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我会负责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43章 我会负责的

    裴施语原本还沉浸在乌龙带来的尴尬中,听到封擎苍这句话,直接跟雷击似的,一动不动。

    封擎苍见那边没有动静,以为她难以启齿,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脸色暗如乌云,整个人都散发着骇人气息。

    秘书先生敲门进入,正好就看到这么个场景,顿时被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心中暗道不好,这恐怕是出了大事了,**oss身上的戾气简直能把人给绞碎。

    “我……”裴施语眼见这乌龙越来越大,艰难的想要解释,封擎苍突然开口打断。

    “我会负责的。”男人认真道,没有一丝勉强。

    裴施语怔住了,心底微微波动,脱口而出:“这和你又没有关系。”

    “无论是不是我的,我都会负责。”男人再次肯定,似乎怕吓到她,声音比刚才温和了许多。

    裴施语像木雕泥塑一样呆在原地,完全没有想到男人会说出这样的话。

    明明知道‘孩子’并不是自己的,也能坦然的接受下来,这是怎样的情谊。

    之前她对男人的猜想,简直侮辱了他。

    “别担心,我很快会回去,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有我在呢。”封擎苍轻声哄着,因为不习惯这样的态度,整个人表现得有些僵硬。

    “对不起,我又没能保护好你。”

    男人语气里满满是自责,他完全没有想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让她受到如此大的伤害,他却完全不知。

    如此无能,让他难以忍受。若不是怕吓到她,绝对无法如此冷静。他一定会把欺辱他的人,一块一块的切下来!

    裴施语脑子嗡嗡嗡作响,眼泪依然不停的往下掉,心底触动不已。

    “对不起……”

    “这不是你的错,不要把过错都放在自己身上。”男人声音低低的,生怕自己大声一点,会把对方揉碎了一样。

    “不是,我,我可能可能弄错了……”裴施语艰难的把话说了出来,心底懊恼极了,没确定的事,她说个啥啊!

    这下,可就尴尬了。

    “什么意思?”封擎苍低沉略微沙哑的嗓音,虽轻柔,却带着危险的意味。

    裴施语硬着头皮开口:“如果,如果那天我们没什么事的话,我应该是搞错了。”

    “搞错?”封擎苍还是不太明白。

    “我应该,应该可能也许没怀孕……”裴施语说完这话,简直想要从地缝钻走,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在男人的面前。

    “所以,你没有被强迫?”男人沉默了片刻,久久才开口,平静的语气猜不出对方的心思。

    “没有。”

    “也没有跟其他男人……”

    “当然没有!”裴施语有些怒道,可开完口不免心虚。

    怪不得男人会误会,明明是她自己说怀孕了。又不是无性繁殖,会误会她有其他人,也是理所当然。

    封擎苍轻轻叹了一口气,语气里饱含着无奈:“下次仔细点,别又闹出这么大的乌龙,平白把自己给吓到。”

    闹出这么大的乌龙,男人没有责备,甚至连一句重话都没有。

    “你不怪我?”裴施语喃喃道。

    “你心底的恐慌无措,就是对你的马虎最大的惩罚。”男人淡淡开口。

    裴施语郁闷不已,这句话还真是太对了。

    刚才她心底的恐慌,简直难以描述,比在牢里被欺负还觉得担忧。

    尤其刚才误解男人的时候,那种心疼如同刀绞一般。

    “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误以为自己怀孕?”封擎苍让她冷静了一会,又开口询问道。

    裴施语虽然很不好意思,却也将事情一一告知。

    “我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巧。”

    封擎苍沉默了一会:“你看清楚了,上面真的是两条线?”

    “嗯,否则我也不会以为自己怀孕了,虽然很浅……”裴施语声音越来越小,整个人难为情极了,还能正常发声都已经是奇迹。

    如果不是为了解释,现在她很想立刻挂了电话。

    “等我回去,我带你去医院检查。”

    “不用了吧,我又不会无性繁殖……”裴施语窘迫极了,她突然想起什么,顿时瞪大眼:“我听人说去泳池不小心沾到那什么,也会怀孕!我不会是因为这个怀孕了吧?!”

    “……”

    封擎苍差点没把手上的万宝龙限量版钢笔给折断,用尽平生最大的抑制力才忍住没笑,方才头顶上的乌云全都消失不见。

    在一旁等待封擎苍签署文件的秘书先生,心里诧异极了,刚才还恨不得把整个世界都毁灭的**oss,怎么现在突然就阳光明媚了?

    “你最近去了游泳池了吗?”

    呃……好像没有。

    “我泡了温泉!”裴施语突然想了起来,之前她去过温泉山庄。

    封擎苍终于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

    裴施语刷的一下脸红了,她知道自己又闹了大乌龙。

    精子要是有这么厉害,这个世界的人口至少得翻几番,她的生物课是幼儿园老师教的吗!

    “你,你别笑了。我,我哪知道假孕这种小概率的事也会发生在我的身上。”裴施语郁闷极了,为什么自己总是喜欢在男人面前犯蠢!

    “小傻瓜。”低沉浑厚的嗓音里带着宠溺和纵容,好像羽毛一样轻轻的拂过裴施语的耳朵,麻麻的有点痒。

    “能不能别叫我小傻瓜。”裴施语听到这三个字,不知为何觉得好像有团东西堵在胸口似的,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封擎苍顿了顿,将文件递给秘书先生,朝着他使了个眼色。秘书先生会意,低着头直接离开了。

    “那叫什么?瓜瓜?”门关上的那一刻,封擎苍轻轻开口。

    裴施语脑子里瞬间闪过些什么,嘴好像不受自己脑子控制一样,开口说道:“这个名字比之前的更难听。”

    “那叫你甜甜?”

    裴施语整个人晃了晃,颤抖着开口:“为什么叫甜甜?”

    “因为瓜很甜。”

    裴施语的后脑勺隐隐作痛,好像在提醒她什么。这段对话是那么的熟悉,眼前好像闪过类似的情景一样。

    封擎苍见话筒那边久久没有回音,心底暗暗叹了一口气,望着窗外云卷云舒。

    “甜甜,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用担心,我会在你的身边。”

    裴施语心中一动,久久才开口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