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酒后吐真言-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70章 酒后吐真言

    “乔祁,你个混蛋!你干什么!放开我!”现在已经是初秋,又下了雨,温度比较低,冷水直接冲脑袋,让裴绵绵直接打了个激灵,全身起鸡皮疙瘩。

    她恼怒的破口大骂,手脚不停的挣扎着。可是乔祁的力气很大,足足冲了一分钟,才让她从冷水里出来。

    裴绵绵的脸被谁呛得红得不行,整个人瑟瑟发抖,一获得自由就扑上来要挠他,却被乔祁一把挡住。

    “裴绵绵,你疯了吗!竟然敢打我!”乔祁恼怒不已,没有想到裴绵绵竟然想着要打他,真是反了天了。

    “乔祁,你他妈是不是有病啊,你知不知道我差点被你给弄死!不打你真以为我好欺负啊!我是你老婆,不是什么阿猫阿狗!”

    裴绵绵高声嚷道,声音尖锐刺耳,借着酒劲完全不管不顾,把本性给暴露出来。

    乔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眼前这个歇斯底里的女人,真的是他的妻子吗?

    他一直知道裴绵绵比起裴施语是只小野猫,可再野在他的面前还是十分乖巧的,完全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跟他说话。

    “你看什么看!你以为你是谁,非要让我打不还口,骂不还手?你以为我是裴施语那个软柿子啊!”裴绵绵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挑高下巴不停挑衅着。

    “你还敢提裴施语,你看看你现在跟个泼妇有什么区别,连根手指头都比不过她!”乔祁恼怒不已,将手松开直接把她推了出去。

    “哈哈哈——乔祁,你终于说实话了吧!你对裴施语这个土包子还念念不忘!”裴绵绵变得歇斯底里,完全不管不顾的大声嚷嚷着。

    “是又怎样?当初是你自己说,要和她一起伺候我的!”乔祁完全不感到心虚,理直气壮道。

    裴绵绵笑得更欢了:“这种鬼话你也相信?!乔祁啊乔祁,亏还说你是个天才,是个聪明人,竟然连这种话都能当真。你以为你是黄帝吗,娥皇女英左拥右抱,美得你!”

    乔祁的眼眸顿时冷了下来:“所以你一开始,就知道我这么说,裴施语会离开我?”

    “这不是废话吗,正常女人谁会留下!她那头倔驴,还一直惦记着你们年少时候的感情,要不人会忍你这么多年?要不是给她猛的一剂,怎么可能会主动离开!”

    裴绵绵酒劲上头,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嘴,什么词都往外蹦。

    乔祁这时才发觉,他当初被忽悠得有多惨。

    当时裴绵绵和裴母一直保证,她们了解裴施语,她最是疼爱裴绵绵这个唯一妹妹,又非常喜欢他,他们三个人要是能组成一家,肯定是她喜闻乐见的。

    他原本也不太相信,可心里想着,她最亲近的两个人都这么说,肯定错不了。

    再加上,裴绵绵对他的诱惑非常大,也就这么做了。

    没有想到裴施语竟然这么刚烈,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离婚。当时裴绵绵和丈母娘的解释,可能是她在牢里这么长时间,心性发生变化也是正常的。

    没有想到,原来他一直被当成傻瓜,被眼前这个女人戏弄着!

    “从头到尾你都在设计我!那天醉酒的事,是不是也是你故意安排的!”乔祁阴测测开口,可面上的表情还是和之前一样,让人感受不到变化。

    裴绵绵脑子晕乎乎的,半醒半醉,也就更意识不到男人已经在喷火的边缘。

    “怎么样?我厉害吧!”她得意洋洋道,“我告诉你哦,不仅仅是这些。”

    乔祁心底咯噔了一声,声音好像从齿缝里挤出来的一样:“还有什么?”

    “孩子也是假的,我没有怀孕,也没有流产,都是骗你的!”裴绵绵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谁让你不肯娶我!坚持把乔夫人的位置留给那个贱女人!哼,我就让你空欢喜一场!可惜裴施语竟然那么早就走了,我本来还想让她亲自把我们的孩子给弄没了,简直是太遗憾了。”

    裴绵绵惋惜不已,深深觉得这事没安排好,否则一定会让她受尽折磨,不像现在那么风光!

    乔祁的脑子直接炸开了,整个人僵在原地。

    原来,原来一切都是骗局!

    他之前一直只把裴绵绵当做一个精灵娇俏的小妹妹,根本没有打过她的主意。

    可是那天裴施语车祸坐牢的事,让他受到家族里的人打压嘲讽,又因一个准备了许久的案子流产,心里十分苦闷。

    他当时喝了很多的酒,酒醒的时候,就看到裴绵绵一脸惊恐,仓皇失措的躺在他的身边。

    还没有等他缓过神,他的丈母娘就冲了进来,让他完全没有办法把这事给抹了。

    从此,他就和她有了难以割舍的关系,一步错,步步错。

    乔祁笑了,他还真是个蠢货,竟然被两个女人耍的团团转。错过了明珠,抱回一串塑料珠子。

    “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乔祁全身的力气都好像被抽走了一样,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以为的事实其实是这个样子的。

    裴绵绵现在已经完全晕乎的,躺在沙发上,半眯着眼一副快要睡着的模样,懒洋洋的没有回复他的话。

    乔祁目光呆滞的望着天花板,随口说了一句:“不会连那场车祸,也跟她无关吧?”

    裴绵绵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当然没关系,人是我撞的,这个蠢货被忽悠了两句,就帮我去顶罪了。脑袋里都是草包……”

    乔祁颓然的双眼顿时瞪大,猛的从沙发上跳起来,冲到裴绵绵跟前,掐住她的脖子:“你说什么!裴施语是替你坐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