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5.第2125章 难道要她跪下道歉?-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2125.第2125章 难道要她跪下道歉?

    “您的女儿现在正在病床上躺着呢。您不回医院里去照顾她,跑到这里来乱认什么亲戚啊?您要是有什么气不顺畅的就直说,也别这么拐弯抹角的打马虎眼了。我知道有些事情我做得不到位,可能是得罪了我得罪不起的大人物了。所以你才这样刁难我的吧。”

    “我没有故意刁难你啊!我真的没有!你就是我的女儿。难道你认为我连自己的女儿我都会认错了吗?语儿,你为什么一定要抹灭我们之间的关系?难道当我的女儿让你感到为难了吗?”

    “到底是谁刁难谁啊?我求你就别再编了吧!你就明说了,你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了吧!是因为凌悦吧?是她让你来找我的吧?是她在你面前说了我的一些让你觉得不顺心的话了吧?”

    瞪大着双眼,施怡就像是看一个完全没有认识过的人那般。她不敢再相信,眼前这个咄咄逼人,将她逼问得无法作答的裴诗语就是她的亲生女儿。

    她一昧的将她这个亲生母亲往外推,到底为何?难道是她来错了吗?还是因为裴诗语真的做了伤害了凌悦的事情,是因为害怕承担责任,所以才先和她撇清关系的呢?

    “我知道这一天总是会来的。你们的权利滔天,我凭一己之力肯定是没有办法抵抗得了。对于我自己做过的事情,我不会逃避。可是那些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想也有必要为自己辩解争取一下。”

    “那天晚上,你真的去了医院。悦儿脖子上的掐痕确实你所为的吗?”施怡颤着嘴唇,声音有些低沉沙哑。这个问题她始终还是问了出口。

    最开始的时候,她只是想要把裴诗语带走,带去面对凌悦。让他她们姐妹两把误会解开,可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办到的了。

    “这一点我不否认是我做的,但是我最后是收了手的。这一切都是事出有因,因为凌悦先去我家里想要杀了我,我才会半夜跑去她的医院病房想要报复她的。”

    “即便是悦儿做错了什么,你们是姐妹。你有什么委屈大可以和妈妈说,妈妈会替你出头,可是你怎么可以做那么糊涂的事情呢?你可知道现在悦儿因为你的原因,她将面临的是什么?她以后都不能变成一个正常人了,她一辈子都要当一个瘸子。这对于悦儿来说就是致命的打击。为此,她已经寻死多次了!”

    施怡咬牙着告诉裴诗语这些,她是在强忍着自己对于裴诗语感到的失望。她之前没有来的时候,都在不断的为裴诗语开脱,她觉得裴诗语一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当然她也有过被凌悦迷惑过的时候,最后她还是自己想明白了。她选择相信裴诗语。

    可是当裴诗语亲口承认了之后,施怡还是备受打击。极大的失望布满了身心,感觉自己一直相信的人事就这么崩塌了。让她一时间无法接受。

    施怡现在满脑子都在想,是她的亲生女儿害得凌悦变成一个残疾人的。这让她以后该如何面对凌悦啊?她是一个那么高傲的公主,以后要活在被人嘲笑的世界里,她怎么可能承受得了。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为什么她就能这样对我?在我病重的时候,她趁人之危差点要了我的性命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指着她为什么可以这样对我呢?现在我病好了,看起来没有大碍了,你就觉得一切都是我应该要承受的吗?你不是说是我的妈妈吗?那你不应该去替我讨回一个公道吗?”

    裴诗语露出了冷笑。

    看来施怡是装不下去了。终于要露出她的真实面目了。想扮演自己的母亲,她还差远了!没有一个母亲会像她一样当的这么差劲的!

    明明就已经有了自己的女儿了,有一个看起来幸福美满的家庭了,怎么还不知道消停一点呢?难道放她一条生路不可以吗?

    这么想着,裴诗语也不愿意再对施怡和颜悦色。脸皮都已经撕破了,还怎能装得下去呢?她可不想成为和施怡一样伪善的人。这样活着真的太累了。

    害死了她的妈妈,又弄得她失忆,让她没有办法做真实的自己。每天都和虚伪与蛇的和封擎苍朝夕相处,让她觉得真的够了。这样的生活不是她想要的!

    她曾想过很多次,母亲已经死了,或许在天堂里的她会看着她,会想要让她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只要她平平安安的活着。

    这样的毒鸡汤,裴诗语时而也会给自己灌输一些。她想过不和这些人做斗争。想抽身离开!可是这些人就是没完没了的缠上了她。不给她一点喘息的机会,想要拉她下悬崖,她能怎么办呢?

    “那天发生的事情,你们各执一词。最后是悦儿受了重伤,这样又怎么能够让我去判断谁对谁错?语儿,你听妈妈一劝,这一次既然真的是你做错了,那咱们就应该有一个态度。”

    “什么态度?难道说你想要我去给凌悦跪下道歉吗?”

    “不需要跪下,只要真诚的对悦儿说一声对不起。由衷的求她的原谅,这事咱们就算是过了,以后我们一家人还继续和和美美的过日子。”

    “呵呵,你觉得她可能会原谅我吗?我告诉你吧!不可能!就算是她原谅我了,我也不可能会原谅她!错在她,是她先对我出手的,我不会先低头,如果她不给我道歉的话,我也不可能会和她多说一句!她没能杀了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她自己没本事,是她自找的,与我无关!有什么你自己和她说去吧。想要我和她道歉,门都没有!”

    裴诗语表明了自己坚决的态度。就算面对的是施怡,就算是她用她总统夫人的身份来吓唬她来了,她也不害怕。

    她知道这个国家凌非岩的权利最大,而她的也不低。但是难道就因为这样她就应该屈服吗?畏惧权贵,她只身一人,有何畏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