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你男人没那么没用-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56章 你男人没那么没用

    裴施语挂了电话,觉得十分心累。

    她的脑子乱成一片,不知道是否该相信乔祁。那个男人总是在欺骗她,让她无法对他产生信任感。

    可是万一呢,这是她唯一能找到自己父母的机会。

    如果不曾提起她也许不会有什么想法,这麼多年过去她已经放弃了。可现在突然有个人告诉她,可以提供父母的信息,这让她不愿放弃这个机会。

    这大约是一种本能,人类想要追溯本源的本能。

    可是她一点都不想和那个男人接触,这让她茫然极了。

    这个时候,又有个电话拨了过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你好,请问哪位?”

    “是我。”男人低沉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瞬间让她感到了安心。

    “你用这个号码打电话没事吧?”裴施语有些担忧道。

    “不用担心。”封擎苍因为她的担忧,心底一片愉悦,又道:“你被安排去做清洁工作?”

    裴施语心底无语,为自己的冲动感到无奈。原本是想表现云淡风轻,结果反倒是让朋友们担忧。

    “小事一桩罢了,而且只是暂时的,不是吗?”她话中有话却不明说。

    “不用理会那些人,我会安排人把你调出来。”

    “不要!这样太容易暴露了。”裴施语不同意,既然做戏就要做全套。

    男人既然布下这么个大局,她不希望有一点可攻破的地方。她不能帮忙就算了,绝不能拖了后腿。

    “你男人没那么没用。”

    这一句话让裴施语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你,你胡说什么呢。”

    “难道不是?”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带着霸气,带着一种慑人的魅惑。

    裴施语红着脸没说话,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

    “你刚才跟谁打电话?”男人话锋一转,语气变得凌厉。

    裴施语顿了顿,才想起刚才接电话的时候,确实好像有电话打进来。只是她陷入震惊中,根本没空搭理。

    “是乔祁。”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久久男人才张口道:“你和他还有联系?”

    “我并没有理会他。”裴施语连忙道,“他手里有个东西,是我爸爸留下的,让我去拿。”

    “他还没有学聪明,看来之前我的手段太轻了。”封擎苍冷语气里带着丝丝冷意。

    裴施语对他的手段也知道一二,她之前只以为是商业竞争。

    她思忖片刻,开口道:“那份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不管是真是假,我想要过去看看。”

    “是什么东西?”

    “你调查过我,应该知道我并不是我爸爸的亲生女儿。”

    封擎苍瞬间了然:“那份东西和你亲生父母有关?”

    “嗯,他说是我养父临终前交给他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养父不直接给我。可是他振振有词,不像是骗我的样子。而且,就算是骗我,我也不想错过这个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

    裴施语自嘲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傻,他们已经把我抛弃,却还是想要找到他们。我想问问,为什么?”

    “人之常情,这是血脉的力量,是人就难以逃离这样的纠葛。”

    “谢谢你理解我。”裴施语笑道,心底轻松了不少。

    男人直接开口:“这件事交给我。”

    裴施语拒绝了:“不行,我了解乔祁,他非常的固执和偏激。如果用非常手段,很容易适得其反,我不能冒一点危险。”

    男人沉默,裴施语又道:“而且你现在也不方便出面,那个幕后的人既然能肆无忌惮的害人,势力肯定不小,我们不能有一丝纰漏。这样,我宁可不去拿那份信。”

    “我安排人跟着你过去。”男人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妥协了。

    裴施语毫不犹豫答应:“好。”

    挂了电话,裴施语正准备撸袖开干,周安安就过来找她。

    “施语姐,吴主任让你现在赶紧回去。”

    裴施语愣了愣:“可是这边……”

    周安安直接抓着她的手往外走:“吴主任说不用管,一个德国那边的销售商要过来洽谈合作事项,需要一个精通德语的人做翻译。”

    裴施语顿时了然,这肯定是男人的安排的,否则不会让人措手不及。

    男人刚才根本没有听进她的话,只是懒得辩驳罢了。

    “你怎么还这副打扮!真把自己当清洁员了。”吴主任看到裴施语一身清洁工的模样,顿时皱紧眉头。

    “我的衣服放在办公室里。”裴施语连忙解释。

    “赶紧去换!要是被人看到还以为我们公司故意藐视呢,竟然让一个清洁工去做接待翻译。”吴主任黑着脸道。

    陶悦坐在位置上,一手捂着鼻子,另一只手在鼻前扇着:“怎么突然这么臭?裴施语,你也真是的,穿着这身衣服也到处跑,熏死个人了。”

    裴施语嘴角抽了抽,这身衣服是全新的,她刚才在下面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叫回来,能有什么味道啊?!

    这装腔作势也是没谁了!

    “抱歉了哈,让你娇贵的鼻子受罪了。不过你轻点,鼻子有点歪了。”裴施语露出一个令人无限遐想的眼神。

    陶悦吓得连忙捂住鼻子,赶紧拿起小镜子观察,结果发现什么事都没有。

    “裴施语!你故意讹我!”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用力搓鼻子当然会有点扭曲,普通鼻子都会自动恢复的,只是弄得有些丑吧了,我也是好心提醒。”裴施语一脸无辜道。

    陶悦却不想这么轻易放过她:“你分明是嘲讽我是假鼻子!”

    “啊?你是假鼻子?做得还挺自然的。”裴施语拔高音,一脸惊诧。

    众人的目光顿时投了过来,陶悦气得直跺脚:“我是全天然的,还去做过鉴定,你少给我泼脏水!”

    “噗嗤——”裴施语笑了一声,没有理会她,找到自己的衣服直接就走了。

    “喂,你回来!你给我说清楚!我才没有整容呢,我身上每个地方都是真的!”

    这种不上不下,想找人互怼都没人配合的感觉非常不痛快。

    陶悦叫嚷道,殊不知这样反而让大家都开始关注她,盯着她脸上哪里动了刀子。

    这年头整容已经不是稀罕事,倒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可问题是陶悦以前都是以天生丽质自诩,还嘲讽那些整容的人都是一群整容怪。

    没想到今天就被这么当面打脸,成为大家的谈资。

    陶悦暗恨不已,咬牙切齿的低咒着:“裴施语,我跟你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