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放长线钓大鱼-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17章 放长线钓大鱼

    “谢谢你带给我这么美好的夜晚。”裴施语站在自家门口,诚心道谢道。

    封擎苍微微挑眉:“不请我进去喝杯茶?”

    裴施语干笑了一声,大晚上的让男人进去喝茶,她又不是傻!

    “小气鬼。”封擎苍低下头轻轻咬她挺翘娇小的鼻子,没一会就放开,并没有更进一步。

    “我先走了,晚上记得关好门,乖乖我已经让人送过来了。”

    “不会有人大半夜进我的房间吧?”裴施语有些担忧道,自家钥匙不仅仅在她那,太让人没有安全感了。

    “放心吧。”男人道,还没等裴施语舒一口气,男人又开口:“那个人只会是我。”

    ……

    她更加不放心了,肿么破!

    封擎苍看着裴施语关上门,这才转身走进电梯,不是往上而是往下。

    刚才眉间的舒缓,又恢复成平时的冷酷。

    他走进车子里,小张道:“封少,刚才董事长又打电话过来了,他非常生气。”

    “回老宅。”封擎苍冷冷开口。

    车子很快回到封家老宅,这时候已经临近凌晨,可是依然灯光璀璨。

    他一走进去,就有个瓷杯砸了过来,他往旁边一躲,避开了攻击。

    瓷杯砸在门上,直接碎了一地。

    封擎苍轻轻掸掉落在肩上的碎末,至始至终表情都没有变过,好像完全不知道这样的东西砸在头上肯定会头破血流一样。

    屋子里的人都被封云突来动作吓了一跳,有庆幸封擎苍没有被砸到的,也有懊恼怎么就没有砸中的。

    “你还知道回来!竟然还敢关机,我告诉你我还没死呢!”封云暴怒道。

    封擎苍对他的怒气早就有了免疫力,完全不放在心上。

    封擎宇站在一旁尴尬极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一向不知道怎么处理他和大哥之间的关系,不管怎么做都会伤害到某一方。

    “哥,爸也是担心你。”他很是没底气道。

    封擎苍淡淡开口:“有事说事。”

    “你今天为什么把一群老人都给开了!他们都是你妈的亲戚,又没担任要职,就这样也容不下吗?!你这样做是不是故意在打我的脸!”封云怒道。

    江曼柔抽噎着擦着眼泪,看着很是可怜:“小苍,你要是对我有意见你就说,为什么要对我的亲人下手?”

    “爸妈,他就是被一个小贱人给骗了,所以才借题发挥!我听陶悦说了,那个小贱人可恶心了,玩弄感情脚踏两只船……啊——”

    封擎苍直接把手上的文件甩在封潇潇脸上,把她砸得头晕眼花。

    “你干什么!”江曼柔完全忘了哭泣,一脸心疼的抱住自己女儿的头。

    “孽障,孽障!你就在我眼皮底下这么对你的妹妹,我死了以后你是不是要赶尽杀绝!?”封云怒不可恕。

    “呜呜——好疼啊,我是不是毁容了?”封潇潇紧张的摸着自己的脸,觉得自己的脸颊都被打肿了。

    “哥,你不能拿女孩子的脸开玩笑啊。”封擎宇心底乱成一片,他一方面觉得大哥做得太过分,另一方面又觉得妹妹嘴太臭。他知道她嘴里的人是谁,那个人根本不是那个样子。

    封擎苍并不理会他们,缓缓开口:“这些文件是那些人的贪污罪证,上从到下一共吞掉了七千万。我之前就警告过,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们想要养蛀虫请便,在我手底下绝无可能。”

    哀嚎咒骂声顿时停止,封擎宇拿起那份文件,大概一扫,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这些人怎么敢!”

    这群人大部分都不是什么重要岗位,可依然能借着他妈妈的名声大肆敛财,导致好几个大项目的搁浅。

    如果这样的人在更核心的位置,封氏现在早就千疮百孔!

    他原本以为他大哥是故意打压他们这一派的人,现在才知道是他们自身不正,所以才会落到这样的境地。

    “大哥,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哥,你干嘛跟他说对不起!这些肯定是他故意诬陷的,他就是看不得我们好!你现在还被他压在后勤部呢!分明是嫉妒你的才华!”封潇潇恼怒道,暗恨自己亲哥太不给力,简直就是在拉后腿。

    江曼柔也拿起了那份文件,越看心底越慌。

    这些事做得这么隐秘,为什么这个人还能查得出来?!

    封擎苍根本不在意他们的态度:“这份文件我已经交给了警方,孰是孰非法律会给大家一个公正的交代。”

    封云看他言辞凿凿,也把文件拿了过来,顿时眉头越皱越紧。

    这些人都不是他们封家的,所以都没有在要紧位置,可依然能贪污这么多,这分明是从他的口袋里抢钱!

    “亏了这么多钱,你现在才知道!你是怎么当这个总裁的!”

    “放长线钓大鱼。”封擎苍意味深长的扫向江曼柔。

    江曼柔心底一颤,连忙哭道:“老爷,我也不知道这些人会这么坏,我只是想着都是都是街坊邻居、亲戚好友,我日子过好了,总不能让他们吃糠野菜,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全都是白眼狼!”

    封云最看不得她哭,安慰道:“这跟你没有关系,要不是这个兔崽子管理能力不行,怎么会让他们觉得有机可趁。”

    “就是,如果让我哥当总裁,肯定不会有这样的纰漏!”封潇潇冷哼道,“兴许就是他故意诱导的呢!”

    “潇潇!不能这样说话!”封擎宇恼怒道。

    封潇潇委屈极了:“哥,我才是你的亲妹妹,你为什么老是帮他说话!”

    “我只是就事论事,你不能被偏见懵逼了双眼。”

    封潇潇看自己的亲哥哥又开始要讲道理,直接翻了个白眼。

    她这个哥哥什么都好,就是太没用野心了!如果她是个男孩,肯定不会让这个杂种像现在一样把持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