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突然多出个女儿-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36章 突然多出个女儿

    裴施语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你说谁来找我了?”

    “女儿,你的女儿过来找你了。现在就在前台上大吵大闹的,还说今天要是见不到你就不走了。”周安安不管不顾的拉着她往外走。

    裴施语蓦然怔了怔,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我没有女儿啊,是不是我们公司里有人和我同名同姓啊?”

    “不可能啊,她直接说找秘书处的裴施语,指名道姓的。”周安安偷偷瞄了她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裴施语简直无语极了,这年头还有随便认妈的?这也太无语了吧!

    她看到周安安表情里的犹豫,便道:“你有话就说。”

    “她说她是你未来的继女,还说你要是不见她就别想嫁给她爸爸。”周安安看她的眼神有些诡异,里面透着说不清的意味。

    裴施语第一反应就是女孩难道是封擎苍的女儿?可随机又想到男人还没有结婚,哪里来的孩子,难道是私生子?!

    想到这一层心底那叫个不痛快,男人如果女儿倒还罢了,可瞒着就不太地道了。

    带着千般种情绪来到前台,巡视着大厅寻找那个小小年纪就知道跑到这里,寻找她的认亲的小萝莉。

    可她只看到前台那站着三个穿着十分非主流的十几岁男孩女孩,头发分别弄成绿蓝紫三种颜色的爆炸头,全都打着鼻钉,化着浓重的烟熏妆,唇色被染成黑色。

    女孩们都穿着露脐吊带,下面穿着能露出屁股的热裤,脚上踩着柳钉靴子。指甲被染成黑色或者中毒紫,脖子上挂着骷髅项链。

    男孩则是穿着工型背心,裤子又宽又肥,裤裆都快掉到地板上了。

    妆容都跟鬼似的,简直辣眼睛。

    他们嘴里都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摆着一副吊炸天的表情。这个打扮实在是太亮眼,惹的路过的人都忍不住侧目。

    三人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还以为大家很欣赏她的打扮,十分的得意。

    裴施语不由皱了皱眉,心道保安怎么什么人都往公司里放。没多停留就把目光投向其他地方,寻找那个所谓的‘继女’。

    可是她看了一圈,也没看到大厅有小孩子。

    “她人在哪啊?”裴施语望向周安安询问道。

    周安安指着前台,在她耳边嘀咕道:“就是她,那个绿色头发的。”

    裴施语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整个人都不好了,竟然是非主流少女之一!

    “那个打扮得很奇怪的女孩?”裴施语不可思议的再一次确认。

    “是啊,因为影响不好,所以我赶紧过来找你了。”

    裴施语无语的同时,心底也舒了一口气。

    这个虽然化着大浓妆,但也能看出大概有十六七岁左右。封擎苍今年也才二十七岁,就算天赋异禀也没法生出这么大的孩子。

    她这时候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猜测有多离谱,要真是男人的孩子,大家肯定会认识。就算不认识,既然隐瞒就不会允许自己的孩子跑到这里来。

    果然,还是不太信任对方才会胡思乱想吗?

    裴施语走了过去,站在女孩面前,开门见山道:“我就是裴施语,请问你是谁,为什么要冒认说我是你的妈妈。”

    绿发少女听到声音,转过身看到眼前人,顿时怔了怔,谁也没跟她说这个女人这么漂亮啊。

    “梅菜干,她竟然是你后妈?!长得好漂亮啊,你爸超**也,竟然把到这么正的马子。”她身边的男孩看到裴施语惊艳了,眼睛都给瞪圆了。

    “萝卜头,你也太没眼光,这种假仙老女人有什么好的,又土得要命,跟我们这种saya星人完全没得比。”另一个女孩一脸嫌弃道,一副不屑老子天下第一的拽样。

    “尖嘴牙,我跟你说多少次,不准叫我萝卜头!”被叫做萝卜头的男孩恼怒道,直接把嘴里的烟抽出来丢到地上,猛的一踩一副要干架的样子。

    王梅不耐烦大吼一声:“都不准吵了!别忘了我们过来是干嘛的!”

    两人这才安静下来,怒气冲冲的望向裴施语,觉得都是这个女人害他们不和的。

    裴施语静静的看着他们之前的闹剧,心里可算明白为什么周安安这么着急的把自己叫过来了,这几个人确实太影响封氏形象了。

    他们竟然能进来,不被保安拦着,更是神奇。

    “你就是裴施语?”梅菜干也就是王梅下巴往上挑着,一副吊炸天的样子看着她,眼底透着浓浓的鄙夷。

    “是。”

    “我最近手头有点紧,跟我三千块……不,给我三万块。你要是给我钱,我就考虑让你嫁给我爸爸。”

    裴施语笑了,眼前这少女想钱想疯了吗,目的还真是直接,一点都不知道掩饰,这难道是新型的骗局?

    “你爸爸是谁?”

    王梅顿时怒了,声音骤然拔高:“你在外头有多少个人啊!竟然连我是谁的女儿都不知道!三万块我真是要得太少了,你这种人尽可夫装模作样的女人,想要进我家门,可没那么容易!”

    她的声音很大,原本就因为他们装扮吸引不少目光的人,这下注意力都投到了他们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什么人都往公司带啊?”

    “听说是找秘书处的人,秘书处,你们懂的,没点背景根本进不去。听说那个女人很厉害,之前有人得罪她,第二天就被开除了。”

    “啊,就是那个不可说的人啊?她不是和总裁有一腿吗,好像还被深渊大神追求,怎么多出个这么大的继女?”

    “你的信息也太滞后了,根本不是那回事,全都是谣言!她之前擅自进封总办公室,还被轰出来了呢!”

    “啧啧,这个女人还真是腥风血雨,闹出桃色绯闻都不止一次了吧!刚开始还以为是无辜,可一连这么多次,肯定是自身不正。”

    七嘴八舌的猜测窜进裴施语的耳朵里,她暗暗摇头,在这个公司里想要以一个独立者的姿态奋斗,还真是不容易。

    尤其是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更是难上加难。

    “我想你搞错了,我并没有想要嫁给谁,更没有什么继女。”裴施语冷冷开口,语气凌厉带着震慑力。

    “如果你再无理取闹,我只能让保安把你轰出去,或是报警有人勒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