,坐在专门的书记位置等候。

    没一会股东们陆续走了进来,大家心里都藏着事,看到她并没有太多表情。

    其一身西装革履,打扮得非常精英范儿的封擎宇也走了进来。与之前不同,多了一丝沉稳气。

    两个人对视一眼,并没有太多表示,就移开了视线。

    这种场合,还是避嫌的好。

    这次会议与其说是股东会议,不如说是家族会议,就连很少出现在人前的董事长和董事长夫人等人都来了。

    众人走进来,就明显分成了三派。

    一派以封云为首,封擎宇为轴心;另一派则是封云同父异母的哥哥封雷一系为代表,还有一派则是中立态度,属于官观望状态。

    说起封雷又是封家一个说不清的官司,当初封老爷子在非常年轻的时候,就到X国去打拼。

    他在那里认识了一个非常贤惠美丽的女孩,两个人一见钟情,很快就在一起。那段时间非常艰难,是女孩陪伴他度过了那段日子。

    后来他因为被家里召唤回国,他原本想着很快回来,然后将女孩接回国,没有想到阴差阳错两个人失去了联系。

    那时,老爷子的父母在国内为他相中一个故人之女作为妻子。老爷子不同意,被家人胁迫,不让他离开国内,更不许和X国联系。

    等他重获自由的时候,已经找不到那个女孩的踪迹。

    寻觅了几年无果,他只能娶了父母安排的女子为妻。这场政治婚姻,因为一个糟糕的开始,注定这场婚姻是一场悲剧。

    更没有想到的是,在若干年后,那个X国的女孩出现了,身边还带着一个孩子,就是后来的封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