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封少像个小学生一样-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66章 封少像个小学生一样

    陶悦事件对于封氏的人来说,不过是八卦谈资,并不会放在心上。

    大家心里都悬着事,不知道公司未来会怎么样,尤其一大波人被开除,更是闹得人心惶惶。

    尤其外界已经开始报道,封擎苍如今生死未卜,恐怕凶多吉少,封氏掌舵人即将易主。

    很多人都不看好封氏未来的发展,觉得以后肯定会像以前一样走下坡路,难以挽回这个庞大家族的颓势。

    现在整个封氏,由上至下一片乌云压顶,对于很多人来说虽然是个机会,却也不可否认的是,这次过去也会元气大伤。

    封擎宇退出角逐总裁一位,使得高层之间的矛盾越演越烈。

    封氏是个家族企业,虽然创建者是封擎苍的爷爷,嫡系只有他们这一支,可庶系在封云这一代崛起。当初要不是有个封擎苍,老爷子兴许为了公司的发展,只能让这一支坐着收钱,外聘或者直接调用家族成员作为真正的掌权者。

    现在嫡系唯一被老爷子承认的人走了,而且没有留下子嗣,家族内部暗潮涌动,各路人都蜂拥而上。

    这一闹剧已经传到了外界,直接影响了封氏的股价。

    现在最热门的头条消息,莫过于封氏的这场大戏。纷纷在猜测,到底是有人脱颖而出让封氏走向新的未来,还是从此失去王者地位,即将分崩离析。

    而导致这场大戏的导火线,虽然人不在可出镜率最高的男主家——封擎苍,正在厨房里和锅碗瓢盆做斗争。

    裴施语回到家,就听到厨房里‘乒乒乓乓’的吵闹声,她走过去一看,就看到男人围着围裙,在那和食物大作战。

    她看到男人的动作,直接愣住了。

    男人一脸严肃,他眉峰的皱蹙之间,隐隐蕴藏着一股杀气。冷硬的线条在烟雾弥漫之中更显梦幻俊朗,挺直腰杆如同青松一般扎在灶台前。

    男人一手拿着还在活蹦乱跳的鱼,另一手拿着菜刀,用力往下以劈,瞬间鱼头鱼身被截成两半。可力气太大,鱼头直接飞了。

    他眼疾手快的抓住鱼头,动作极其潇洒,杀个鱼跟拍武侠片似的。

    动作利落干脆,十分潇洒帅气,可一看就知道是厨房白痴,毫无烹饪经验。

    把鱼杀死,封擎苍微微皱眉看着鱼身,似乎在思考如何下刀。

    “鱼不是这样杀的。”看了半天戏的裴施语,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封擎苍的耳朵微微红了一下,裴施语还以为他会恼羞成怒,或者直接撂摊子不干,没有想到非常诚恳的问道:

    “那应该是怎么样的?你教我。”

    裴施语会心一笑,走进厨房,非常自然的把围裙围好,一边耐心讲解:

    “如果需要整鱼的话,应该把鱼敲晕,然后再刮鳞和切腹。剖掉内脏、腮和腥线。这样既能保证鱼的鲜美,又能去除掉它的腥味,还能保证鱼的完整。”

    “我拍过了,没什么用,太轻鱼没事,太重把脑袋砸碎了。”

    裴施语差点笑出声,硬生生给忍住了:“那应该是你方法不对,需要控制一下手劲,下次你看我示范,多试试就好。”

    封擎苍像个小学生一样,非常虚心的听着,完全不像那个手段狠戾的霸道总裁。

    “你看我的动作。”裴施语忍不住叹道。

    封擎苍沉默不语,只是非常认真的看她手上动作,好像摄影机一样,一眼都不肯放过。

    裴施语看他竟然对烹饪这么感兴趣,忍不住道:“外头已经闹翻天了,你却在这里做饭。要是被人知道,估计会疯掉。”

    “那又怎样?”封擎苍淡淡开口。

    裴施语不禁笑了起来:“你就一点不在意?现在封氏的股票已经跌了不少,即便你后面力缆狂澜,损失还是无法弥补。”

    “那又怎样?”封擎苍重复道,态度完全不以为然,不把这件大家看起来天大的事放在眼里。

    裴施语怔了怔,想到外面封氏家族的人,为了利益吵得不可开交,再看男人如此云淡风轻,好像在做梦一样。

    “你还真洒脱。”

    “我只是答应爷爷,不要让封氏倒了。”封擎苍话里透着傲气。对于那个世人费劲千辛万苦都求不到的位置,没有半点留恋。

    “怎么感觉你并不在意。”裴施语忍不住道。

    封擎苍顿了顿,真情实感道:“那倒不至于,它确实让我拥有了很多东西。”

    这样坦然的态度,非常合裴施语的心意,让她觉得更加真实。

    虽然一直不觉得他是利欲熏心的人,却也没有想到如此拿得起放得下。完全不会隐藏自己心事,至少在她目前非常诚实。

    “接下来你怎么办?x国已经开始稳定下来,那几句烧焦的了的尸体,很快就会送回国内,你很快就会暴露的。”

    封擎苍的目光暗了暗:“戏还没有演完,不会这么快落幕的。”

    气氛因为话题变得十分凝重,裴施语见状,连忙转移话题道:“鱼我已经弄好了,你想要做什么?”

    “水煮鱼片。”

    裴施语一瞬间愣了神,鱼并不好做,很容易不是太腥就是肉太老,不适合新手练习用。

    而水煮鱼片更是考验一个厨师的厨艺,想要做出来并不难,可是想要把精髓给弄出来,就非常的困难了。

    她最喜欢的就是这道菜!

    “你怎么挑了最难的,你是新手应该从最简单的开始练起。”

    “你喜欢。”封擎苍特自然道,说完也完全没有邀功的样子,好像随口一说,注意力都在清理灶台上。

    裴施语抿着嘴压制住自己的笑容,可嘴角依然不自禁的微微往上翘。

    这一顿饭依然是裴施语掌勺,封擎苍当助手的同时,还在一旁学厨艺。

    比起之前只看不说的态度,现在简直跟个十万个为什么一样,裴施语每一个动作,他都会询问这个动作的用意。

    一桌子美食终于完成,两人非常喜悦的共进晚餐,还点了蜡烛。

    虽然风格完全不搭,却别有一番情调。

    酒足饭饱,封擎苍第一句话就是:“大姨妈已经回自个家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