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这样就能把你喂饱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23章 这样就能把你喂饱了?

    裴施语就这样被封擎苍亲自‘喂’着喝水,这次一滴不剩都入了腹中。

    “还想喝水吗?”封擎苍手指尖抹了抹嘴唇,饶有兴味的看着眼前的红唇。

    “才不要了!”裴施语恶狠狠的瞪着他,怎么有这样喜欢占人便宜的人!趁人之危!

    封擎苍嘴角微微一挑:“我不嫌麻烦。”

    “我怕撑得慌。”裴施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样就能把你喂饱了?”封擎苍挑眉,在她耳边低低开口。

    裴施语整个人都僵了,心底忍不住爆粗,肯定是她太污了对吧对吧?!男人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

    总裁大神变化太大,她简直承受不来。

    比起流氓总裁,她还是更喜欢冷酷无情范儿的啊!

    裴施语决定,当做听不见。

    封擎苍松开手,没有再逗她,转身去打开电视。

    “你无聊的话就看电视吧,你喜欢什么节目?”

    裴施语下意识看了一眼桌上的苹果笔记本,封擎苍很敏锐的察觉到,并且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不以为然道:“影响不了我。”

    “还是算了吧,我对电视的兴趣也不大。”裴施语摇头道,男人能过来陪她已经非常不容易,她不能打扰男人的工作。

    封擎苍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而是出去打了个电话。

    没多久,就有人敲门。男人去开门,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个ipad。

    “用这个看视频吧。”

    男人把耳机塞到裴施语的耳朵里,为她点开了视频,里面播放的是网上很热的一个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看这种类型的片子?”裴施语诧异不已。

    一般人都会放电影电视剧吧,男人竟然给她看纪录片,这是什么神奇的脑回路。

    “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男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幽黑的眼眸让裴施语觉得熟悉极了,不经脑子脱口而出:“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

    封擎苍顿了顿:“嗯。”

    果然!怪不得她一直觉得很熟悉,可是就是想不起来。

    “什么时候?为什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我觉得我不该忘记的啊!”

    “上辈子。”

    “啊?”

    “前世我欠了你的,今生我就过来报恩了。”

    ……

    总裁大神,别以为你顶着一张冷峻酷炫的脸,就可以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告诉你哦,我一点触动都没有,你这种撩妹手段,我可是一点都不稀罕呢!

    #这绝对不是我认识的总裁大神!#

    裴施语别扭的把视线收回,投放在ipad上,假装自己听不见,可惜红彤彤的耳根出卖了她。

    封擎苍笑了笑,拿起笔记本电脑放在大腿上,坐在她的身边,开始进行工作。

    开始工作的封擎苍周身气势都变得不同起来,他刀削一般的线条在此刻显得更加冷硬,幽黑的眼眸盯着屏幕,从容又认真。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气,裴施语真切的感受到这句话说得有多好。

    男人本就长得十分出众,此刻更像是发光体一样,让她挪不开眼。明明手里的ipad放着她最喜欢的片子,可目光完全被吸引走。

    怪不得这样的男人会这么受欢迎,被称为最顶级的钻石王老五。

    哪怕一直有流言说他冷酷无情,手段残暴,完全不知情趣,是个十足的工作狂,也抵挡不了他的魅力。

    男人没有对外曝光自己真是个非常正确的选择,否则不知道会惹来多少女人的迷恋。

    裴施语暗中偷\/\/窥,以为自己不会被发现,殊不知最擅长一心两用的封擎苍把一切看在眼里。

    恶作剧一般,突然转过头望她。裴施语反应不及,直接被抓包,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我,我就想问问,你需不需要帮忙。”

    封擎苍挑眉,看向她的手。裴施语嘿嘿干笑,连忙低头看向放在大腿上的ipad,摆出一副特别认真的模样。

    封擎苍的嘴角微微勾了勾,将她搂过来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别动。”裴施语想要挣扎着起来,被封擎苍给制止住了。

    两个人坐在沙发里互相依偎着,金色的阳光洒进来,柔柔的暖暖的。

    中午的时候,午饭被人送了进来。

    封擎苍将裴施语从沙发上抱了起来,裴施语抗议:“放我下来,我是伤了手,又没有伤到脚!”

    封擎苍却并不理会她,抱着她坐下,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别动。”

    裴施语瞬间不敢动弹了,不是她怕男人生气,而是之前的教训让她很清楚乱动的后果是可怕的。

    “这样怎么吃饭啊。”裴施语郁闷道,她从来不知道男人会是这么腻歪的人。

    男人慢条斯理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排骨放到她的嘴边:“试试这个。”

    裴施语嘴角抽抽,这是喂上瘾了吗!?

    “我自己能吃。”

    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的手,裴施语无奈极了:“就这一点点伤,真不至于,又不是手断了。人家手断了,脚还能用呢。”

    “不准胡说八道!”封擎苍冷脸,声音都沉了下去。

    裴施语感受到他的怒气,顿时不敢吭声,乖乖的张口把嘴边的骨头咬紧嘴里。

    可吃完的时候又犯难了,男人抱着她太紧,她想要低头吐骨头都没办法。

    她含着骨头口齿不清道:“你放开我,我要吐骨头。”

    男人却把自己的手放到她的嘴边:“吐吧。”

    裴施语瞪大眼,连忙摇头。

    这种事她怎么能干得出来!

    封擎苍看她坚持,找了个空碗放到嘴边,裴施语这才将骨头吐了出来。

    就这么一口一口的裴施语被他喂饱,男人非常具有耐心,而且看得出很享受这样的过程。

    裴施语起初很不习惯,自从她有了记忆,就没有被谁喂过饭!没想到长大了还有人这么对她,而且还是坐在男人的大腿上!

    裴施语吃完饭,油汪汪的小嘴被男人擦拭干净,七星级服务也不过如此。

    她脑子一抽,突然来了一句:“你以后肯定很会带孩子,喂饭喂得真好。”

    封擎苍的脸顿时一黑,阴测测的瞪着她,眼底充满了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