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提前实习怎么同床共枕-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25章 提前实习怎么同床共枕

    裴施语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要是早知道这个走向,那杯咖啡就算是全撒在秦木刚的脑袋上,她都不会去多手阻拦,这不是坑自己吗!

    “你干嘛啊!”裴施语想要挣脱离开男人的怀抱,可男人的胳膊像铁箍一样紧紧的搂着她,让她动弹不得。

    “睡觉,乱动什么!”男人的声音低沉,充满了威胁。

    才刚消下去的火,差点又被拱出来了。他引以为豪的忍耐力,在她面前完全无效。

    “你有自己的大房子不去住,干嘛跟我挤一起。别跟我说我的手受伤,还没残呢。”裴施语郁闷道,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睡一张床,真是夭寿了咯。

    前几天还说给她时间做准备,这才几天啊,就按耐不住心底的洪荒之力了。

    “真想知道?”男人一只手将上半身撑起,居高临下的和她对视。

    男人赤\/luo\/着上身,手臂落在她的耳边,充满力量的支撑着。

    宽厚的肩膀就这么落在她的眼前,幽黑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她,浓烈的荷尔蒙气息将她笼罩住,让她无法招架,脑子糊成一片。

    “你说给我时间做好准备的。”裴施语艰难开口。

    “现在正好提前实习。”

    说得好有道理,她竟然无言以对。

    封擎苍微微压低头,亲吻她的额头。

    “早点睡吧。”

    男人关灯,只是单纯的抱着她,并无其他动作。

    裴施语心再大,被一个男人搂着睡觉,心跳得厉害,根本无法入眠。

    她的身体僵硬着,很想动弹,又怕吵到身后的男人。

    “睡不着?”男人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更具有一种说不清的魔力。

    “我不习惯和别人睡。”

    “你会慢慢习惯我的,要不然我们做点运动,累了就好睡觉。”

    裴施语脑子轰的一下,连忙闭上眼,摆出入睡姿势:“我已经睡着了,晚安!”

    封擎苍轻轻一笑,在黑暗中尤为悦耳。

    裴施语以为自己会睡不着,没想到很快就进入了梦想。

    ……

    “苍哥哥,你看,那个城堡好美啊,你说里面会不会有公主。”

    “小傻瓜,德国早就废除了封建制度,根本没有什么公主。”

    “我只是说着玩而已。苍哥哥,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小傻瓜啊!好难听啊!”

    “那叫你什么?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叫我小语,你也可以叫我小语。”

    “别人都这么叫,我才不要学他们。”

    “那你叫我什么?”

    “瓜瓜?”

    “讨厌,比小傻瓜还难听!”

    “甜甜?”

    “为什么叫甜甜啊?”

    “瓜瓜很甜,所以叫你甜甜。”

    “这解释也太勉强了吧!”

    “你不喜欢?那叫你小小?”

    “算了,就叫我甜甜吧。”

    “甜甜,甜甜——”

    ……

    裴施语睁开眼,从梦中醒来,‘甜甜’两个字不停的在耳边萦绕。

    这只是个梦吗?为什么可以这么清晰真切?

    原本以为是荒谬,可她现在有些不确定了。

    缓了缓,她才从那种震惊中回过神,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她的臀部怎么好像被个硬硬的东西戳着,她什么也没想,下意识就往后一抓,一个低喘声在耳边响起。

    擦!她忘了昨天是跟男人一起睡了!

    所以,她抓的是……

    裴施语想要抽回手,可是已经来及了。她被男人抓住手腕,将手轻轻压在那里,感受它的热度和硬度。

    “第二次了,你对它很感兴趣?嗯?”男人低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酥酥的麻麻的。

    裴施语欲哭无泪:“我发誓,是失误。”

    “第一次是失误,第二次还是失误?”

    “我的手疼!”裴施语急中生智,响起自己的手还受伤呢,虽然现在已经感受不到疼痛。

    男人赶紧将她的手拿出来,放到嘴边吹着:“还疼吗?”

    裴施语愣愣的看着男人幼稚的举动。

    ……

    “苍哥哥,我给你吹吹就不疼了,呼呼——”

    ……

    “很疼?”封擎苍见她许久没回应,眉头微微皱起。长手一伸,将床头柜上的手机拿了过来。

    “我现在就叫医生,你忍忍。”

    裴施语这时才反应过来,连忙阻止:“不用,我刚刚就发了个呆。”

    “在我的怀里发呆?”男人语气非常不悦,“看来我的存在感太不强烈了,应该给你加深印象。”

    封擎苍将裴施语压在床上,覆唇吻住诱人的小嘴,刺入探索纠缠,直到她气喘吁吁才放开。

    那处的反应更大了,清晰的触感让裴施语无所适从。

    她穿着睡裙,现在已经全都被撩上来,大手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摩挲。

    她的心跳得非常快,她想要阻止可又卡不了口,被动的接受着这一切,眼底尽是慌张无措。

    “别怕我,我不会强迫你的。”封擎苍低声道。

    “那你怎么办?”裴施语红着脸问道,她虽然不是男人,但是也有所耳闻,这种时候男人没法舒缓会非常的难受。

    可心底又觉得没有做好准备,整个人乱糟糟的。

    就这样继续呢还是继续呢还是继续呢。

    “你帮帮我。”

    怎么帮?裴施语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她就知道是怎么会是了,小脸红得更加厉害。

    男人粗喘着气在她的颈部吮吸,过了好一会道:“我去帮你洗洗。”

    “不用了……”

    裴施语反抗无效,昨天一幕再次重演,这次比昨天时间更长,男人的动作更加认真。

    两个人从浴室里出来,都是气喘吁吁的,好像刚跑过越野长跑一样。

    直到封擎苍被一个电话叫走,裴施语的脸色才恢复了正常。

    “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迟早会被吃干抹尽的!”裴施语暗恼不已,她对男人的魅力完全没有抵抗力,太容易被带走跑了。

    今天晚上再来这么一次,最后肯定不会简简单单的应付过去。

    她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卫小萌。

    封擎苍下班回来的时候,发现沙发上还坐着另一个女人,又看裴施语笑得一脸灿烂,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顿时脸色暗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