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你身上每一片地方都属于我-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22章 你身上每一片地方都属于我

    封擎苍开门进入的时候,裴施语正想要打开瓶子,将里面的红珠水兑进药里。可是手指被包着,而且非常的疼痛,平时很简单的动作,在这个时候非常的艰难。

    她折腾了很久也没法打开,一用力手指尖就钻心的疼。

    她只能用嘴试试,封擎苍一走进来,就看到这个场景,顿时眉头紧皱。

    “你干什么!”他迈着长腿大步的跨进来,从她嘴里拿走瓶子。

    “我只是想打开瓶子。”裴施语讪笑,“你怎么过来了?你不是正在开会吗?”

    封擎苍并未言语,而是轻轻抓起她的手,看到她的手全都包裹起来,眉间的褶皱拧得更深了。

    整个人散发着冷气,让人不寒而栗。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过来看看!”封擎苍怒道。

    “是,是。”医生和护士们被冷脸的封擎苍吓得不行,迅速围了过来。

    “我真的没事,刚才公司医务室的医生已经看过了,就是不小心烫到而已。”裴施语连忙道,觉得男人也太夸张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一只手都给烫没了呢。

    封擎苍却并不理会她:“给她好好看看,如果有什么后遗症,你们一个也别想好过!”

    医生和护士们听到这话,更加不敢怠慢,完全不顾裴施语的意愿,执意要检查。

    裴施语无奈,只能乖乖配合。

    当医生把纱布拆掉,看到伤口的时候,表情是严肃的,内心是崩溃的。

    不就是稍稍烫伤一点!他还以为手被煮了呢!他是最优秀的烫烧伤专家,火急火燎被拉过来,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

    这还是冷静自持的封大少爷吗?!怎么在这个女人面前完全失去了这个特质。

    传说封少对女人毫无兴趣,身边连个雌性都没有,看来这次是动了真心,所以才会紧张得毫无原则。

    封擎苍看到裴施语的手十分红肿,脸色更加暗沉。

    该死!竟然让她在自己眼皮底下受伤!

    医生的结果和之前一样,为她换好了药,又说了一下注意事项。

    “封少,如果没什么事,我们就走了?”医生战兢兢开口。

    封擎苍冷冷扫了他一眼:“不该说的不要往外说,否则,你们知道结果。”

    医生和护士们哪里敢不应,这才被封擎苍放走。

    门被关上,裴施语一脸轻松道:“我就说没事吧……呜——”

    猝不及防,男人突然堵住她的唇,让她瞪大了眼,下意识要挣扎,结果手碰到了男人的胸膛,顿时疼得倒吸一口气。

    封擎苍连忙松开,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我去叫医生。”

    “我没事!”裴施语连忙道,“就碰了一下而已。”

    看到他这么紧张,裴施语的心底又想笑心底又有些甜蜜。

    封擎苍看了她一眼,确定她没有勉强,这才又坐到她的身边。

    “这几天给我好好在家待着!”男人冷冷开口。

    “没那么夸张啦……”冰冷的目光扫了过来,裴施语连忙吞下已经到了嘴边的话。

    “真想把你关在一个小屋子里!哪也不让去!”男人恶狠狠道。

    裴施语被他的气势给吓到:“这,这真的是意外。”

    男人冷哼一声,她干笑着再不敢说话。

    “你是我的,身上每一片地方,没有我的允许都不能有一丝损伤,只能由我在上面留下痕迹,否则……”

    男人的目光变得十分危险,如同饿狼一般,让裴施语忍不住吞咽口水往后缩。

    嘴里却忍不住倔强道:“你也太霸道了!我什么时候成你的了!”

    “你既然怀疑,我们就来验证一下。”

    “怎么验证?”裴施语愣愣的问了一句,可当她看到男人脱下外套的时候,瞬间明白了,整个人烧得通红。

    总裁大神,你个流氓!

    “我,我现在还受伤呢,这种时候你还想那什么,也太禽兽了吧!”裴施语高高的举着自己裹满纱布的手,眼睛紧闭着,唯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我进屋脱个外套和禽兽有什么关系?”男人淡淡开口。

    啊?

    裴施语缓缓睁开眼,透过手间的缝隙望过去。

    男人脱下外套,斜靠在沙发上,一脸兴味的望着她。

    又被男人给耍了!故意说这么暧昧不清的话,做出这样的动作,让她误会好像自己有多污一样!

    “你,你——”裴施语气恼不已,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原来你这么想要啊?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男人高大的身躯压了过来,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腕,让她不能乱动。

    “才没有!”裴施语的脸都烧红了,脸撇到一边不敢看他。

    男人的低低的笑声在她耳边响起,轻轻咬了咬她的鼻尖,才松开她的双手,从她身上坐起来。

    “你不用上班吗?”

    裴施语进了秘书处,更清楚的明白男人肩上的压力有多大,每天有多少事要做。

    “在这里也一样。”

    裴施语正好奇是什么意思,秘书先生就过来了,还带着男人的笔记本电脑。

    其意,不言而喻。

    “我只是烫了手,又不是生了重病,你真不用在这陪我。”

    男人淡淡扫了她一眼:“去倒杯水。”

    裴施语连忙下地,想要去给他倒水,结果发现根本不好动作。

    刚想用手臂夹着壶,就被男人长手一伸,拿走壶非常轻松的倒了一杯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裴施语顿时明白,倒水是假,告诉她现在她有多不方便是真。

    “其实克服克服也能行的。”裴施语不甘心道,就这么点小伤,这样太小题大做。

    “身残志坚?”男人冷哼。

    裴施语嘴角抽抽:“我这是美好品德。”

    “那是没人帮忙,不得已。”男人将水杯递到她的嘴边,亲自喂她。

    竟然让唐唐封少伺候喝水,这待遇也没谁了。

    裴施语有些别扭,可正好有些渴了,也就顺势喝了一口。

    男人明显干不惯这活,水从嘴角流了出来,顺着她修长的颈部滑落到锁骨再到衣服里。

    “还是我自己来吧,这样太不方便了。”裴施语微微皱眉道。

    男人的眼眸暗了暗:“这样确实不合适。”

    正当裴施语以为她可以自给自足丰衣足食的时候,男人将杯子里剩下的水全都灌入口中,一手捧着她的脑袋,覆唇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