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有人使坏也有人坚守-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50章 有人使坏也有人坚守

    “你小子是不是傻!这么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竟然就这么放弃了!”封云气得吹胡子瞪眼,恨不得把眼前这个他最宠爱最听话的小儿子给撕碎。

    封云朝着封擎宇发火还不够,又喷向自己的妻子:“你看看你教的好儿子!平时不吭不响,突然就给人这么大个响雷!”

    “爸,这不关妈的事,都是我的错。”封擎宇连忙道。

    江曼柔也恼怒极了,日想夜想的东西终于就摆在眼前,结果就这么被自己宝贝儿子推走,现在胸口还闷得不行。

    原本听到那个兔崽子很可能死了的消息,她心底的那点喜悦,现在都被耗得剩下不了多少。

    “小宇,不是妈说你,你这是闹什么你!你是不是因为那些传言,所以为了证明自己清白,所以才会这么做?”

    封潇潇直接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她要不是女孩,董事会的人肯定不会让她接受公司,她早就上去抢了。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哥,你是不是傻,你以为这样就能澄清谣言吗?!你真是太傻太天真了,大家只会觉得你是做贼心虚,所以才不敢接任。”

    “你妹妹说得对,你这样退一步,不会有人觉得你兄友弟恭,只会觉得你心里有鬼。况且你大哥已经不在了,这是我们封家的产业,你不继承谁来继承啊?”

    “妈!大哥肯定还活着……”

    “哥,你是不是傻啊!上天好不容易给咱们这么好的机会,你不知道珍惜,是会遭天谴的。”封潇潇终于忍不住开口骂道,说话完全没有平时的乖巧。

    若是平时,大家肯定微微皱一皱眉,尤其是封云。

    在他眼里封潇潇是非常乖巧的孩子,不会说出这种刻薄的话。可这个时候都在气恼之中,只会觉得这样的话非常正确。

    “你看看你,还不如你妹妹清醒!”封云恨铁不成钢。

    “小宇,妈知道你是个厚道孩子。谁都不希望你哥哥出事,可是他现在杳无音讯,你爸爸又不能掌管公司,你就是咱们家唯一一根独苗!

    这时候你不撑起场子,让你哥哥好不容易撑起的摊子被糟践了,他才会更不开心!这个时候你可不能任性。”江曼柔放缓语气,苦口婆心劝道。

    封潇潇也附和道:“这种时候你就该昂首挺胸去担任总裁,只有把权力牢牢的握在手里,才能压倒一切牛鬼蛇神。”

    “爸、妈,如果仅仅是在哥哥没回来之前,把公司扛起来我义不容辞。可问题是根本不是单纯总裁位置之争,想要瓜分哥哥名下的财产和股份才是真。哥现在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就开始瓜分他手里的东西,这未免也太凉薄了吧。”

    封擎宇心里难受极了,以最大的抑制力克制自己不要说出太难听的话。

    就这么两天,他终于明白大哥对这个家如此冷漠。

    因为他很清楚,这个家没有谁是真正的关心他,甚至恨不得他快点死。

    他不愿意以最大的恶意揣摩家人,可是当他们得知大哥很有可能遇难的时候,没有悲伤没有哀痛,竟然是毫不遮掩的窃喜。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恶心,连带对那个位置都十分的厌憎。

    他很想逃离一切,希望这个可怕的深渊被吞噬。这样大家就不会去争去抢,不会露出令人作呕的神态。

    “我们这也是未雨绸缪,他又没结婚没有继承人,当然要事先安排妥当。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榆木疙瘩,这点道理都不懂!”封云恨恨,要不是老爷子遗言,他也不会只能做个挂名董事长。

    偏偏自己看重的儿子还这么不争气,之前竟然还隐瞒他们不去学管理而是学了什么信息还是啥狗屁的。

    现在这么大好机会,竟然亲手拱手让人,差点让他当场中风,真是一个个都不让他省心!

    封擎宇沉默,并未说话。

    江曼柔很是头疼,只能道:“那你总不能丢着公司不管,群龙无首会大乱啊。这是你爷爷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江山,凝聚几代人的心血!”

    “大哥临走之前已经把工作安排好,我会帮忙处理一些要务。等尸体能运过来,做了dna测试证明,确定大哥是其中之一,到时候再说也不迟。”封擎宇缓缓开口,语气十分坚定。

    这个结果虽然依然不满,可封云一行人也不再说些什么,谁让他们的所有希望都在他身上。压迫太大,容易物极必反。

    ————

    裴施语下班之后,去了一趟宁家。

    “老夫人……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裴施语看到宁老夫人,直接红了眼眶。

    她现在偶尔还会过来照顾一下那朵天价兰花,半个月前就过来探望过老夫人,当时老夫人还跟之前一样,精气神十足,看起来非常的年轻。

    可才几天没见,就如同风中残烛,随时好像要熄灭。

    “没事,年纪大了一有个小毛病,人就老了好几岁。”宁老夫人淡淡笑道,笑容里饱含着忧伤,整个人好像被抽走了力气。

    裴施语望向一旁的红姨,红姨朝着她点了点头,老夫人也得知了消息。

    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之前老夫人送走了自己的女儿,如果唯一的外孙出了什么事,裴施语简直不知道宁老夫人会变成什么样子。

    再豁达的老太太,也无法忍受这种痛楚。

    “您要好好照顾自己,否则等封少回来看到你这个样子,又该着急心疼了。”裴施语蹲在她的身边,语气温和像哄小孩一样。

    “老夫人这两天睡不好,吃的也少,老毛病又犯了。”红姨愁道,心里担心对裴施语态度也好了不少。

    这个时候还能记得来看老夫人,也算良心。

    宁老夫人轻轻叹了一口气,虽然岁数大了,见惯了生离死别,可是依然会难以忍受。

    裴施语摇头道:“老夫人,这样可不行。要是您不嫌弃,今天晚上就由我来掌勺吧。”

    “好,好,好孩子!”宁老夫人轻轻拍打裴施语的手背,原本冰冷的心有了些暖意。

    裴施语精心制作了适合体虚老人的饭菜,里面还加入了红珠水。在男人回来之前,她会照顾好他最看重的人。

    待他归来时,才不会留有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