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死猪不怕开水烫-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54章 死猪不怕开水烫

    裴施语刚收到信息,王姐就走了进来。

    她的脸被涂抹得白白的,涂抹着炽烈红唇,整个人高傲极了。

    一走进来,就锁定了裴施语。

    “裴施语!别以为你有几个小狼狗在屁股后面追着,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上班不积极,就想混日子,要是不想干就直接走人!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王姐叉着腰,直接喷了裴施语一脸口水,好像把之前受到的气都要发泄出来了一样,说话也完全不注意。

    “王姐,您可不能得罪她,否则又像之前一样。明明是好心,还被人弄得下不来台。否则像那个谁和他闺女似的,被扔进去,可就麻烦了。”陶悦在一旁煽风点火。

    “我现在还怕她?哼!”王姐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之前差点就给着了道,可她大兄弟和他闺女却进去了。

    她暗地收东西的事业爆了出去,要不是他们进去了,她家里肯定被抢空。

    这次她能回来,一定要这个小杂碎好看!

    裴施语心底震惊极了,这样的两个人都能回来,这未免也太儿戏了吧!

    现在封氏已经,乱成了什么样子,才会闹出这样的事!

    想到男人的计划,心底又释然了。男人既然要出手,肯定要把事推到顶峰,这样才能牵出幕后的人。这些小虾小米会被放出来,也倒是没有所谓。

    不就是看跳梁小丑丢人,受点委屈也无所谓。

    “看你在这我心里就不顺,去给我买点心,我只要蝴蝶轩的草莓芝士,还有云轩阁的冰点咖啡。”王姐发号施令。

    裴施语微微皱眉,这两个地方正好在城市的两端,且距离公司都不近。

    “怎么?我连派你去做点事的资格都没有了?”王姐高傲开口。

    陶悦轻蔑开口:“之前你说我不是你的上司,派不动你,现在王姐可是副主任,你是不是还觉得她不够资格?”

    “我现在就去。”裴施语知道她故意刁难,却也没有直接忤逆。

    这个时候就静静的看她们作妖就好,正好这段时间办公室里闷得晃,出去溜达一圈也挺好。

    “快点,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否则你就不用来了!”

    裴施语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听这话,直接坐了下去。

    “既然这样,那只能请您另请他人帮忙了,我反正做不到。”

    “裴施语,你这是什么态度!”

    “两者之间的距离,就算是不堵车也要一个小时以上,更别说从公司出发。不管去不去都是办不成事,那我何必折腾。如果公司因为这些事把我给开了,我也认了。”

    裴施语一副死猪不怕滚水烫的样子,十分的无赖。从前她谨小慎微,不代表是她害怕,只不过是珍惜这份工作罢了。

    “你!”王姐气恼不已,脑门上的青筋暴起。

    “裴施语,你真行啊,竟然这么顶撞领导。”陶悦啧啧叹道,又转向王姐:“王主任,看来她对你担任副主任这个位置非常不满啊。”

    王姐并没有理会她的煽风点火,直接指着裴施语的鼻子道:“你,给我去打扫地下仓库去!弄不清楚,你就别回秘书处了!”

    “是。”裴施语这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并没有再违抗。

    陶悦噗嗤一笑,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裴施语来到仓库,这才知道王姐为什么会把她扔到这里,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使用,到处都是灰尘和蜘蛛网。

    硕大的蜘蛛就挂在头顶,还有老鼠从脚边窜过去。

    和富丽堂皇的封氏大厦,好像两个世界一样。

    这个仓库相对其他并不算很宽敞,可也有两件教室那么大,里面还堆积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想要整理起来非常的困难。

    与这里比起来,之前的资料库的工作,简直太简单。那里还带点脑力劳动,这里纯粹就是体力劳动。

    而且还要经受老鼠蜘蛛等小生物的侵扰,如果是胆小的女生,恐怕早就被吓死。

    可裴施语在监狱里待过,这些小东西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

    裴施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装扮,根本不适合在这里做这样的事,而且手边什么工具都没有。

    她只能又回到楼上,去寻找打扫的工具,还跟王姐申请了一套干净的保洁员专门的制服。

    王姐非常爽快的答应了,裴施语知道她不是好说话,其实就是想看她沦落到当清洁工的样子。

    裴施语不但没有觉得有什么,甚至还非常满足她们奚落**的在朋友圈里晒图——她身穿着保洁员的衣服鞋子帽子,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在镜头面前比了个‘v’。

    结果没发出多久,就受到了各方的慰问。

    唐夜:“小雨滴,你是不是被人整了!告诉哥到底是谁,老子现在就叫人去砍他!”

    叶沛灵:“你丫的竟然乖乖让人欺负,怼回去!别怂!你要是被开了,姐养你!”

    卫小萌:“小语,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这么厉害,别委屈了自己。虽然你这个样子还是遮掩不住你的美貌。”

    裴施语哭笑不得,同时心底暖洋洋的。

    在外地做宣传的余问渊也打了个电话过来:“我说过我的大门永远难为你敞开,封少消失,那边肯定混乱不堪,不再是一个适合发展的地方。倒闭不过是早晚的事,你还是过来吧。”

    “他会回来的。”裴施语笃定道。

    电话那头静了几秒,才有声音传过来:“如果,我说如果,他真的不再了,你也还要守着他吗?你就喜欢他到这个地步?!连一点机会都不肯给我?”

    “余大哥,对不起……”裴施语除了这句话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余问渊轻轻叹了一口气:“你要是想通了,不挂你什么时候,我都会去迎接你。”

    “余大哥,你不用这样。”

    “你别想太多,我是说工作,你的能力值得我等待。”

    裴施语沉默了一会,才张口道:“好。”

    和余问渊挂了电话,裴施语的心底有些沉重。

    自从余问渊告白,他们之间就难以像之前一样亲近,除了外界因素,也有裴施语担心让他产生错觉的原因。

    再加上余问渊现在很忙,开始到处为新书奔波,也就更没时间相处。

    虽然他们在网上也经常交流,可那种感觉还是很不同的。

    她才刚打算放下手机,开始准备工作,有个熟悉的电话号码拨了过来,她只看了一眼就当做没看见。

    铃声一直在响着,断了之后来了一条短信。

    乔祁:“我现在就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