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在家洗干净等我-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39章 在家洗干净等我

    裴施语听到男人的反问,心里顿时漏了一拍。

    不会是因为她吧?这么点小事,用不着男人又给赶回来吧?!

    “封总。”周安安恭恭敬敬的打着招呼,心里激动极了,完全没有想到会这么近距离遇到封擎苍。

    封擎苍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微微颔首。

    周安安的脸顿时红了起来,眼睛闪闪发光。封总竟然注意到她了!

    裴施语撇撇嘴,这个男人永远这么受欢迎,不管外面把他传成什么样,都无法抵挡住男人的魅力。

    “走吧。”封擎苍望向裴施语。

    她怔了怔:“啊?去哪里?”

    “吃饭。”

    “你不用去京城啦?”裴施语诧异不已,之前毫无准备的离开,现在说回来就回来,还一点不着急,这转得也太快了吧。

    “吃个饭的时间还是有的。”封擎苍面无表情道,在外头的时候,他总是一副面瘫样,完全没有两人单独相处时那么生动。

    “我还要去打卡和拿包……”

    封擎苍给秘书先生使了个眼神,秘书先生点了点头:“我去善后。”

    说完秘书先生就离开了。

    “可是……”

    封擎苍看了看表:“我时间不多。”

    裴施语下意识望向周安安,她总不能把她给撇下吧?可是男人明显不是那种喜欢和不熟悉的人在一起的。他刚才能颔首回应,都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周安安一脸懵懂的朝着她笑了笑,她更加张不开嘴说些什么。

    “把她送回家。”封擎苍开口道。

    周安安回过神,才知道说的是自己。

    “不用不用,我自己就能回去!”周安安连忙摆手,巴掌大的小脸染上了晕红。

    “施语姐,我先回去了。拜拜!”

    说着连忙跑了,还没等裴施语说话,就消失不见。

    “得,之前的铺垫又白做了。”裴施语郁闷道,大家才刚以为她和男人没什么关系,现在又回到了原点。

    “身正不怕影子斜,能力是碾压一切流言的最好方式。那些质疑的人,不过是自欺欺人,用这种拙劣的方式在安慰自己。你太过于在意别人的评价,只会让自己进入一个怪圈。人脉的搭建,也是能力的一种。只要这种搭建方式不是违背原则,就没有什么可质疑的。”

    一向寡言的男人,很难得长篇大论的讲道理,可一旦开口就让人非常信服。

    裴施语沉吟片刻,品味这其中道理,羞赧开口:“是我想岔了。”

    两人来到一个空中餐厅,这里是全市最高的楼,所以在这上面能够一览整个a市。

    华灯初上,一派绚丽。

    “你这么突然跑回来,真的没关系吗?”裴施语还是有些担忧道。

    “吃饭的时候,不要谈公事。”

    裴施语笑了起来:“这句话从工作狂的嘴里说出来,怎么这么没有说服力呢。”

    封擎苍不置可否,优雅的抿了一口葡萄酒。

    “我能跟你一起去吗?”

    “不能。”男人直接拒绝。

    裴施语顿时不再吭声,也谈不上失望,只是以为自己目前还不够格。

    毕竟她现在只是个小秘书,做些端茶倒水的事,这种跟在老总身边到处跑的活儿,还轮不到她。

    “我一会直接去x国。”封擎苍慢条斯理的切着牛排,动作十分优雅。

    裴施语眼睛瞪圆,声音骤然拔高:“怎么这么突然!不是说还要去京城的吗!”

    “师炎已经过去了。”

    “是因为我吗?”裴施语终于鼓起勇气问出口。

    男人突然改了行程,是因为知道她遇到事,所以赶回来处理,结果就打乱了计划的结果吗?

    封擎苍的手顿了顿:“不要想太多。”

    “你不能就这么过去!好歹缓几天做好准备,这也太危险了,我已经看了新闻,那里现在特别的乱!”裴施语听到这句话,哪里还不明白的,心底百感交集。

    她放下手里的刀叉,听到这个消息根本无心吃饭。

    封擎苍用叉子叉了一块肉,塞进她的嘴里:“吃饭。”

    裴施语无奈只能咬进嘴里,吞下去才开口道:“我现在哪里能吃得下啊!”

    她的心底乱极了,可又毫无办法。

    男人嘴角微微往上翘,也将手里的刀叉放下,轻轻擦拭自己的嘴。

    “你这么担心我?”

    “这不是废话吗?!”裴施语瞪了他一眼。

    男人轻轻笑了起来,声音低低的,心都跟着微微发震。

    “有什么好笑的!”裴施语不悦道,正说正事呢!

    “放心,我没事的,我的心愿未了,没那么容易出事。”

    裴施语刚开始还没反应,还认真的想了一下什么心愿。当看到男人暧昧的眼神,顿时明了,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这时候还在想这些有的没的!”

    “食色性也,不想才要担心了。”封擎苍一本正经道。

    裴施语嘴角抽抽,真想把这样的男人摆到大家面前,什么冷酷总裁范儿,明明就是个臭流氓。

    男人的手伸了过来,覆在裴施语的手上。

    裴施语下意识想要抽走,可最终忍住了。温暖厚实的触感,让她感受到了踏实。

    “你要去多久?”裴施语冷静下来,“我不能跟着一起吗?x国以前是法国的殖民地,官方通用语是法语,我应该会有点用处。”

    “你在家洗干净等我就好。”

    裴施语顿时脸黑:“我跟你说正经事呢!”

    “这事就很正经啊。”男人一脸坦然。

    总裁大神,你是被附体了吧!这种流氓样根本不是你的人设,你赶紧放弃吧!

    她偷偷瞄了瞄旁边演奏的乐队,看他们正在专心的演奏,并没有注意他们的说话,这才放下心来。

    “这么美丽的夜晚,不合适愁眉苦脸的样子。”

    男人突然站起身,轻笑着绕着桌子走了过来,左手背后,右手伸了出来。

    “这位漂亮的女士,可愿和我共舞一曲?”

    他的眼中炽热渐渐聚集成一簇强烈的光,灼热让人难以忽视,就像魔咒一样让人陷入其中。

    裴施语烦躁的心顿时安静下来,将手搭在他的手上。

    “非常荣幸。”

    她站起身来,与他相拥在一起,随着轻缓柔和的音乐翩翩起舞。

    已经不是第一次共舞,这次没有别人,只有他们两人,很纯粹,很单纯的在这个夜晚舞动。

    好像这样就能抛开世间的纷纷扰扰,抛开所有的忧愁和烦恼,整个世界只剩下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