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封少的反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64章 封少的反击

    裴施语坐在办公室里,慢条斯理的喝着茶。

    周安安战战兢兢的走了进来,瞟了她一眼,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周安安,你磨磨蹭蹭干什么呢!你是不是不想干了,尽是想着要摸鱼!”王姐尖利高亢的声音划破办公室的宁静。

    “对,对不起,王姐。我是想要给陶姐请假,她身体有点不舒服。”

    “陶悦这女人又怎么了?成天不好好上班,动不动就这里疼那里不舒服,真把自己当做大小姐了!”王姐恼怒道,心底特看不惯那小蹄子的轻狂样。

    周安安连忙摆手解释:“不,不是的,她今天是真的不太舒服。”

    “少帮她说好话,我还不知道你和她是穿一条裤子的!今天早上还好好的没事,现在突然就病倒了,当我是三岁小孩呢!”王姐嗤声道。

    周安安下意识看了裴施语一眼,心底慌极了。

    “今天陶悦记旷工,没她这样办事的!真当这里是她家了,想干嘛干嘛!”

    “她已经跟我请过假了,作为一个领导别只会压榨手下,要知道关怀。”吴主任这个时候走了进来,听到这句话直接教训道。

    王姐撇了撇嘴,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吴主任对于王姐的态度非常不满,却又无可奈何。

    之前两人就不对付,没想到被辞了还能再回来不说,还给升了官!他就知道这个人不能轻易碰,省得让自己也沾一身污水。

    “赶紧都去干活!傻愣着干嘛,都是吃干饭的啊!”吴主任大声训斥,把在王姐身上的气撒在其他人身上。心里琢磨今天晚上必须找陶悦安慰一下受伤的心灵!他可都是因为她,才憋了一肚子的气。

    周安安连忙回到自己的位置,第一件事就是给裴施语发了一条微信,结果发现自己已经被拉黑。

    心里咯噔了一下,连忙通过公司交流软件给裴施语发信息。

    “施语姐,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为什么把我拉黑了?”

    裴施语看到却懒得搭理她,一直在查看之前那些会议记录。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太多了,她都没有多少空闲去查看。

    她越看越觉得这些东西真的太有价值了,让她很快就掌握了各个部门的职责以及做事风格等,这种细致化的信息。

    且更加明白这些年封氏是如何发展了,有什么重要项目等。

    对整个封氏有了一个概念,让她更加明确自己的职责,遇到事时的应对方式。

    因为这些都是有迹可循,可以通过前人的经验来进行整合,变成自己的。

    周安安等了半天,对方也没有回复,心底更加慌张,斟酌片刻又发了一个长信息。

    “施语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些相片是陶悦逼着我拍的,我其实只是露了个视频,没有想到她选择了最难看的发了出去。我很想跟你说,可是我好怕她啊。

    我不能丢了这一份工作,我从小没有爸爸,我的妈妈身体不好,每个月都要吃好多钱的药。封氏的福利很好,我如果失去这一份工作,就找不到更好的了。我现在已经快过了实习期,如果这个节骨眼出事,我真的赌不起。

    非常抱歉,我刚才没有跟你说实话。因为我害怕失去你,害怕你看不起我。不过我跟你发誓,我只是帮忙拍照,其他什么都没有做!请你原谅我好不好,我再也不会这样了!”

    裴施语看到这条信息,沉默了片刻,最终回复了一条:“别再招惹我。”

    周安安看到信息的瞬间,脸色发白。

    裴施语想了想,给陶悦发了一条信息,上面只有一张她狼狈的坦然在地上,屁股下面淌着诡异液体的照片。

    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混蛋!”陶悦接到信息直接就将手机给砸在墙上。

    她不会放过她的!

    陶悦咬牙切齿,她长这么大还没有吃过那么大的亏。

    她用另一台手机打通一个电话,还没开口那边就鬼哭狼嚎的:“你到底是惹了什么人啊!你不是说她只是个普通的小职工,跟深渊没关系吗!我要被你害死了!你以后别找我了,我还想好好活着呢!”

    “等等,你先别挂,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我们大本营都被一锅端了,所有账户全都被盗空,这么多年的积蓄一分都不剩下,刚才还有信息我的房子车子也都除了问题!我们这群人都被你害死了,你知不知道你惹了什么人啊!”

    “这,这怎么可能!难道不能报警吗?”

    “报警?你以为我没有想过吗!要是有用我还在这纠结啊!他们请的事顶级黑客,根本没有留下一点痕迹!”那人怒斥道,恨不得爬过去拧断这个女人的脖子。

    陶悦惊慌失措。深渊现在在国外,而且他不过是一个写书的富二代,根本没有这么大的能量。

    难道是封少?

    陶悦想起这个名字,直接扇了自己一巴掌,封少都已经死了,怎么可能是他!

    可是除了她还会有什么样的人,会有这么大的能量?

    这些人可都是最优秀的水军,根本没法查出他们在哪里。

    “我们现在不仅在网上没法混,只要我们一上网就会被查到,电脑直接被黑!那些人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一直监视着我们!只要我们一出门,就会被套麻袋!我听一个道上的兄弟说,我们已经被吓了最高追打令,现在所有流氓都想要打我们来抓钱!我已经折了几个兄弟进医院了,现在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为赏钱打我们!”

    陶悦直接瘫软在地上,这,这怎么可能。

    “我劝你也小心一点吧,妈\/的,我是倒了什么霉遇到你!”

    电话啪的挂了,陶悦脸色煞白。

    那个女人竟然会这么可怕?!为什么之前她没有反击?一直拖到现在。

    她完全忘了,上次只是小范围的小整一番,和这次利用网络舆论攻击完全不同。

    网络上的人非常容易煽动,被煽动者听令去打砸的新闻可是不曾断过。

    她颤抖的用手机打开微薄,看到里面的内容,眼前一片黑,直接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