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8章 给你捶捶腿捏捏肩膀吧-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148章 给你捶捶腿捏捏肩膀吧

    可能她退到一旁,给他们腾出一个专属于他们的空间,他们才能没有后顾之忧的说悄悄话吧。

    环抱着双手,裴诗语正想要转身楼去,沈水月却刚刚从楼走了下来。所以就站在原地不动,等沈水月等人先走,裴诗语再走。

    沈水月在楼的时候就看到了封擎苍的车从外面驶进来,车子还没有停稳她就急匆匆的从楼跑了下来了。

    这么多天没有看到封擎苍,终于可以再见到她日日夜夜都在想念的人。看到活人了更是激动得无法自已。

    眼见沈水月傲慢和激动的从裴诗语的身边跑去,这个速度不去跑马拉松真的是浪费了这份潜力了。沈水月和她的闺蜜们踩着高跟鞋都能百米奔向封擎苍,裴诗语为此感到无比的汗颜。

    说实在的,她是真的不懂得封擎苍的身到底有何魅力,能够让那么多女人为之疯狂。在她看来,封擎苍不过是空有一副好看的皮囊,却长了一颗黑掉的心。

    这样的男人双手给她奉,她都不会接受。而沈水月和她的闺蜜简直就是像发疯了一样去追男人,裴诗语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后想又觉得,他们都是半斤八两,能够凑成一对就属于绝配了。她不应该躲起来,而是去推动一下这两个年轻男女。

    “啊苍哥哥,你终于回来了啊!月儿等了你好久哦。”

    沈水月第一眼看到封擎苍从门外走进来的时候,就张开了大大的双臂朝着封擎苍飞奔而去。

    莉莉和小丽就没有跟着去,因为在看到封擎苍的一眼的时候,她们就愣住了。

    呆呆的站在远处看着封擎苍一步步的走过来,而她们也终于看到了封擎苍本人了!一直都听沈水月说封擎苍是多么多么的帅气迷人。

    走来的封擎苍拥有着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稍稍向扬起。

    他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i感,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他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莉莉和小丽彻底看呆了,她们也在这一刻终于相信了沈水月说的话是真的,真的相信封擎苍的仅仅一个眼神就能够电得人全身都酥软。让女人心甘情愿的与他生死相随。

    明显是无视了沈水月,封擎苍直径向裴诗语而去。他的眼中盛满的都是她的倩影。

    她一个人站在客厅里冷冰冰的看着他的时候,让他感觉到了裴诗语的孤独感。她或许是在等着他回家的吧,她盼着他。

    沈水月见封擎苍在她唤他的时候丝毫反映都没有,一个施舍的眼神都没有给她就让沈水月觉得委屈。而她想要拥抱封擎苍而张开的怀抱更被他灵敏的躲了过去,一点机会都没有给她留下。

    说是灵敏的躲过去,还不如说是封擎苍一甩手就把沈水月拍到了墙贴着去了。

    贴着硬邦邦的墙壁,沈水月见封擎苍要去找裴诗语,她都还没有开始呼痛,就急着去追赶封擎苍的步伐了。

    不依不挠的追去就直接挽着封擎苍的胳膊,睁着布满水雾的双眸楚楚可怜的看着封擎苍,好像是在指控他,她说:“啊苍哥哥,你怎么不理月儿呢?月儿好不容易偷跑出来找你,你怎么一眼都不看月儿?”

    “你次把月儿一个人丢在医院里,你都不知道月儿有多伤心呢。而且因为你的冷淡,月儿都难过了好多天。这些天没有啊苍哥哥在身边,感觉度日如年一般难熬。而且哥哥还对我很凶,真的好难过。”

    “闭嘴!”封擎苍终于是被像苍蝇一样叮着他不放的沈水月给弄得厌烦了。

    她简直要比凌悦还要难缠。凌悦再无理也没有像她这么粘人的。

    冷冷的撇着自己被沈水月给环抱着的右臂,封擎苍铁青着脸掀了掀嘴皮道:“拿开你的手。”

    沈水月嘚瑟的样子让裴诗语看进眼里,觉得她确实有些欠扁。可是她不该有这样的感受不是吗?为什么她会觉得沈水月挽着封擎苍的那双手是如此的碍眼?

    她甚至还会有一种冲动想要冲去把沈水月推开,她心里有些不愿意看到沈水月碰到封擎苍的身体。

    是她生病了吗?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双臂,裴诗语把自己的臂抓得生疼。很快就被疼痛给惊醒,她的这个可怕的想法在这么一瞬间很快就消散而去。好像从未出现过。

    “不要!啊苍哥哥,你刚刚回来一定累了吧。你去坐着,月儿给你捶捶腿捏捏肩膀吧。好消除一下你一整天的疲劳,我告诉你哦,我的手法可是很棒的呢,轻易是不会为别人服务的呢!”

    说得好像是真的一样以此为豪。就连莉莉和小丽都差点信了沈水月张口就来的谎话。两人的心里都在替封擎苍祈祷,不要相信沈水月的鬼话连篇。她根本就是骗人的!

    或许是因为封擎苍的确太过于优秀了,莉莉和小丽都对封擎苍心生爱慕。既然已经喜欢了这个男人,当然是希望这个男人是属于自己的。

    “滚!”

    封擎苍不想对女孩子那么暴脾气,可是沈水月自己没有把她当成女孩,那他也不需要给她颜面了。

    “不要不要!啊苍哥哥,你不能这么对月儿的。”沈水月就像是一个狗皮膏药一样彻底的贴了封擎苍。不管他对她怎么凶,怎么冷漠,沈水月个人都认为封擎苍总有一天会被她的真情所感动。

    而且裴诗语这个女人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的受封擎苍的待见嘛。封擎苍回来了那么久了,都没有看她一眼。

    要是有人知道沈水月的这个心里活动的话,肯定会有人忍不住说她是不是瞎!封擎苍从一进门开始就双眼没有离开过裴诗语。她在哪里,他的视线就停留在哪里。

    沈水月自欺自人的本事,估计是连她自己都相信了她内心的一切她所能够接受得了的想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