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傲娇款的总裁大神-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29章 傲娇款的总裁大神

    裴施语看到这条信息,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

    偷偷瞄了一眼坐在办公桌后面,正在认真工作的男人,想到一些之前一些限制性画面,全身跟长虱子一样难受。

    “你这是什么破建议啊!我跟他又没到那个地步。”

    卫小萌看到裴施语言不由衷的信息,不由翻了个白眼。

    “知道知道,你们是纯洁的友谊,一点关系都没有呢。”

    裴施语看到这条信息,嘴角忍不住抽抽。好吧,她自己都挺嫌弃她刚才说的话。

    “那也不用这样吧……多尴尬啊。”

    “反正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封少这样的人物,你越不快点把他的火给灭了,后面更加完蛋!”

    裴施语盯着这条信息大半天,整个人一动不动。

    正在工作的封擎苍一直发挥着自己一心两用的特长,在关注着裴施语的动作,结果发现她竟然完全一点不在意,在那欢快的玩手机,心里越发恼怒。

    他在她心里就这么不重要?!看到他生气无动于衷,手机的魅力比他还大。

    周身的气场越发冷冽,将发呆中的裴施语从屏幕中拉了回来。

    裴施语敏锐达到察觉到男人周身的戾气,整个办公室都跟冰窖一样,把她冻得直哆嗦。

    完蛋了,果然跟小萌说的一样,此刻不解决,只会后患无穷。

    伸头退后都是一刀,干脆豁出去了!

    她能啃到男人这样的极品,她自己也是赚到的!君不见富婆找小鲜肉,还得掏钱养呢。男人可比那些小鲜肉值钱多了!

    给自己做完心理建设,裴施语鼓起勇气走了过去,站在男人的身边。

    “呃……你工作这么长时间累了吧?要不要休息一会。”

    男人看了看手上的腕表:“三分四十五秒。”

    “啊?”

    男人没说话,继续处理手里的文件。

    裴施语却反应了过来,这是说他刚才工作的时间!

    要不要这么斤斤计较,她都过来服软了,也不给个台阶下,真是个小气鬼!

    裴施语在他身后做了个鬼脸,用口型说了个‘小气鬼’。

    “我小气?”正在跟皇帝批奏折似的审阅文件的男人,冷冷开口。

    “咳,咳——”裴施语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总裁大神,你的背后也长眼睛吗!

    裴施语震惊不已,她往男人那一扫,才发现电脑屏幕是黑屏,可以反光看到她的身影。她站在男人后侧,正好露出脑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的表情。

    “哈哈,哈哈——”裴施语干笑着,想要狡辩,可想到男人可不傻,只能傻笑着。

    “不想笑别笑。”男人盯着文件一目十行,时不时挥墨‘批奏折’。

    表情认真无比,完全看不出还能分心管其他事。

    裴施语的脸顿时垮了下来,男人闹别扭还真是难伺候!

    难道真的要上小萌说的那招?这也……太囧了吧!要是这招也没有,岂不是丢人丢到家了?

    想到男人冷冷的看着她,一脸不屑的样子,脑子突然一热。

    “封擎苍!”

    裴施语突然拔高声音叫出男人的全名,封擎苍眉头微微一皱,注意力终于从文件里抽了出来。转头想要知道裴施语要搞什么,就被一个柔软湿润的吻给吻住了。

    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发展,封擎苍直接怔住了,睁着眼看着眼前人,一时忘记了如何反应。

    裴施语吻下去就傻眼了,之前都是男人注定,她是被动着配合。现在男人完全没有动作,她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去啊!

    这就有些尴尬了。

    就不该信卫小萌的话,她连恋爱都没有谈,所有经验都是网上逛出来的。网络上的东西,哪能相信啊!

    裴施语整个人都烧了起来,实在该怎么办才好,连忙离开了男人的唇。

    “那个什么,你就当我刚才抽风,千万别放在心上。”

    裴施语简直窘得想要钻进地缝了,她发誓这段时间都不要见到男人,简直太尴尬了!

    “撩了就想走?”

    她的脑袋突然被一个大掌盖住,胳膊被一扯被男人拉入怀中,天旋地转之后,唇被湿热给覆盖住。

    不需要技巧,不需要刻意,自然而然的与男人唇舌纠缠。原本睁开的双眼渐渐闭上,享受这个甜蜜的吻带来的欢愉。

    炽热缠绵,从唇间一直深入灵魂的纠缠。

    不知道过了多久,裴施语终于被放开,脑子里已经成了浆糊,双眼迷离,不知今夕何夕。

    “这才是吻,小傻瓜。”

    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裴施语的耳边响起,明明冷冷的,却让她觉得炽热如骄阳。

    “你不生气了?”裴施语渐渐从混沌中清醒过来,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男人的手指摩挲她有些红肿的红唇:“就凭这种程度?”

    裴施语顿时红了脸,她坐在男人怀里,明显感受到他的冲动和热情。

    完全不知所措的僵在原地,刚才的勇气全都跑光了,能做到现在的地步,对她来说已经非常的不容易。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在这种方面主动的人,否则以前就不会跟乔祁来一个,先精神相处,直到契合再进行**上的交流。

    愣是让她一个结婚好几年的人,最后还是个处,说出去也是够奇葩的。

    这当初也是乔祁出轨的借口之一,男人也是有需求的,她不给他只能找别人了。

    虽然是倒打一耙,明明是他一开始并不想碰她,对这段婚姻明显不太满意,她才会做出这样的协议。但是不管如何,这让她明白精神契合非常重要,但是**上的接触也是促进两人感情的良机。

    裴绵绵上位,靠的就是趁虚而入。

    可她心里想得明白,谁规定女人就不能主动?可真要行动又怂了。

    典型的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

    “想要道歉,总要拿出点诚意吧。”封擎苍背靠在椅背上,淡淡的看着她,一副我看你表现再考虑该怎么样的模样。

    “我又没做什么,你也适可而止吧!”裴施语郁闷道,越想越觉得自己也没错啊!

    “哦?”

    就这么一个字,立马让裴施语怂了。

    “那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总该行了吧?!”裴施语直接豁出去了。

    男人冰冷的眼眸变得炽热:“这可是你说的。”

    裴施语心底一跳,她能反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