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夫人每天都很晚才回来-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69章 夫人每天都很晚才回来

    乔家。

    乔祁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心底有些恍惚,不知今夕何夕。

    眼皮一直在跳,总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事,让他感到十分不安。

    “夫人回来了吗?”乔祁突然开口问道。

    在一旁伺候的秦妈,看了他一眼摇头道:“还没有,少夫人说今天她有个应酬,可能要晚一点才能回来。”

    “应酬应酬!她的应酬比我还多吗!”乔祁恼怒不已,他最近因为公司的事一直忙得焦头烂额,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自己的妻子竟然不在家!

    封擎苍这个疯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已经足够妥协,他却紧咬着不放,让他一次次努力都打了水漂。

    好在,现在这个男人已经死了。

    乔祁在庆幸的同时又想到了其他,公司里的那些白拿钱还使命给他下班子的蠢货,这么大好的机会不知道抓起来,还犯蠢的做出那些决策,想要跟其他人一样刮走封氏的蛋糕,真是愚蠢至极!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就算要瓜分,也得瞧准时机,而不是乱哄哄的看到有肉就像苍蝇一样过去抢。

    别到时候东西没抢到,自己还丢失了半壁江山。

    可惜没人听他的意见,全都是一群短视又没有能力的人,除了捣乱扯后腿,其他完全不会。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心底总是有一种不安的情绪,总觉得男人不会死得那么轻巧,什么准备都没有,这太不符合他的风格。

    可现在他在乔氏,已经失去了绝佳地位,比傀儡好不到哪去!

    大家根本不听他的话,这让他更加举步艰难。

    他的眼前闪过一个清丽女子的身影,不禁想:如果她还在,肯定就不会是这个局面吧?

    她在自己的身边时,是他这辈子运气最好的时候。

    可他没有好好珍惜,全都当做理所当然,现在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秦妈顿了顿,半响才开口道:“先生,有一件事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什么事?”

    “其实……夫人每天都很晚才回来……”

    “什么?”乔祁直接转过身,微微眯眼瞪着她,“你们怎么从来都没有说起过?”

    “夫人威胁我们不要说出去,说怕你不再让她去拍戏,她说她非常喜欢。”

    乔祁冷哼一声:“那为什么你现在想说了?”

    裴绵绵之前一直和家里的人闹得不可开交,他觉得实在头疼,就和她一起从老宅搬了出来。

    这里的佣人,也都是重新请的,而不用老宅那边的老人。

    他一直觉得家里的事,应该都是女人操心的,所以从来不管这边的事,而是让裴绵绵全权负责。

    没有想到这么一来,没有了自己的亲信,家里发生什么事他都不知道。

    一个已婚女人,大半夜都不回家,这也太不像话了!

    他果然是给了太多的自由,才会让她肆无忌惮吗?!想当初裴施语有多乖巧听话,别说大半夜都不回来,一天连门都很少出。

    整个身心都放在家里,所有一切都布置得井井有条。

    哪像现在,他的夫人就是个摆设!

    “毕竟,毕竟我们的工资都是先生您付的。”秦妈唯唯诺诺道。

    “现在才知道谁才是你们真正的老板,还不算太蠢。”乔祁鼻子里发出一阵鄙夷的声音。

    “是,是,以前是我们想左了。”秦妈恭恭敬敬道,心中暗喜。

    如果能攀上先生这条线,她也就不愁了!

    这户人家给钱大方,就是女主人太难伺候。脾气大、小心眼还特别的抠门!

    就算对她再好,也无济于事。就算是当时再怎么被宠,因为一点小事也能被开除掉。

    她的心腹基本都被她轰出去了,有时候仅仅是因为来迟了一步,或者想要请假,如果不小心撞枪口,直接就被开。

    着让秦妈非常的没有安全感,这份工作薪水这么高,还这么悠闲自由,实在不想失去。

    “她平时去哪了?”

    “都是去什么沙龙啊之类的地方,最经常去的就是超跑协会举办的活动。”秦妈开口道,她和司机是夫妻,所以非常了解裴绵绵的行程。

    乔祁微微皱了皱眉,裴绵绵自从加入了超跑协会,出去应酬的次数确实比平时多了不少。

    “盯着她。”乔祁的眼眸暗了暗。

    秦妈心底顿时大喜,这是把她当做心腹的节奏!

    “是,我一定会让我家那口子盯着的。”

    “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秦妈连忙开口:“先生,您这是误会我了,我就是觉得夫人老不着家实在不对。女人嘛就应该乖乖在家里相夫教子,不应该老是抛头露面的,影响不好。”

    乔祁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不过先生既然这么说,我也不能拂了您的好意。”秦妈嘿嘿笑道,说明了自己投诚的原因。

    “昨天,夫人又把一个人给开了,现在咱们这又缺了一个人。我女儿刚刚从学校毕业,学的是护理专业,不知道能不能过来顶替那个位置?”

    乔祁看了她一眼,微微颔首:“让她明天就过来上班吧。”

    秦妈顿时眼睛一亮,乐得见牙不见眼:“她今天就在这里住下了,我现在就带她过来给您过目!”

    她的女儿非常漂亮,一定能入这个男人的眼。

    这么一来,就算这个男人不会娶她的女儿,只是包养他们这一家子下半辈子也不愁了!

    “不用了,让她去夫人那报到就行。”乔祁不耐烦管这些事。

    秦妈眼珠子一转:“可夫人恐怕会不同意。”

    “你跟她说我同意了就行。”乔祁有些不耐烦道。

    秦妈见此不再叨扰他,心底美滋滋的退了下去。

    只要女儿有机会正大光明的进来,她就有本事让她攀上男主人的床!平时不用出现,照样领工资,只需要在男主人在家,女主人却不再的时候,抓住机会……

    秦妈仿佛看到了未来美好前景,心底高兴极了。

    这个时候,裴绵绵从外头回来了,醉醺醺的走路东歪西扭。乔祁坐在客厅中央的沙发上,都能闻到浓重的酒味。

    “亲爱的,你回来啦,嗝,你知道我今天见了谁吗?你肯定想不到!”裴绵绵一进门直接把高跟鞋给甩了,包还有外套也全都直接乱扔在地上。

    整个人毫无形象,完完全全一个酒鬼的样子。

    “你看看你像什么样!”

    乔祁眉头紧蹙,心底厌恶极了,这哪里还有他第一次看到她,乖巧可人,又活泼可爱的样子?

    他喜欢她的知情知趣,尤其当时对比古板沉闷的裴施语,更是觉得娇俏可人,带给他一种新鲜感。可没有想到,现在竟然变成了这种样子,跟市井泼妇一样,哪里有一个乔氏少夫人的风范。

    “我怎么了?我挺好啊?”裴绵绵傻笑着打量自己,还在原地打了个圈,结果踉跄着差点摔倒。

    乔祁二话不说,直接拽着裴绵绵往厕所里走,将她的头埋在洗手盆里。拧开水龙头,用冷水冲刷她的脸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