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他回来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51章 他回来了

    云影翻开,露出一轮明月。

    被拉长的两道影子在缓慢移动着,步履沉重。

    “今天……谢谢你能过来,老夫人很开心。”红姨停下脚步,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孩。

    还是如同以前一样,恬静淡然。

    裴施语笑了笑:“老夫人以前很照顾我,应该的。”

    “当初是我误会你了。”红姨缓缓开口。

    裴施语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让红姨对她刮目相看,之前她设计她的事,虽然被抓包对她不再像之前刻薄,却没有真心实意低头道歉,只是保持两不相干的态度。

    直到今天,她才得到了她的认可。

    虽然她并不太在意,但是被人承认还是值得开心的。

    她依然只是笑笑,并未多说什么。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这段时间可以多过来陪陪老夫人。等待的日子最难熬,她的身子骨本来就不太好,我很担心她会熬不过去。她喜欢你做的东西,这几天我第一次看到她这么有胃口最。从前是我不对,老夫人却一直护着你,希望你能体谅,拜托了!”

    红姨朝着她鞠了一躬恳求道,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完全没有从前的专横。

    裴施语连忙将她扶起:“红姨,你不用这样。你们不嫌我烦,我只要没别的事,天天都会过来的。”

    “谢谢你。”红姨心底感激极了,为以前自己的偏见所懊恼。

    “跟我不用这么客气,我一直把宁老夫人当做奶奶一样。”裴施语诚恳道,之前惶恐的心有了些许缓解。

    她发现她没有时间悲秋伤春,她还有很多事要做,不能让男人回来的时候,看到这里一团糟。

    坐在车上,裴施语想起之前男人接送她的情形。当时男人总是冷着一张脸,让她总觉得无所适从。

    现在回想,自己当初还真是傻,男人表现得那么明显,她却总是看不清。

    裴施语下了车才发现,不知何时,她已经泪流满面。

    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家,她刚打开门就被一道影子压在门板上,动弹不得。

    “谁?!救命!”裴施语拼命挣扎着,整个人害怕极了。

    偏偏压在她身上的人力气非常大,让她根本没法动弹。她想要抬腿提向来人,还没抬腿就被压制住。

    “放开我!混蛋!放开我!”

    黑暗中能感受到男人的高大,浓重的雄性气息让她心底更加恐惧。那个人将脑袋凑过来,让她能清洗感受到他滚烫的气息。

    “连我都认不出来了,嗯?”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在耳边响起,话语里充满了威胁,淡淡的语气能渗透人的灵魂。

    拼命想要挣扎的裴施语整个人都僵住了,这,这是……

    “你……”裴施语颤抖着,想要张口说些什么,却发现嗓子眼好像被堵住一样失了声。

    “我回来了,想我了吗?”

    男人松开禁锢她的手,她颤抖着在黑暗中抚摸男人的五官。

    眼睛、鼻子、嘴……

    是她熟悉的那个人!他真的没有死!

    “你没事!你真的没事!我就知道你肯定好好的!”裴施语猛的抱住他,喜极而泣,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傻丫头,我都还没有抱过你,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死去。”男人低低笑道。

    裴施语这时候已经顾不上埋怨对方,这个时候还开这样的玩笑,心里完全被喜悦给占领。

    这些日子的彷徨无措、痛苦纠结,瞬间消失无踪,紧紧的抱着对方,感受他的体温和心跳。

    不,这样还不够。

    裴施语捧着男人的脸,猛的吻了下去。

    唇齿交缠,深而用力,好像要探到对方的灵魂,这样才能清楚的感受到对方还活着。

    有一瞬间错愕的封擎苍很快占据主动权,带领裴施语走进绚丽世界。

    房间的温度急剧往上升,两人全身发热,热情好像要将两人烧尽。仿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务必耗尽所有,才不枉此生。

    不知时间过去多久,直至喘不上气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你还活着,真好。”裴施语闭上眼,心底感到了踏实。

    两人粗喘着气,在黑暗中尤为明显。

    封擎苍直接将她抱了起来,走向房间里,用更深入的交流让她感知自己的存在。

    裴施语被放到床上,高大的身体压了上来,深吻探索,可就在男人想要更近一步时,她突然醒过神来,把他的手给握住。

    “不行!”

    封擎苍恶狠狠的啃噬她的后颈,好像恨不得将她吞噬入腹一般。心底虽然恼怒极了,却停止了动作,压抑着喘息着。

    “为什么,你到现在还没有做好准备吗?”男人的话语里充满了失望,不仅仅是欲求不满,更是不被信任的挫败。

    “不是……我,我大姨妈还没走呢。”裴施语把自己的头埋在男人的结实的胸膛,脸烧得厉害。

    封擎苍的身体僵了僵,压着她又狠狠啃了她的唇,直到红肿才放开。

    “你是天生过来克我的!”他压抑着内心的**,从她的身上翻下来,尽量让自己的炽热逐渐平息。

    “抱歉,要不,我帮你那什么。”裴施语听到男人压抑的喘息声,心里内疚极了,大着胆子道。

    封擎苍缓了缓,将裴施语抱入怀中:“不用,让我抱抱,你别乱动就好。”

    两个人身体贴在一起,能清晰的听到彼此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在寂静的房间里,让人感到安心和恬静。

    “这么说你没有怀孕?”男人微凉的嗓音在她耳边清风般掠过,明明很轻,却充满了力量。

    裴施语才想起这茬,窘迫道:“这是个大乌龙,我也不知道怎么会闹出这么大的笑话。”

    “也许是上天注定。”男人声音有些低沉,话中有话。

    “为什么这么说?对了,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你明明没事为什么不打个电话报平安,你不知道我们都快担心死了。老夫人直接老了好几岁!”

    裴施语越说越生气,直接伸手开了床头灯,怒气冲冲的质问。

    可电灯一打开,裴施语顿时被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