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4章 看戏精表演-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124章 看戏精表演

    “哎哟,我说你能先别哭吗。你要是这样的话,我还真是没办法和你这么耗下去了。封擎苍,我看我们还是先走吧。让这位夫人在这里独自安静一下,让她自己沉淀一下她的情绪。等她好了咱们再来。”

    裴诗语不是心疼施怡。而是不想再看下去。在裴诗语看来,施怡简直就是一个戏精,她伪装成一幅善良的模样,还说她是自己的母亲。她此次前来的目的,裴诗语已经看得一清二楚了。

    可是她不会让施怡得逞的。她不会跟着施怡回去。而在施怡哭泣的时候,她就该回避,不然传了出去对她肯定会有不好的影响。

    拉扯着封擎苍,裴诗语已经先站起了身想要离开了。封擎苍也是相当的配合裴诗语,见她不愿意再逗留,他也站起身来由着裴诗语拉着他的手,跟她走。

    “语儿,你别走。你坐下,有话咱们再好好谈。我不哭了好吗?你别走,是妈妈不好。是妈妈觉得亏欠你的太多了,一时没有忍住才会落泪的。你回来,先坐下,妈妈还有很多话没有和你说呢。”

    施怡也站起来拉住了裴诗语的另外一只手,有些狼狈的乞求她不要这样离开。她还有很多话没有和裴诗语说完呢,还有很多问题,都没有问她。

    “你确定?我可不想和一个哭哭啼啼的人继续交谈下去,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浪费时间的事情,而且非常的愚蠢。如果你不能有质量的交流,那我还是会二话不说就离开。”

    裴诗语目光凌厉的看向施怡,对她毫不客气的样子,让施怡在接收到她带着几分狠劲的眼神还是缩了下头。有些木讷的点点头,施怡胡乱的擦干了自己脸上的泪水。

    被裴诗语这么一呛,她也忘记了哭泣。泪就这么给止住了。

    而在裴诗语看来,施怡的眼泪说止就止了,又是一件了不得的奇观。看来这个女人的演技还能够收放自如,说哭就哭了,说停就停了,未达目的还真是不折手段呢。

    就是有些可惜了,就差一点点她就可以直接走了,不用再理会这个虚伪的女人。当然她也知道,这个女人既然亲自找来了,就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的。她的好戏都还没有开始,怎么会就这么让她走了呢?她还没有那么单纯。

    从走进这扇门开始,她就已经想好了,该面对的终究要鼓起勇气面对,躲是躲不过去的。

    “好,我答应你,不会再失控了。你来妈妈的身边坐下,妈妈还有话和你说呢。”施怡拉着裴诗语的手也不放,想要扯着她在自己的身边坐下。

    裴诗语不由得看了封擎苍一眼,他却是对她微微点了下头。裴诗语心中对这个男人又讨厌了几分。

    他明明就知道,她不仅对他厌恶,还非常的不喜欢施怡。他还赞同她坐到施怡的边上。现在看来是封擎苍和施怡两人的计谋,虽然因为凌悦的缘故而出现了一些微小的芥蒂。对他们却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封擎苍还是要屈服在施怡的权威下的。所以,她刚才白白让封擎苍吃了豆腐了,简直是气坏她也。

    心里气得不行,面上还要尽量表现得很平静。不让他们看出来她的心里变化。

    或许在面对封擎苍一个人的时候,她不会隐藏自己的心事,因为封擎苍动不动就能在她身上点着火,裴诗语很容易就会失去对自身的控制。

    但是当着施怡的面,她时刻都在心中提醒着自己,这才是她的头号敌人,是她最大的对手。正是因为这个女人,她母亲才会惨死的。所以她一定要昂头挺胸的面对这个人。

    不管是否害怕她,都要装出一副不将她放在眼里的样子,也要让施怡看明白,她裴诗语并不像她的母亲施玲一样软弱。不是谁想欺负就能欺负得了的。

    纵使她是一个人孤军奋战,她也不会屈服在施怡的脚下。她是总统夫人没错,她是有高高在上无法撼动的权威没错。

    可是也正是如此,裴诗语觉得,施怡会更加珍惜她的这个名头,不会让污点溅在她的身上。

    “说吧。还有什么没有说完的话非要在这个时候说的,请继续,我洗耳恭听。”裴诗语在离施怡有一段距离的沙发上坐下,没有和她挨着太近。

    一副不把施怡放在眼中的样子,再次让施怡觉得痛心。她那么想亲近的女儿,在没有失忆之前可不是那么的不懂事的。她是非常珍惜她们母女之间的这段感情的。

    虽然这感情很浅,可是裴诗语找她也是找了十几年的。当她知道自己是她的亲生母亲的时候,裴诗语是那么的高兴。可是现在却变了。

    一切都变了。

    有一道无法穿过的鸿沟隔着她们,让施怡跨不过去。

    “语儿,妈妈拜托你,能不能不要以这样的态度对我?你这样妈妈真的有种无法描述的滋味,心里”

    施怡知道母女之间需要沟通,她尽可能的把自己的感受告知裴诗语,她相信裴诗语那么善解人意,那么体贴别人的好姑娘,一定会因为自己的感受而发生变化的。

    可是这些都是她自以为是罢了。

    裴诗语笑了笑,她看着施怡,满不在乎的道:“夫人,您看您又在说笑了。从我和您交谈开始好像都没有失礼过吧。而且以您的身份就别拜托我了。还是由我来拜托您吧,我恳请您不要再一口一个妈妈的让我改变对您的称呼了。我真是受不起这份大礼。”

    “不是的,你别这样说。语儿,你就是我的女儿。你别说这也的气话来刺痛妈妈的心了好吗?”施怡略显着急,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可是还没有等她解释完,还没有等她组织好语言,裴诗语的锋利的刀子又一道接着一道的扎了下来。直直的扎在她的心尖上,让她痛不能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