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2章 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裴施语猛的灌入咖啡,缓解快要爆炸的脑子带来的疼痛。

    同声传译是非常费脑细胞的活,尤其谈话内容谈及比较专业性的东西,就更加耗神了。所以国际组织的同声翻译都是二十分钟休息一次,换另外一个人顶上。

    这场谈话她没有任何准备,难度也就更大了。

    “很抱歉,刚才让你受累了。”余问渊看眼前的女孩痛苦的样子,十分愧疚道。

    他很清楚给他做翻译是多么头痛的事,他的思维天马行空,涉及很多领域,语速还特别的快,要表达的内容也很多,他现在都快被列入翻译组织的黑名单了。

    完全没有想到,在咖啡厅随便碰上的一个女孩子,能如此精确的把他和史蒂夫的话,翻译给彼此,还几乎达到同声传译的地步。

    一个人运气一来,真是挡都挡不住。

    今天和史蒂夫的谈话,让他受益匪浅,这都是这个女孩带来的。

    “不用客气,今天正好让我更清楚我自己的能力。说实话,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我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余问渊笑道:“你应该更加自信,你比你自己以为的要优秀得多。”

    被这么优秀的人肯定,裴施语心底非常开心。

    如果说之前是通过外貌判断眼前人很优秀,刚才的翻译让她看到了这个男人知识的渊博,让她知道她眼睛的浅薄。

    “我姓余名问渊,很高兴认识你。”余问渊伸出手,眼眸如墨,面带微笑,好像月光一样温和。

    裴施语也伸出手,大大方方的自我介绍:“你好,我叫裴施语,很高兴认识你。”

    “诗歌的诗?”

    “不是,施展的施。”

    “施展最动听的语言,很贴切。裴小姐是个专业翻译?”

    她手指天花板,笑道:“我就在在楼上的出版社工作。”

    余问渊沉吟片刻:“是封少名下的那家出版社吗?”

    “对,你也知道?”

    “有所耳闻,早就听说那里的翻译非常厉害。今天我有幸亲眼体会,果然名不虚传。”

    “那可不一定,我还没有正式入职呢。”裴施语调皮的眨眼。

    现在再回想今天遭受的冷遇,发现已经释怀了,刚才的临时翻译,给她很大的自信。

    不知道为什么,在余问渊身边,她整个人都很放松,可以将自己的能力全部释放出来。

    她对优秀的人有着天然的畏惧感,在他们面前总觉得自己太卑微,变得局促不安,束手束脚。

    在这个男人面前,这种状况完全没有,很自然就把真实的自己表现出来。对方就像一个诱导她前行的导师,明明只是相处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好像相交多年一样。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出版社能找到你也是因为本身足够优秀。”

    裴施语笑了起来:“跟你说话让人觉得很开心。”

    “那是因为你没有看到我难缠的时候。”余问渊促狭道:“不少人想要掐死我的心都有。”

    “我还真没办法想象拿场景。”

    “相信我,你不会愿意看到的。”

    余问渊看到桌上的书,拿了起来,问道:“你喜欢这本书?”

    “恩,我最喜欢的现代作家就是深渊大师。”

    余问渊手指在书上点了点,眼眸幽深:“他哪称得上大师。”

    “当然能称得上,他包揽了国内各大文学奖项,还获得了全世界最权威的贝儿文学奖。他的每本书都能荣登当年最畅销金榜,所拍成的电影,也都成为最热门的片子,横扫票房榜。这样的人不能称为大师,还能有谁?”

    “那也只能说明他的作品具有极强的商业性。”

    “这和作品的深度并不矛盾,能让大家喜欢,说明他可以运用大家最容易接受的方式去描述,这就是他的本事。”

    “你对他的评价很高,可他在文坛里一直饱受争议。有的人说他哗众取宠,是优秀的商业性作者,而不是严肃文学的作家。”

    余问渊意味不明道,察觉不出他真实想法。

    “难道书卖得好被广大读者认可认同,就称不上有内涵吗?一部作品的深度在于它要表达核心,而不是什么样的表现形式。浅入深出,这恰恰是最难以做到的。非要大家都看不懂,才叫优秀作品吗?”

    说到自己的偶像,裴施语变得激动起来。

    “尼采曾经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里说过,‘我们飞翔得越高,我们在那些不能飞翔的人严重的形象越是渺小’,我觉得这句话很能体现一些人对深渊的误解。”

    余问渊有些诧异:“你喜欢尼采?”

    “是的,我最喜欢的哲学家就是尼采。我最开始接触德语,就是因为他的缘故。我总觉得想要真的了解一个人的思想,必须要去读他自己的语言,再好的翻译也难以完全的能翻译出对方的最真切想法。”

    “很少听到女孩子喜欢哲学的。”

    裴施语不好意思的笑了:“我也是叶公好龙而已,跟那些专门研究的人差远了。”

    “自己觉得好,对自己有所帮助,就是最好的喜欢。”

    余问渊顿了顿,又道:“尼采说过:‘生命中最难的阶段不是没有人懂你,而是你不懂你自己’。你现在正处于这个阶段,对自己缺乏认识。”

    听到这话,她顿时沉默了。

    和乔祁在一起的这段日子,失去的不仅仅是感情和时间,还有自尊。

    这让她失去了自信,很容易陷入自我否定中。她虽然在努力改变,可潜意识里存在,时不时就会在细节上透露出来。

    “是的,我之前在错误的路上走得太久,迷失了自己。”

    余问渊搭在扶手的双手交叉着,嘴角勾起一抹笑:“我已经看到晨光快要冲破天际,天明不过一瞬的事,只要你保持勇气。”

    “你有一双看透一切的眼睛。”裴施语由衷佩服道。

    “我只是喜欢观察和思考。”余问渊笑了笑,随即认真道:“并且非常讨厌一个有才华的人,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失去了自我,让这份才华也失去了光彩。”

    裴施语心底被触动,叶沛灵虽然也一直告诉她,她很优秀。可对方是自己好友,总觉得是安慰。

    现在有个陌生人肯定自己,这个人还十分的优秀,那种感觉就完全不同了。

    “很高兴认识你,不是客套话。”

    “我也一样,不是客套话。”

    两人相视而笑。

    余问渊看了看手表:“很抱歉,我有些事得先离开了。有机会我们下次再聊,我相信不会太久。”

    “期待下次见面。”裴施语大方道。

    余问渊走了两步,又回头:“你的英语怎么样?”

    “比德语更好。”

    余问渊点了点头,离开了。

    裴施语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问他这个,只以为好奇而已,并没有放在心上。

    这时候的她豁然开朗,之前的纠结都已经不再。

    她有能力,即便这边不行,总有可以容她的地方。现在乔祁自顾不暇,她的机会也就更多。

    即将到达宁家时,出版社的电话打过来了,那边告诉她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她被邀请参与深渊最新作品的翻译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