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你永远不是麻烦-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74章 你永远不是麻烦

    “什么?”裴施语失声嚷道,想要从封擎苍的怀里站起来,却被男人一把抱住,让她动弹不得。

    “很意外?”男人低沉的声音仿若有魔力,瞬间让裴施语冷静下来。

    裴施语思忖片刻,想起她之前曾经问起过,封擎宇是不是幕后黑手的时候,男人曾经否定过的事。

    “你一开始就觉得不是他们?”她没有指名道姓,直接叫名字不太对劲,可用男人的亲属关系形容对方,又觉得很刺耳。

    现在之所以所有证据都指向那些人,都是因为平时他们关系实在太糟糕,才会让人钻了空子,趁机甩锅。

    “害过我的人,我盯得很紧。”

    封擎苍淡淡开口,好像在说这杯茶很好喝一样,云淡风轻,让人感受不到这句话里的重量。

    这句话不仅肯定了那些人的叵测之心,还说明现在整个封家都在他的监视之中,一举一动他都一清二楚,毫无**可言。

    怪不得老宅那些人怎么作妖,只要不伤及公司利益,封擎苍都不是太放在眼里。

    因为对他来说,这群人不过是跳梁小丑,逃不过他的手掌心。

    “那会是谁?这心思也够歹毒的,一箭双标,把你们这一家一网打尽!自己就可以没有半点争论的坐上那个位置,站在道德最高点。”裴施语顿了顿,想到一种可能。

    “会不会是封氏的竞争对手?”

    “看得很透彻,不亏是我的女人。”封擎苍轻笑着亲吻她的头顶,毫不吝啬的自己的夸奖。原本严肃的气氛,顿时变得旖旎起来。

    裴施语耳根发红,听到男人说类似‘我的女人’这种话,总是不自禁的会脸红。哪怕现在经常会听到,依然难以习惯,每次听到都会悸动。

    “不过是惯常推理罢了,这很明显,谁都能想得明白。”

    “不要妄自菲薄,你能想到是内外勾结,这就很厉害。”封擎苍肯定道,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如果秘书先生听到,肯定又要心里怒骂BOSS偏心了。

    裴施语诧异,没有想到还真是如此。

    “这也太蠢了吧,难道他们想要引狼入室吗!?外面的人哪里有这么好心合作,肯定打着要吞噬的心过来的。这样做会非常的危险!不管怎么说,如果是内斗,还是自家人的事,让外人掺和和战争时期的汉jian有什么区别?”

    谋财害命本就不应该,若是再加上勾结外人,那就是千古罪人了!龌龊度成倍往上翻,世人都会唾弃。

    “自己的能力不足的时候,就会想着借助外力。至于后面的事,却不急着去思考。不管如何只要抢到,哪怕被分割走,既得利益也比什么都不干要多。至少,这是他们以为的。”

    封擎苍眼底闪过一抹嘲讽,对最后那句话嗤之以鼻。

    为虎作伥,就要做好连自己都被吞噬入腹的准备,可这些利欲熏心的人,根本意识不到这一点。

    “那句话果然是对的,大部分坏人都是又蠢又毒!”裴施语自然也听出来男人语气里的不屑,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这样的女人都知道,这种引狼入室的做法,百分之九十都是没有好结果,还要冒险,真是蠢爆了!

    “你查到是谁了吗?”

    男人的眼眸暗了暗:“内jian已经锁定,外贼虽然有眉目,但是我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你的意思是,现在查到的外贼只是个表象,或者最外层的代理人。真正的大BOSS隐藏得非常深,难以察觉?”

    裴施语有些担忧道,他们现在的优势就是躲在暗处伺机而动。如果找不到幕后大BOSS,情况就会倒过来,这是非常危险的事。

    “那个人已经无法往下查,所有证据都指向他是幕后黑手。但,我总觉得没有这么简单。”封擎苍的手指在沙发扶手上轻轻敲打着,眼眸如无底的深渊。

    裴施语心底顿时焦急不已:“那如果抓不到,岂不是你一直还要处于危险之中?不能出现在人前?”

    “想要害我的人多的是,不在乎多他一个。”封擎苍笑了起来。

    “可是……”

    封擎苍抓起她柔软的小手,放在嘴边亲吻:“放心吧,你男人没那么没用。我总不能为了一个不知所谓的人,打乱自己的生活,这才真的中了那个人的jian计。”

    “这倒也是,不过你以后要多加小心。”裴施语担忧道。她虽然也经历过很多事,在监狱里也曾以为自己会被打死。可到底没有像男人一样,处在未知的恐惧之中。

    “想要害我没那么容易。”封擎苍嘴角勾起一抹冷意,他顿了顿又道:“还是,你害怕了?”

    裴施语怔了怔:“我怕什么?”

    “你说呢?”封擎苍的眼神顿时变得危险,手在她的腰间用力一揽,让两个人贴近。

    “你会保护我的,不是吗?”裴施语粲然一笑。

    “这句话我爱听。”封擎苍的手放松,在她的腰间游走。

    “在国内,他们想要动手还不留痕迹,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事。”

    裴施语听到这话心里才踏实下来,毕竟百密终有一疏,万一呢!

    她一点都不想再经历男人离去的消息,那种感觉真的是太痛苦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出现?封氏现在的损耗非常大。”

    “快了,那个人已经快要忍不住跳出来了。”封擎苍把玩着她的小手,自从两个人有关系,他的小动作就越发多了。

    这种亲昵让裴施语有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让她觉得暖暖的,心里很踏实,很想一辈子都这样下去。

    甜蜜而温馨。

    好奇心让裴施语很想知道到底谁是凶手,可她并没有冒然询问。男人没有告诉她,肯定有他的道理,毕竟事关重大。

    “怎么没有继续问下去了?”男人挑着裴施语的下巴,让她和自己对视。

    “问什么?”裴施语眨了眨眼,一脸莫名。

    封擎苍点了点她的鼻尖:“你可以问我任何问题。”

    裴施语顿时了然,笑了笑不甚在意道:“反正我总会知道的不是吗,不给你添麻烦了。”

    “你永远不是麻烦。”封擎苍认真道,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此时散发着暖意,透着宠溺和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