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2.第2122章 当着施怡的面秀恩爱-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2122.第2122章 当着施怡的面秀恩爱

    封擎苍,这个时候你怎么能够掉链子呢?!正是这个最关键的时刻,你该像一个男人一样挺身而出帮我拦住凌悦的母亲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裴诗语也知道自己肯定是躲不过去的。该来的就该勇敢的去面对,这么躲着也不可能会给她机逃走。

    大大方方的推开门走了进去,裴诗语显得还有一些睡眼朦胧的,身上的衣服也是有些不整洁。

    “封擎苍,你怎么在这里,我找你半天了。”裴诗语走进去就有些抱怨的小傲娇直接冲着封擎苍开口道,一点都没有不生疏。

    走到了身边也很自然的坐在了他的身边,拿起他喝过的那杯茶直接饮下。这一幕表现得尤为的亲密。

    封擎苍也对裴诗语忽然的惊人表现感到诧异。难道是她恢复了记忆了?已经想起来他们的关系了?能够那么和谐的与他共处了吗?

    挑眉看了看她手中拿着的杯子,眉眼略显温柔的看着裴诗语,像是在告诉她:“你手中的这杯茶是我喝过的,不介意吗?”

    裴诗语完全是没有看到封擎苍想要表明什么。此时的她非常的紧张,急需做一点事来掩饰她的慌张。

    毕竟是她跑去欺负了凌悦没有假,对方的母亲都找上门来算账了。她还没有一个能够帮她撑腰的,气场不足,只能先做点别的事情。

    微微仰头喝茶的瞬间,裴诗语的眼皮微掀,以一个非常傲慢的姿态看了施怡一眼。而她除了看到施怡的一脸温婉之外。却没有看到其他的表情在她的脸上表现出来。

    是她的错觉吗?这个女人怎么了?刚才她和封擎苍起了争执的时候不是还很愤怒的吗?从她的话语中她都听得出她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现在为何就能眉眼带笑还一脸和蔼可亲的样子看着自己呢?

    她想对自己干嘛?是有何计谋?

    心里已经起了疑点,迅速防备起来。裴诗语面上还是带着不满。佯装有些生气的媚瞪了封擎苍一眼,还在他的腿上重重的掐了一下。

    这一下是为了报复刚才封擎苍没有帮自己,还让施怡自己来找自己的仇。这一下可没少使劲。

    封擎苍被裴诗语掐了面也没有露出痛色,而是非常宠溺的帮她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发丝,将遮住她的小脸的发别在了她的耳后。两个人相处起来俨然一对恩爱异常的小夫妻。

    这么看着,施怡又有些不忍心拆散这对情侣了。心中是有一些不忍,可是她难得下的决定,也不能不做。别开眼去,没有太刻意去看裴诗语和封擎苍两个人秀恩爱。

    “不是说我醒了你就在的吗?为什么我都睡一觉起来了,你还在这里?而且你在这里干嘛?不是说好了我起来就出去玩的吗?”

    “有一些事情耽误了,下次不会了。你午休的时候也会陪着你。这次没做噩梦了吧。”将她不断在他身上乱掐的手握住,微微低头在亲吻上她白皙稚嫩的双手。将自己对她所有的爱怜都表达了出来。

    这么暧昧的动作当着一个外人的面做出来,裴诗语还是有些不自在的红了脸。不过却没有抽i出自己的手,这一次是她主动靠近封擎苍的。

    她这么做有自己的原因,她就是想让施怡亲眼看着她,看着她是如何和封擎苍在一起的。她之前不是利用封擎苍来靠近自己,用封擎苍来勾引她吗?她就是想要让施怡看个一清二楚,告诉施怡,她的计谋得逞了。

    裴诗语从进来坐下就只轻蔑的看过施怡一眼之后就完全把她当成了一道空气,视如无物。

    “语儿。你睡得可好?妈妈来这里已经有一会儿时间了。之前封先生说你在睡觉,我就没去吵醒你。快坐到妈妈这边来。”

    施怡见裴诗语没有主动和她说话,她刚才也是很久没有见到她的这个女儿充满生机的样子了。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看到裴诗语身体情况很不错的样子,施怡就替裴诗语感到高兴。

    高兴之余也就忘了要和裴诗语说话了。

    这会儿裴诗语也是无视她,施怡才感到有一些尴尬的开口打破了这份郁闷。

    “妈妈?呵呵,阿姨,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您应该是总统夫人的吧,你的女儿不是凌悦吗?什么时候变成我了?而且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妈妈呢。我都不记得我自己有一个妈妈了呢!”

    用手捂着自己的嘴角,裴诗语毫不掩饰的笑了。说出的话还相当的打脸,左一巴掌右一巴掌的把施怡的脸打得就差高高肿起来了。

    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咬着自己的下嘴唇,施怡感到有些委屈。可是当着裴诗语的面,她不该如此的。

    被自己的女儿冷落本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可是她就是受到了被自己女儿冷嘲热讽的待遇。

    “语儿,你说的话还像话吗?我是你的妈妈啊,难道你也忘了吗?之前妈妈来找过你很多次了。你也是没有记性了吗?早前你腿受伤的时候,妈妈就去公寓看过你,前些天你发烧的时候妈妈也去公寓看过你。”

    “哦,是吗,谢谢你这位大人物的妻子能够亲临寒舍看我了。真的是我三生有幸,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呢。您觉得我这样说,您会比较满意吗?”

    语气还是带着不屑,裴诗语表现得很明确。就是不想和施怡有任何的关系。

    “我没有这个意思,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语儿,你现在身体好些了吗?”虽然裴诗语的态度不端正,说话也是怪里怪气的。可是施怡却不是特别的介意。

    她知道自己当妈妈i的没有到位,她很有多地方都做得不够好的,没有给裴诗语太多的母爱。所以她也尽可能的放低自己的身份,不让裴诗语感到不舒服。

    “劳烦夫人惦记了,你自己也已经看到了,我这身体好得很。能走能蹦能跳的。当然如果没有看到外人的话,我的身心会康复得更加快的。”

    封擎苍全程的都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这两个女人一句接着一句的闲聊着,却迟迟都没有切入主题。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