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来一次鸳鸯浴-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24章 来一次鸳鸯浴

    裴施语简直想要把自己给拍死,这说的什么混账话呢!

    “那什么,刚才你都喂我,你自己还没吃呢,赶紧吃点东西吧。”裴施语急中生智,突然想起这么一茬事。

    封擎苍回复给她的是一记深吻,直到把她吻得头晕目眩,嘴有点微微发肿才放开。

    “早晚有一天把你啃得连骨头都不剩。”封擎苍压抑着内心的**,声音低沉嘶哑。

    裴施语终于被放开,心底舒了一口气。刚才的男人太危险了,如果不是她在受伤,现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她现在在男人面前真是越来越放松了,说话都不经过大脑。

    这难道是因为两人有亲密接触,所以潜意识里心灵也在靠近,于是就展露了最真实的自己?

    “你去哪?”封擎苍看到她往卫生间走,放下手中的碗筷。

    裴施语有些尴尬,没说话,指了指卫生间。

    没想到的是,男人竟然走了过来。

    “你过来干什么?”

    “我帮你。”封擎苍看向她的手,又望向卫生间。

    裴施语差点一脚就给踹过去,血液往头顶冲,整张脸通红。

    真把她当娃养了啊!

    “滚!”裴施语毫不客气的啐了一口,连忙冲向卫生间,正打算关门的时候被男人强势的推开了。

    “你干什么呀!”裴施语简直欲哭无泪,她发誓她再也不要受伤了,为了不知道是什么的文件,真心不值得啊!

    “真不要我帮忙?”

    “不用,谢谢!”裴施语特斩钉截铁道,一副你敢进来,我就敢把自己憋死的架势。

    封擎苍见此,不再勉强:“有需要就叫我。”

    裴施语朝着他扯了一抹笑容,连忙将门关上,发出‘砰——’的声响,将男人无情的关在门外。

    封擎苍看着紧闭的门,嘴角微微勾起。

    裴施语背靠着门,深深吐了一口气,这个男人真是越发让人捉摸不透了。

    最近简直无赖值max啊!

    她的手其实已经没那么疼了,自理完全没问题,可男人完全把她当废物一样,她差点都以为自己受了什么严重的伤了。

    裴施语以为这已经是极限,到了晚上的时候才知道,这不过是小菜罢了。

    晚上九点。

    裴施语不敢下逐客令,憋了半天,才张口暗示道:“那个什么,时间好像有点晚了哈?”

    男人抬起头,望向她:“困了?”

    裴施语点了点头,心想这下男人该走了吧。

    虽然有个人陪在自己身边,是个非常不错的体验,可男人连水都要亲自喂她,每次还是那样喂,这种热情她真是招架不住。

    没有想到男人把电脑合上,不仅没有走出房门,还脱掉了外套。

    “走,我们去洗澡。”

    这是什么走向!?我是让你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不是这个意思啊!

    “你,你要干什么!”

    裴施语一脸惊恐的望着已经把自己上衣脱掉的男人,男人的身材非常好,薄薄的肌肉,性感的人鱼线,不管男女看了都会十分垂涎。

    可她现在完全没有欣赏的心情,被男人的动作吓到了。

    “帮你洗澡。”男人非常坦然道。

    “我不用你帮忙!”裴施语猛的摇头,态度十分坚定。

    “你的手不能碰水。”男人竟然还准备把裤子脱了,打开皮带扣的时候,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

    这声音好像打在裴施语的心上,正个人都为之一颤。

    她连忙闭上眼,完全不敢睁开:“你,你干嘛脱衣服!”

    “帮你洗澡我也会被淋湿,干脆一起洗,省水。”

    你一个唐唐公司总裁,号称封半城,你竟然省这种水,你羞不羞耻啊!

    “我今天不洗澡了!”裴施语很想往外跑,她贴着墙往外挪动,还没有走两步就被抓住了,落入一个赤\/luo\/的胸膛里。

    皮肤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服传递到她的肌肤上,顿时整个人像被火烧了一样,灼热难耐。

    “你放开我!”裴施语紧紧闭上眼,完全不敢睁开,就怕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

    “不洗澡可不行,不是乖孩子。”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低吟,还坏心眼的吹了吹她的耳朵,让她顿时打了个激灵。

    这男人也太小气了,中午说的话现在还惦记着给怼回来。

    “少一天也没事啦,求放过。”裴施语眼睛紧闭,双手举天投降。

    “又不是第一次帮你洗,你紧张什么。”

    裴施语故意让自己忘记的片段顿时涌上心头,她当时吐得一塌糊涂,是男人帮她清洗的。

    她一直自我催眠忘了这事,现在又被男人提起,整个人窘迫极了。

    这地上有没有地缝,求钻啊!

    “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受伤了……啊,你干什么!不要扯我衣服!”

    男人并没有管她的哀求,直接把她脱了个精光,怕她挣扎伤了自己的手,还用领带把她的手腕给绑了起来。

    反抗无效,裴施语在清醒的状态下全身被男人揉搓了个遍。

    雪白的肌肤因为羞涩呈现淡粉色,看起来诱惑极了。紧闭着眼,双手被捆着更是刺激眼球。

    封擎苍下腹胀痛难耐,享受鸳鸯浴的同时,心底暗恼这简直是自我惩罚。

    “你要觉得吃亏就睁眼,我也给你看。”他粗喘着气,用尽平生最大的忍耐力才没有让自己做出冲动的事。

    裴施语紧紧咬着下嘴唇,充耳不闻。

    这种公平她才不要呢!

    封擎苍太高估自己的控制力,这次的**比之前强烈无数倍。草草帮她洗完澡,便把她擦干净抱回床上,自己又回去冲了个冷水澡,许久才从里面走出来。

    出来就看到裴施语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只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耳根红红的。虽然过了好一阵子,她整个人还是热得厉害,从羞涩中无法自拔。

    嘴角不由微微勾起。

    男人从浴室里走出来,裴施语听得一清二楚,闭着眼睛根本不敢回头。

    突然感受到床上压下一个重量,还没反应,男人就钻进了被子里微微冰凉的肌肤紧紧的贴着她。结实的手臂穿过她的腰,轻轻一揽,整个人都进入了他的怀抱。

    男人不会是想今晚就睡在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