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怀疑潜规则上位-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34章 怀疑潜规则上位

    封擎宇的脸色暗沉下来,被阴影笼罩着,如同乌云遮日。

    “你不要这样说,如果压力来自于你的父母,你可以好好跟她们说说,亲生父母哪有不爱自己的,他们会理解你的。”

    说完这话,裴施语有些心虚,作为一个被亲生父母抛弃的人,这种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还真是毫无底气。

    封擎宇苦笑道:“我的父母希望我能压过我哥哥,夺走他手里的权力,所以他们希望我娶的是能在事业上帮助我的人。我喜欢的女孩很普通,用他们的话说,只会拖我的后腿。”

    “妻子是相伴一生的人,比父母比子女在一起的时间都要长。如果是为了利益在一起,那是多么的可怕啊,为什么他们会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呢?”

    裴施语安静的听着,她知道封擎宇这时候并不需要安慰,只是想找个人倾述一下自己心底的苦闷。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一家人,明明血液里流着相同的血,为什么要闹成这个样子。外面的竞争已经够激烈了,为什么还要窝里斗呢。”

    封擎宇郁闷极了,他现在就像一个真正的大男孩一样,对世界充满了懵懂和质疑。

    裴施语叹了一口气,这就是所谓不幸的家庭总有各自的不幸吧。

    她之前之所以伤得那么重,不也是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生活已经这么不容易,为什么人和人之间不能坦诚,不能和平相处呢,非要互相伤害。

    封擎宇回过神,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道:“不好意思,明明说好我给你做树洞的,结果竟然是我给你灌了负能量,让你更不开心了。”

    这段时间老是被催婚,让他和不喜欢的人相亲。如果仅仅是为了让他去多认识人,遇到合适的就在一起,他也没有那么反对。

    可是母亲和妹妹在他耳边说的都是,如果娶了那个人,会带来什么利益。根本不在意他喜欢什么,甚至还说什么,如果不喜欢大不了外头再养一个喜欢的人就好。

    这种对待爱情对待婚姻的态度他实在不认同,况且他难道就差到这个地步,需要一个女人才能有所作为?

    “能被你信任,我很荣幸。”裴施语也笑道。

    听了别人的苦恼,她反而释然了。世界上不顺心的事多的去,自己那点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知道为什么,跟你说话就不知不觉说起这些,明明平时很少跟人提起的。”封擎宇笑道,他觉得和裴施语在一起很舒服。

    两人年纪明明差不多,而且裴施语看着非常的年轻,若是其他人他肯定会把她当做一个漂亮女人看待,他也就会把自己定位成一个充满攻击力男人,潜意识彰显自己的魅力。

    不一定要发生什么,只是一个雄性的本能罢了。

    可在裴施语旁边,他们两人好像抛弃了性别这个界限。他觉得她像自己的姐妹,而且偏向姐姐的形象更多一些。

    所以他才会这么放松自己,他其实心里很明白这是很危险的。他现在虽然没有说自己是谁,但是非常容易暴露,尤其她还在秘书处。

    如果她知道他是谁,还能不能这样轻松的和自己聊天?

    想到这个,封擎宇的心思更沉重了。

    “柳暗花明又一村,你不要太纠结现在,好好过今天,这世界没有过不去的坎。我在最灰暗的时候,以为这辈子都这样了,我甚至绝望得想死过。还好我挺过来了,现在的生活是我从前没有想过的,我很庆幸当初那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裴施语以为他还在为那些事发愁,用自己的经历安慰他。

    “你竟然有这样的过去?”封擎宇诧异道,裴施语全身透着一种温和的气质,这样的人多半是日子过得比较好。

    “是啊,看不出来吧?”裴施语笑道。

    她虽然没有细说,可封擎宇基本也能猜到,里头的事肯定不小,否则也不会到这个地步。

    裴施语是个很乐观的人,如果不是真的很苦楚,绝对不会有轻生的想法。

    “其实我也是无病呻吟,我比起很多人日子已经过得好多了。不愁吃穿,还有个疼爱自己的家人。虽然他们不太理会我的一些意愿,可他们也是为我好,从小给我的都是最好的。”

    封擎宇脸上又浮起平常的阳光笑容,这种的笑容只有从小养尊处优的人才会拥有。偶有阴霾,却也不会遮其风华。

    “这么说起来,我刚才也是。回想起来,有什么可愁的?生活中还有很多美好的事去让我们经历。”

    两人对视一笑,原本的惆怅也全都散去。

    这时,裴施语的电话突然响起。

    裴施语拿出手机,封擎宇无意识的瞟了一眼,看到上面四个大字——总裁大神。

    他心底微微诧异,面上却是不显。

    “抱歉,我接个电话。”裴施语不好意思道。

    封擎宇看了看表,道:“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裴施语点了点头,看他走出安全通道,这才接起电话。

    “你去哪了。”

    封擎苍低沉的声音从话筒那边传来,沉沉的能感受到他的不悦。

    “我去吃饭了,您有事吗?”裴施语想到刚才男人在这么多人面前对她发飙,语气有些不好。

    “生气了?”

    “怎么会。”裴施语言不由衷道。

    “小骗子。”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轻哼道。

    裴施语听到这句话,心跳不由加深了几分,气也泄了不少。

    “对不起,刚才是我说话没注意。”男人缓缓开口道。

    裴施语整个人被震住了,如此骄傲,在人前总是一副唯我独尊我行我素的男人,竟然会因为这点小事跟她道歉?!

    她刚才是幻听了吧?这怎么可能?!

    “不过,你的手没完全好,就做那些事,实在欠妥。”男人沉声道,话语里透着不认同。

    裴施语这才明白,男人当时为什么有那样的反应。

    她才刚受伤不久,如果不是因为平时被红珠水养着,再加上涂药的时候放了进去,普通人的手是不会好得那么快的。

    男人以正常的过程判断,会觉得她太冒失,也就不奇怪了。

    心底的抑郁,顿时散去了不少。

    她轻笑道:“这样也挺好,让大家以为你对我有意见,就不会怀疑我是潜规则上位了。”

    封擎苍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这个女人非要气死他才甘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