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你的身体只有我能看到-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26章 你的身体只有我能看到

    封擎苍的脑门上差点就刻着‘我很不爽’四个字,可即便如此,也没有朝着卫小萌发火。

    态度和平常一样,十分冷漠冷酷,一副高高在上,难以接近的样子。和在裴施语面前的样子,完全不同。

    卫小萌完全不敢搭讪,这个男人的气势太强大。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他的心情现在非常的不美好,最好不要招惹。

    “小萌知道我受伤,专门过来陪我的。”裴施语解释道。

    卫小萌觉得快要被男人身上散发的冷气给冻伤,硬着头皮点头道:“反,反正我跟无业游民差不多,过来陪小语正好。”

    封擎苍并没有看她,而是对着裴施语招手:“过来。”

    那气势跟雄霸一方的帝王一样,让人无法忤逆。

    裴施语挪着步子缓慢的走过去,心里担心极了,他不会又把自己搂入怀中吧?私底下就算了,卫小萌在这呢!

    快到临近的时候,男人伸出手一把把她抓住,轻轻一带落到他旁边的位置上。

    “我给你换药。”

    裴施语很想说刚刚换了,可男人的气势镇压,让她完全开不了口。

    男人非常熟练而细心的为她换药,手上的红肿已经淡去了不少,没有昨天的恐怖。

    换好了药,男人并没有多停留,直接就离开了。

    裴施语把他送到门口,男人一把抓住她的脑袋狠狠的啃了一口。

    裴施语心跳都快停止了,卫小萌在里面呢!

    “想要躲我,嗯?”男人微微眯眼,眼眸发出异样光芒,咄咄逼人。

    “我,我没有……”

    “今晚不准洗澡,更不准让她帮你洗!女人也不行,你的身体只有我能看到。”男人冷冷威胁,那压迫感让她难以呼吸。

    “是。”裴施语连连点头,毫无原则的妥协。

    封擎苍修长的手指轻轻把玩着她散落的碎发:“只许一天,明天我要收利息。”

    裴施语心底一寒,她发誓她下次再也不好心了!

    我错了,我真滴错了,我当初就不应该去泡咖啡,我要是不泡咖啡我就不会送给秦木刚,我不送给秦木刚,就不会有咖啡被打撒的事,如果没有打撒的事,我现在就不会受伤,我不会受伤就不会……

    裴施语学着某个经典情景喜剧里的台词嘀咕着,整个人万念俱灰。

    “小语,我们好像把封少给惹怒了也。”卫小萌一脸同情的望着她,“要不我现在就离开,你让他回来?”

    裴施语连忙摇头:“不要,你答应过我,要陪着我的!”

    她现在去找男人,只会死得更惨!

    卫小萌看她坚持,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老实说,能从封少手里抢人,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棒棒哒,明明她是封少的迷妹来着!

    “小语,你真厉害!你现在竟然是封少的女朋友!如果被人知道,肯定会羡慕死你的!”卫小萌一脸崇拜。

    被深渊大神赏识和追求,自己男朋友又是封少,啥都不干就在二次元有着很高的人气,长得又漂亮,又特别的能干,简直就是人生赢家!

    裴施语的心跳漏了一拍,下意识狡辩:“你,你胡说什么呢。”

    “小语,封少不会现在都没有把你给追到吧?”卫小萌诧异道,心中暗爽不已。

    冷酷霸道的封少,竟然也有这么一天!

    这么大的八卦她竟然不能和外人分享,简直要憋死她了!

    不过能亲眼看着封少吃瘪,心里真是太痛快了。

    她很崇拜封擎苍没错,毕竟年纪轻轻就能如此有能力有手腕,将一个落魄的老牌企业扭转乾坤,这种实力着实令人佩服。

    可她之前因为这个男人,被家里人催死,总想着给她创造机会去勾搭,希望她能嫁给他。

    费尽心机,结果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她差点快被族里的姐妹给笑死。

    现在看到对方也不能逞心如意,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看你牛,看你拽,现在踢到铁板了吧!

    “小语,你一定不要轻易的答应!”卫小萌又道。

    “虽然封少不是普通的男人,但是也不能轻易妥协。男人得到手都没有那么珍惜,必须吊一吊胃口,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那么好拥有的,才会知道珍贵,才不会轻易放弃!”

    裴施语看她一副经验十足,夸夸其谈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你这么能说,好像你很有经验似的。”

    卫小萌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说起来我好想谈一场恋爱啊,不敢求像封少和深渊大神一样优秀,至少不是歪瓜裂枣。”

    “你不是说最近你一直在相亲吗,没有遇到合适的?”

    说起这个,卫小萌耷拉着脑袋:“说到这个我就气愤!我的那些亲戚是不是跟我有仇啊,给我找的人都简直超越了人类想象力。真是什么人都往我这介绍,当我是收破烂的呢!跟你遇到过的极品,简直就是一家!”

    卫小萌气越说越激动,火气蹭蹭蹭的往上冒。

    “小语,你赶紧答应封少,然后带出去给大家看看!闪瞎他们的眼睛。真是什么人都敢往你这塞,你的追求者能碾压他们好吗!为我们这种被迫相亲的人出一口气!”

    裴施语哭笑不得:“好像刚才是谁说的,不要轻易答应。”

    “哎呀,封少和别人不一样啦。他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喜欢一个人肯定就会捧在手心,绝对不会辜负的。”

    裴施语只是笑笑,天长地久,谁又能说清楚呢。

    最浪漫的事,之所以是陪着你慢慢变老,就是因为不容易。

    她和封擎苍的地位相差太远了,心底总有一种不安全感。

    “小语,你在担心什么?”卫小萌感受到她的异样。

    “你知道舒婷的《致橡树》这首诗吗?”

    卫小萌不知道她为什么扯到这个,却依然点了点头。

    “知道啊,怎么了?”

    “我向往的爱情,应该是那个样子。”裴施语淡淡开口,轻轻念诵着那首优美的诗歌。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吹过,我们都互相致意。”

    卫小萌听明白了,不可思议道:“小语,你不会是因为觉得自己配不上,所以犹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