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她的心太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5章 她的心太狠

    一出门,谢苒就怒瞪了周明珠一眼。

    “你是不是存心的啊,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吗!你自己想不开,别拖我下水啊。”

    她刚才明明跟宁老夫人聊得好好的,再过一会兴许能顺势留下来吃晚饭。她听说昨天她们走了没多久,封少就回来了。

    今天封少虽不可能再出现,可她只要把握住机会留下来一次,后面两次三次也就顺理成章,总有一天能等到封少本尊,还先得不那么刻意。

    现在,一切都搞砸了,完全是无妄之灾。

    周明珠心里也不好受,可依然十分不服气。

    “这怎么能怪我呢,都是那个女人太阴险了,故意来得晚激怒我。现在她一个人留在那,我们都被赶出来了。”

    谢苒眼眸暗沉:“你既然知道她什么样,就更该小心。我提醒了你多少次,你还不停的要说。宁老夫人最是讨厌女孩子嚼舌根,你还非往上凑。”

    “我,我以后注意一点就是了。”

    谢苒苦口婆心的劝道:“你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以后就绕道走,别傻乎乎的对上。”

    “我什么时候斗不过那个女人了!她是什么东西,我会输给他?你就看着吧我绝对让她留不过明天!”

    “你怎么越劝越说不通了,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好,别惹事。”谢苒满脸担忧。

    周明珠冷哼:“我说你太善良了你还不承认,这种女人留下来就是个祸害,今天不就证明了?”

    “可是……”

    “你别管了,我有办法让她乖乖滚蛋,你等着看好戏就行。”说完直接坐车离开了。

    车子消失不见,谢苒脸上的担忧也全都消失不见,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其他人都被遣走,裴施语继续留下来完成自己的工作。

    现在,她的翻译工作有了新进展,对这边的得失心变得更弱了。她现在只管好好完成手头上的每一件事就行,至于什么样的结果不是她能控制的,也不去强求什么。

    想要处理蜈蚣,需要一些工具,她对这里不熟就去找了红姨。

    “红姨,请问这里有薄竹片吗?”

    红姨目光不太友善:“干嘛?”

    她抬起手,指着蜈蚣解释:“我想要把它泡起来,需要借助竹片先把它晒干。”

    红姨看了她一眼:“这个对风湿真的有用?”

    “古医书《本经》里有记载,蜈蚣有治肝风惊搐,急慢惊风,风湿顽痹和伏风头痛等疗效。”

    红姨没再说话,转身离开了,再出现的时候递给她薄薄的竹片。

    “这个可以吗?”

    “正好合适!谢谢你红姨。”

    红姨依然表情淡淡,在她旁边盯着,想要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她走进厨房,找到一个有盖子的玻璃大碗,把蜈蚣放进去,将沸水倒入。

    确定蜈蚣被烫死,她用薄竹片头尖的那段,插入头尾两端,将其绷直放到院子里晾晒。

    动作熟练迅速,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就完成了整套步骤。

    “晒干之后就可以用烈酒泡着,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使用。相关的药材我明天会带过来,到时候一起扔进去就行。”

    “这个药方是一个老中医给的,治疗风湿效果非常好。只需要每天喝一小杯,疼痛的时候用药棉沾一点抹擦,直至发热就能缓解。”

    红姨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想不明白就不去想,只道:“如果您没什么别的事,我先忙去了。”

    看对方并不反对,走到花园里继续干活。

    忙完以后,裴施语也没磨蹭,跟宁老夫人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宁老夫人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又看了一眼花园里晾晒的蜈蚣,顿时笑了起来。

    “这个女孩儿还真有意思,就没有她不会的,没有她不敢的。”

    “老夫人,您很喜欢她?”

    宁老夫人笑了笑,其意不言而喻。

    红姨不赞同道:“我觉得这个女孩太有心机,才刚来就招惹是非,跟人起了矛盾,不是个善茬。”

    “我看着还挺好,温温柔柔的很能干,又有脾气不会让人欺负。”

    “老夫人,这是您向善,看谁都是好人。”红姨没有想到老夫人对裴施语的评价那么高,心里更加担忧了。

    “现在的女孩很会装,像这种看着越温柔的,往往越是厉害。苍少爷已经很辛苦了,身边应该配一个单纯的姑娘。”

    “再说了,一个女孩子竟然连那么大的蜈蚣都不怕。用开水烫的时候,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心太狠了。”

    宁老夫人想到什么,轻叹一口气:“如果馨儿不那么单纯心软,嫁到封家也不会吃那么大的亏。”

    “那是因为那个姓封的不好,我们少爷不是那样的人。”提到封家,红姨面色更加暗沉。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说好说坏都没用,重要的是小苍的心意。”

    红姨想到自家小少爷对女人毫无兴趣,心里也十分犯愁。

    “这些女孩还要不要留着?吵吵嚷嚷的,别打扰了您的清静。”

    “不急,我再看看。”

    红姨闭上嘴没再说话,她心里已经把这些女孩全都淘汰,却不敢真的给老夫人替做决定。

    当晚,封擎苍又来到宁家老宅。

    连续三晚都在这边留宿,是封擎苍接手封氏以来,从不曾有过的。

    宁老夫人再迟钝,也发觉不对劲。

    封擎苍依然什么都不说,只道:“我明天要出差几天。”

    以前出差也没有这样频繁的过来,宁老夫人试图从他的表情里发现什么,可最终失败了。

    “外婆,你别多想。”

    宁老夫人听到这话,也就放开心怀。经历了这么多事,不会因为这点事就一惊一乍。孩子长大了,总有自己的心事不想说出来。

    “你自个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别工作一忙就忘了吃东西。”

    “嗯。”封擎苍顿了顿:“花园有蜈蚣?”

    蜈蚣就晾晒在花园,走进来只要稍微注意就能看到。

    “是今天一个女孩发现的,还说给我泡药酒。”宁老夫人想到今天裴施语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女孩还真是与众不同,一点都不害怕这些东西,我看到都吓了一跳,她竟然放在手腕上。”

    他转了转手上的腕表:“她不怕?”

    宁老夫人微怔,她不过随口找点事聊聊,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外孙会感兴趣,心底升起了希望。

    “她一点都不怕,那蜈蚣还是她杀死处理的。”

    “我明天让人过来驱虫,太危险。”

    “这些小事你不用操心,我已经让老王请人了。那个女孩很能干,厨艺精湛、又懂园艺,听说还是个翻译……”

    封擎苍手指微拢,站了起来:“外婆,我先上去休息。”

    说着,径直上楼了。

    “苍少爷好像不大高兴?”红姨不解道。

    看着长大的孩子,情绪有微弱的波动都能敏锐察觉到。

    宁夫人微微皱眉,前面都说得好好的,甚至难得开口询问,还以为他对那女孩感兴趣。

    怎么突然情绪就不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