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抱歉,我下次会轻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68章 抱歉,我下次会轻点。

    卧室里的温度越来越高,让人觉得燥热不安。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热度更是成倍增加。

    封擎苍幽深的眼眸,沉沉的望着裴施语,如同潜伏在暗处,伺机而动的饿狼。

    裴施语觉得自己就像一块肥肉,被他盯上,随时吞噬入腹。顿时一种恐惧感袭上心头,让她下意识想要逃走。

    男人根本不会给她机会,单手将她的双手锁在床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如同一个高高在上的暴君。

    充满了攻击力,欲掌控世间的一切。

    裴施语从未看过他这个样子,心底害怕极了,咽了咽口水:“我,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男人却并未废话,唇直接霸道的覆了上去,直接攻略城池,两人瞬间融为一体。

    裴施语瞪圆了眼,迷离的双眸,瞬间清明,混沌的脑子瞬间清醒。修剪得十分平整的指甲划过他的身上,抓出一道血痕。

    头微微弹起,露出修长优美的长颈。

    “疼……好疼啊……”

    陌生的疼痛,凶猛的侵袭着她的身体,好像要将她劈成两半。

    抬脚想踢开他,却被男人直接给禁锢住,让她动弹不得,只能承受她的攻击。

    她仿若案板上的鱼,毫无反抗能力,只能随着男人的动作起伏。

    她的指甲在男人的坚实后背上划了一道道红痕,可男人仿若毫无知觉一般,继续攻略那处神圣不可侵犯的城池。

    屏障被捅破,温暖的流质触感慢慢渗出,滴落在床单上。

    裴施语忍不住眉头一皱,又在男人的背上留下重重的划痕。

    这样的痛觉只让男人更加激动,狂野掠夺,和她完完全全的融为一体。

    身体和灵魂的交织缠绵,让人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那种疼痛,撕心裂肺,直达骨子里,每散到每根神经,让她身体颤抖着,想要拒绝,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被动承受。

    “啊,封擎苍,疼,很疼。”裴施语扭过头,脱离他的吻,痛得直接哭出声。

    男人喘着气,沉重而充满攻击性,他放缓动作,极尽温柔。

    霸道与柔情,相互结合,时缓时急。那疼痛的感觉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事一种奇妙的梦幻感,酥酥麻麻,将她送上云端。

    深入对方纠缠着,身上的滴落在被单上。

    男人亲吻着她身体的肌肤,如同呵护着世间珍宝一样,轻轻的和攻占的狂野完全不同。

    “啊——”裴施语轻声叫着,秀发被汗水弄湿,整个人散发着淡淡的薄雾。

    裴施语躺在床上,不断喘\/xi,她身体像被填满,踏实却又充实。

    这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觉,在她的心间蔓延。

    让她觉得从前灵魂底处总是少了些什么,现在终于是完整的。

    她一直对********并没有太多的幻想,甚至曾经简单的以为仅仅是为了得到一个爱情的结晶。只要两个人能够在一起美好的生活,就已经足够。

    现在她才明白,为何会有人沉迷于此事,为何男人会一直索求。

    这种缠绵,原来可以加深感情,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虽然会疼,却让人身心愉悦,让人有着前所未有的踏实感,好像证实了什么,让她觉得两个人比之前更加亲近。

    暴风骤雨过后,是片刻的宁静。

    她努力的平缓自己的气息,目光有些呆滞,还未完全恢复神智,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唇被覆盖住。

    和之前的狂野霸道不同,这个吻绵长而温柔,直至很久很久,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还疼吗?”封擎苍沉寂的黑眸,盯着她依然绯红的小脸,低声的问道。

    大手在她的腰间揉捏,为她缓解身上的肌肉疼痛。

    被他问起,裴施语将脸埋进他的宽厚胸膛,只露出红彤彤的耳朵。

    “抱歉,刚才我太急,弄疼你了!下次,一定不会了。”封擎苍低声说道,他觉得整个人在与她结合时,已经圆满了。

    心心念念在这一刻终于实现,比他想象中的更加美好!

    她终于是他的了,再也不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在别的男人怀中。

    完完全全的属于他,谁也没办法抢走。

    “嘶,疼。”裴施语动了动身子,想坐起身,可惜身体如同被车辗过般,整个人难受极了。

    她轻声尖叫着,男人伸手,将她捞在怀里,不让她动弹。

    “是不是还很疼?我看看。”封擎苍关切又焦急的问道、他猛坐起身,表情有些慌乱,和平时的沉稳完全不同。

    裴施语连忙抓紧被子,红着脸连忙摇头:“不用,我缓缓就好。”

    男人却十分霸道的扯走被子,艳红的鲜血直接刺入他的眼眸,烙在他的心上。

    裴施语顿时红了脸,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已婚这么多年,竟然还是个处的事。

    男人并没有问起,帮她把被子盖好,道:“我去放洗澡水,泡一下热水澡,应该能缓解疼痛。”

    封擎苍健步如飞,朝着浴室走去,没一会又跑了回来。

    “家里有没有精油?”

    “我自己来。”裴施语抱着被子想要坐起来,被封擎苍拦下了。

    “别动,我来就好。”男人的语气温柔极了,却依然压不住心底的懊恼。

    “精油就在梳妆台上,那瓶紫色的是薰衣草。”

    男人里里外外奔波,裴施语看在眼里,身上的疼痛也随之散去。

    放好水,男人简直把她抱紧浴室里,裴施语怎么反对也没用。

    还非常强势的要帮她洗澡,浴室的云雾弥漫之间,男人其实又有些冲动,却硬生生的忍了下来,不敢在这个时候,再次伤害她。

    洗完澡后,他将她抱回床上。

    男人眉间的愁色依然没有散去:“现在好点了吗?我去让人买药……”

    “别!”裴施语直接打断,“这也太丢脸了!而且我已经好很多了。”

    “真的?”

    “当然,我又不是瓷娃娃,缓缓就好了。”裴施语红着脸坚持,打死不要让男人买什么药,她还要脸呢!

    他伸手掀过被子,躺在她身边,将她身子搂进怀里,亲吻着她的额头。

    “抱歉,我下次会轻点。”

    裴施语顿时红了脸,这次刚过去,就开始想着下次了,直接嗔了他一眼。

    封擎苍眼眸暗了暗,随即有恢复过来,优雅一笑:“经验从实践中来。我的技术,余生请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