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他的命格特别的好-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48章 他的命格特别的好

    眼前一片黑暗,看不清自己身处何方。

    裴施语茫然地想了一会儿,我这是在哪儿?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心在砰砰砰慌乱的跳着,整个人非常的不安。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亮点。她下意识地就向那个亮点跑过去,她要离开这里!

    跌跌撞撞了很久,终于跑到了有光亮的地方。

    一个熟悉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那个地方,背对着光朝着她缓缓走来。

    “我就知道你没事!”裴施语兴奋极了,连忙往那个亮点冲。

    她就说嘛,他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有事!

    可是不知道为何,她追得越快,男人却离她越远。

    “你等等我!”裴施语焦急不已,可是腿脚就是不听使唤,怎么也无法快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男人离自己很远,怎么也无法触摸到。

    没跑几步狠狠的摔在满是尖利砂石的地上,她努力爬起继续追,一路跌跌撞撞。

    他终于停了下来,在光亮中微微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眼底透着不舍。

    “甜甜,我该走了。”

    “不可以!你说过永远都不离开我的,你已经把我丢下过一次,难道还要第二次吗!”

    裴施语大声吼着,想要阻止男人的离开,可是却怎么也无法靠近。

    为什么她会这么说?为什么是第二次?裴施语陷入了迷茫,脑子乱糟糟一片,闪过无数个零碎的画面。

    “对不起,我失约了,再见了……”男人的眼底透着无尽的悲伤,她的努力,她一路上受的伤他都好像没有看到。

    男人一转身,裴施语的瞳孔顿时一缩。

    血,好多血,他的身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血?!

    “不要走!”

    她心底惶恐极了,想要奔向他,可是怎么也迈不动双腿,还狠狠的摔到了地上,刺痛传来让她不由倒吸一口气。

    这个时候她什么都顾不上了,爬着也往前走,可怎么也追不上男人。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渐渐的消失在光亮中……

    “回来!快回来——”

    裴施语不停的高声叫嚷着,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哪怕声音变得沙哑也不停歇,整个人沉浸在浓浓的绝望之中。

    “小语,小语,你怎么了?快醒醒……”

    裴施语猛的睁眼,就看到卫小萌和叶沛灵焦急的望着她,看到她醒来,全都惊喜不已。

    “我这是在哪啊?”裴施语一脸迷茫,整个人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和卫小萌一起去吃饭,然后说到了租房子,说到了乖乖,然后……

    裴施语瞪大眼,连忙抓住离她最近的卫小萌,情绪十分激动:“他怎么样了!封擎苍怎么样了?!”

    叶沛灵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心底一疼。

    “你先别急,把小萌都给扯疼了。”

    “对不起。”裴施语连忙松手,焦急道:“你们有他的消息了吗?”

    卫小萌和叶沛灵对视一眼,然后都摇了摇头。

    裴施语眼中的火苗越来越弱,直至熄灭,整个人仿佛跌入冰窟窿一样,明明盖着被子还在瑟瑟发抖。

    “你先别急,现在那边还没有消息,说明也就没确定是否出事,也就还有希望。”卫小萌看她这个样子,心里酸涩极了。

    所谓旁观者清,她和灵灵早就看出裴施语对封擎苍感情不一般,只是她自己不愿意承认,怕她难堪所以才不去逼问她。

    眼看着两个人的感情渐渐升温,谁知道出了这么一趟事。

    偏偏,什么都打探不出来,让人心里没着没落的。

    “是啊,小萌说得对。封氏的安保一直做得不错,而且知道那边现在乱得很,他们肯定会加强防备,封少不会那么容易出事。”叶沛灵附和道。

    “我听我哥哥说这次也是意外,那些人其实只是想要威吓要挟新政府,给它们施加压力。所以故意拿外企开刀,但是并不是想真正伤人,否则会引起国际纠纷。可不知道哪个环节出错,就给炸错地方了,也是够衰的……”

    叶沛灵推了她一把,卫小萌这才反应过来她不小心给扯远了。

    裴施语现在脑子里一团乱,脑子里一直呈现梦里男人血淋淋的背影。

    “我,我在梦里看到他了,他全身都是血,跟我说再见。”裴施语说着眼泪一颗一颗掉了下来。

    “梦和现实都是相反的!这说明他肯定没事。我帮封少算过命,他的命格特别的好,而且至少能活到九十多岁。除了年少坎坷,十八岁以后大富大贵儿孙满堂,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卫小萌信誓旦旦道。

    裴施语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真的吗?”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卫小萌认真点头,“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就重新算给你看!”

    看到她斩钉截铁的样子,让人信服,裴施语稍稍被安慰到。

    “那十具尸体已经送回国了吗?”

    卫小萌摇了摇头:“还没有,尸体本来就不太好运,现在又是非常时期,很多活人想要出国都没位置,至少还得等一阵子。”

    “你赶紧打起精神好起来,你就在封氏工作,没有比那里更容易打探消息了。”叶沛灵道。

    裴施语这才反应过来,她明明跟卫小萌在餐厅,怎么突然跑到医院里来了。

    “我怎么了?”

    “医生说你最近精神压力大,又正在生理期,加上受到刺激,所以就晕厥过去了。”叶沛灵说道这个就来气,“你怎么也不好好照顾自己!而且有隐疾怎么也不说,你不知道刚才差点把我们给吓死了!”

    “隐疾?”裴施语不解。

    “医生说你以前后脑勺受到过创伤,里面一直有淤血堆积着,因为面积不大所以平时并没有什么大碍。这次也算你命好,被这么一刺激最后那点淤血也被清干净了。”叶沛灵说到这个牙齿就痒痒,要不是担心把裴施语戳坏,直接就上手了。

    “小语,你也忒不仗义了,这么大的事都不跟我们说。医生说这是十分危险的,还好没出岔子。”

    叶沛灵和卫小萌都心有余悸,尤其是卫小萌,一想着如果当时裴施语倒下再不醒来,这辈子都没法过这个坎啊。

    “对不起,这是很早的事了,当时看医生明明说没事了的,我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还会发作。”

    “总之以后小心,这次也算因祸得福,让脑子里的淤血彻底散了。”

    叶沛灵和卫小萌原本就没有责备她的意思,只是心有余悸罢了,也就没继续这个话题。

    裴施语被两个好友压在医院一天,观察没事这才让他出院。休息了一天,裴施语就积极去公司上班,希望能探听到相关消息。

    可是没有想到,还没法确定封擎苍是否还活着,就已经有人开始想要谋权篡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