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0.第2120章 没有一点怜悯心-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2120.第2120章 没有一点怜悯心

    “如果没有开头,就不会有结尾。”

    “难道悦儿就活该受这份罪吗?你这话说得未免太过无情了一些,怎么着,悦儿和你也曾是有过一段过往的不是?你这样冷酷无情,又怎么让我好放心的把语儿交到你的手上?作为语儿的未婚夫,在语儿还没有做出错误的决定的之前,你有义务先劝导她一番,你可这样做了?”

    施怡情绪激动的问出这些,她觉得封擎苍实在是太冷血了,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的悦儿?再怎么说,退一万步说,他和凌悦虽然没有了婚约,可凌悦也还是裴诗语的姐姐,还是封擎苍名义上的姐姐不是吗?

    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个姐妹花打起来,难道就是封擎苍所期望的吗?

    “在我看来,小语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她的决定也不完全是错的。她会这样做也一定是深思熟虑过的。而且,最后凌悦不是也没事吗?您说毁了她一生的是她自己。很多事情并不是如您听到的那般,您以为您耳朵听到的就是真实的,其实并不是。”封擎苍很难得的说了很多话。

    他只希望施怡不要被自己的双眼所看到的表面的事物给蒙蔽住了。

    裴诗语起来就想直接下楼,可是在出了卧室的时候就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好像是从书房那边传来的。女人说话还的语气还有一些冲。

    感觉有些奇怪。这里是封擎苍的家,怎么会有女人出现在这里。寻着声音而去,果然是到了书房这里停了下来。

    门没有彻底关上,还留下一条三指宽的门缝。从这个门缝往里看的话是什么都看不清楚的。甚至是不知道里面都有谁。

    而她来的时候,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也暂时停止了。裴诗语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偷听被发现了,也没有大大咧咧的直接进去。

    后退了一步之后,裴诗语就贴着墙壁而站立,想要继续在这里听下去,看看里面的人在说什么。因为刚才她无意之中好像听到了有人提起她的名字。

    虽然她那个时候离得有些远,不过声音还是挺大声的,有可能是自己听错了。不过可能也没有错,就是里面的人正在谈论她吧。

    “封擎苍,你这样说话是否考虑过后果?悦儿都已经重伤躺在医院里了。你还有没有一点点怜悯心?你难道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了吗?你不爱她了可以,你爱语儿也可以,但是你怎么因为语儿的出现就完全无视悦儿的感受?她是那么的爱你,为了你做过那么多的事情,难道你都忘了吗?悦儿曾经为你付出了那么多,难道你就一点感动都没有了吗?”

    施怡言辞犀利的质问着封擎苍,她就想看看封擎苍的心到底是不是铁石做的。怎么会变得那么硬。

    虽然她也知道,封擎苍和裴诗语之前就已经有过很深的感情,也知道了封擎苍曾经失忆过,才会忘了裴诗语的。可是即便是如此,他也不能变成现在这样无情无义的模样不是吗?

    他这样对待凌悦,又让她怎么放心把裴诗语交到封擎苍的手上呢?她还害怕自己的两个女儿都受到伤害。

    “我想我现在说什么,您都不会信。我所做的并没有凌悦对小语做的过分。很多事情我都已经试图去谅解凌悦,也给过她改正的机会。她死性不改,一意孤行才会把自己弄成了今天的这幅模样,怪不得人!”

    封擎苍也不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他被施怡说成了一个冷血的人也好,可是封擎苍认为施怡不能质疑他对裴诗语的感情,她不能怀疑他封擎苍不爱裴诗语,往后余生照顾不了裴诗语,这样的想法都不该存在。

    他立过誓言,这辈子只要他还活着,活着一天他就会护好裴诗语,给她所有人都艳羡的幸福生活。

    在封擎苍的认知里,裴诗语出现任何的差错也是他所不能承受得了的。

    “你、你怎可以说出这样的话?!”

    施怡怒指着封擎苍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最后出声就只能问出这一句来。她看着封擎苍觉得他是如此的陌生,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

    凉意从背脊而缓缓升上来,施怡更加的怀疑封擎苍是否可以给她的语儿幸福了。

    “凌悦是您的女儿,您一直都呵护在手心里。从小就优渥的生长环境,让她不懂得成长,不懂得为人应该保持初心不变。或许她在您的眼中一直都是一个很好的孩子,可是在您看不到的时候,她又是什么面貌对待别人?这些您可有真正的想要去了解过?!”

    封擎苍怕自己把施怡气出病来了,立即就给施怡做了一个非常简单的解释。他不好去诋毁凌悦如何如何的不好。

    他也没有办法直接说出口,说凌悦曾经对裴诗语做出过种种不好的事情。这些如果从他的口中说出来的话,就会有嫌疑说他是在故意挑拨她们母女三人的情感。

    女人都是感情用事的,特别是施怡这样特别爱护孩子的女子,她对待亲人的感情会更加深。更加的爱护孩子,容不得别人说她的孩子哪儿哪儿不好的。封擎苍已经清楚了这一点,所以才没有当面说出凌悦曾经买通过杀手想要杀死裴诗语。

    不过是曾经也好,还是现在,凌悦多次想要迫害裴诗语的性命,都没有得逞。若不是裴诗语命大的话,她多少条命都不够凌悦杀的。

    而且,就凭凌悦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都还没有被制裁还多亏了凌非岩给压了下去。裴诗语也曾有机会可以一次性解决了这个有血缘关系的表姐,可是她最后还是心软了。证明她的良知比凌悦的更高。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