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你现在全身上下都是我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73章 你现在全身上下都是我的

    裴施语从梦中醒来,整个人还有些晕乎乎的。

    觉得口渴极了,直接就下床走了出来。一打开卧室的门,就听到客厅里噼里啪啦还有讲电话的声音。

    她的意识渐渐清醒,看到沙发上的人和熟悉的声音,觉得踏实极了。

    男人果然不想他表现的那样漫不经心,这段时间一直在背后把控着一切,才会让他如此胸有成竹。

    这是一场博弈,有可能让那些牛鬼蛇神被抓个现行,也有可能因此他失去半壁江山。

    商场瞬息万变,公司内部管理也同样如此。

    他在黑暗伺机而动,那些一直在暗中窥视的人,也不会放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所以并不会像他表现的那般轻松,不到最后谁都不知道谁是最大的赢家。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也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

    封擎苍听到动静,头转了过来,一看到裴施语光着脚丫就出来,雪白的脚趾头踩在冰凉的瓷砖上,粉嫩嫩的非常的漂亮。

    他眼眸暗了暗,对着手机低声开口:

    “按照刚才说的部署下去,不容有误!”

    挂了电话,封擎苍大步跨了过去,将她一把抱起:“这么冷的天,竟然敢光着脚丫子就出来!”

    “屋里开着空调根本不冷……”

    “还狡辩!你现在全身上下都是我的,除了我谁也不能伤害她。”男人阴测测开口,抱着她来到沙发上,将她趴在只的大腿上,大手直接拍了上去,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力道并不算重,可耻度爆表。

    “你,你放开我。”裴施语简直羞得想要钻进地洞,除了小时候被养母打过,就再也没有人打过屁股,这种感觉也太怪了!

    “以后知道该怎么做了?”男人轻轻咬她的耳朵。

    “我,我知道了!以后不准打我的屁股。”裴施语的头埋在沙发上,完全不敢抬起来。

    “你要是听话,我会考虑。”说着把她从大腿上拉起来,拉的时候还不忘吃豆腐掐了一把。

    “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流氓啊!”裴施语好了伤疤忘了痛,屁股安全了,就忍不住嗔怪道。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男人面前越发变得无法无天,不像之前那样,恭恭敬敬的叫着封总或者封少。

    “我只对你流氓。”封擎苍特坦然道。

    裴施语没好气的啐了他一口。

    “难道你希望我对别人也流氓?”封擎苍挑眉。

    “当然不行!”裴施语几乎脱口而出,她无法想象男人对别的女人也这般亲昵,自己会是什么感受,想想就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

    封擎苍把玩着她的秀发,嘴角微微勾起:“那不就行了,你想让我不对别人耍流氓,就得让我多对你耍流氓,知不知道?”

    裴施语听这话总觉得有点晕乎,眼前都是‘耍流氓’三个字,傻乎乎的点了点头。

    直到男人低低笑起,她才反应过来。

    这男人分明是挖了一个大坑让她往里面跳啊!

    裴施语气鼓鼓的瞪着男人,她根本就玩不过男人,以后岂不是要被吃得死死的?想一想眼前就一片黑暗。

    可是回想,有几个人能玩得过男人的?瞬间她有了点心理安慰。

    “公司那边没事吧?”裴施语依偎在他的怀里,看着他的手里的笔记本电脑,上面记录着密密麻麻的数据。

    她现在虽然已经初步了解公司内部运营,可毕竟接触时间短,而且只是看一些简单的资料,所以完全看不明白。

    男人并没有避讳她,一边处理着公事一边为她解释:“X国那边已经传来消息,已经抓到放炸弹的人,和那边**组织并没有关系,是我们国家派过去的杀手,想要浑水摸鱼。”

    男人的声音如同平常一样平静,完全想象不出,他是那个差点受害的人呢,冷静得让人可怕。

    可不知道为何,越是如此,裴施语就越心疼他。

    总觉得他以前并不是这样,是环境造就了他现在的模样,让他不得不为了生存变得冷血冷情。

    “查出幕后指使者吗?”裴施语的脑袋在他怀里拱了拱,主动伸出双手抱住男人精干有力的腰。希望自己的身体温度,能够温暖男人的心。

    封擎苍敏锐的察觉到她的用途,嘴角微微向上翘起,把她绕得更紧。

    “那个人是当初我刚接手公司的时候,开除的一个公司中层管理。他因为贪污受贿、造假账,被我扔进了牢里,最近刚出来的。”

    “一个刚坐牢的人,怎么有本事买通X国那边的人?”裴施语完全不相信这样的说辞。

    “他是我父亲第二个妻子的堂兄。”

    裴施语怔了怔:“你是说,幕后指使者是二少的母亲?”

    “目前的证据指向这样。”

    后妈想要杀死继子,让自己儿子夺得总裁一位,听起来十分的附和逻辑。

    世人皆知,封擎苍和这个后妈从来不和。这个后妈可是踩着封擎苍母亲的尸体上位,两人的关系是不可调和的。

    而且有封擎苍在,她自己的儿子根本没有机会上位。

    这么大个阻碍堵着自己的青云路,不管是谁处于她的位置,肯定都想要把他给干掉。更别提这些年封擎苍对他们打压得非常厉害,现在触底反弹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那现在可以把他们抓起来吗?”裴施语虽然替封擎宇惋惜,可封擎苍于她更重要。况且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能因为关系较好,就觉得对方可以躲避责任可以躲避法律的惩罚。

    封擎苍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尖:“傻丫头,是她的堂哥并不是她,而且她的堂哥在暴乱中也已经死了,死无对证。猜测她是幕后主使,也不过是人之常情的推测罢了。”

    裴施语恼怒不已:“那岂不是白白便宜了他们?!”

    “别激动,我不会让那些阴沟里的老鼠逃脱的!”封擎苍目光暗了暗,如同一道凌厉的寒风,阴鸷冷冽。

    裴施语心底咯噔了一下,男人接下来的话更是让她瞠目结舌。

    “况且,到底谁是幕后黑手,还不好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