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9.第2119章 自己能负责-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2119.第2119章 自己能负责

    “我不相信你会有这么忙?电话都没时间接我的一下,带了小语来了这么个偏僻的地方,你也没有事先通知我一声。你这样做的用意到底是什么?我或许不是很了解,可是我也有自己的猜测,我不得不告诉你,你这么做,已经让我产生了一些不愉快的想法。”

    “若真是让夫人觉得不愉快的话,那啊苍先在这里给夫人陪个不是。是我没有做到位,让夫人担忧了。如果您有什么想要问的话,尽管开口,我这边也会认真的回答您的问题。”

    封擎苍面没有任何不一样的地方,平常的时候是怎么对待施怡的,现在是怎么对待施怡。

    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微笑。他等待着施怡的问题,他很想知道,施怡第一个问出口的问题是关于谁的。

    见封擎苍的态度有所好转之后,施怡觉得很受用。再饮了一小口玫瑰花茶,她才开始左顾右盼的在别墅里面像是在找些什么。

    “小语在哪里?她还好吗?”施怡看着封擎苍开口问道。

    在她细致的观察了一番都没有发现裴诗语的人影之后,她开始怀疑封擎苍是不是又把裴诗语藏起来不想让她见了。

    或者是,封擎苍已经事先接到消息,知道自己是特意来找裴诗语的,害怕自己可能会为难裴诗语,所以事先让她先不要见她。

    施怡会产生这样的想法,正是因为之前她找裴诗语都没有得到待见,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大病一场之后,又冒雨去了一趟医院。情况不大好,现在还在午睡。”封擎苍把裴诗语的情况告知了施怡。也让她自己去想了一下裴诗语的大致情况。

    “你明明知道她生病才没好多久,为什么又让她三更半夜跑出去淋雨?你之前和我保证会照顾好她的,难道你一直以来是这么照顾我的语儿的吗?你这样,要是语儿真是有个三长两短了,你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施怡在听封擎苍描述了这个情景之后,马想到了裴诗语虚弱的躺在床,一动不动的样子很是可怜。当下开始对封擎苍发难了。

    因为封擎苍现在夹在她的两个女儿间,让施怡觉得她自己左右为难。而这个最大的祸首是封擎苍,他反而悠哉的坐在这里和她说这样的话,好像一点都不关心她的女儿一样,让她对封擎苍超级的不满。

    她是完全的把自己的怒气撒在了封擎苍的身了。

    “很抱歉,我没能好好的看着小语。这些都是我的错,我确实没有办法解释得清楚。也不想推卸责任,错了是错了。但是小语也是一个自由体,我尊重她的,也不会强制她这里不能去,那里不能去。只要是她想去的地方,我都会同意她的选择。我相信她是一个大人,有自己的想法,做的事情,她自己能为她自己负起责。因为没有照顾好她,我确实很自责。”

    封擎苍言外之意是,裴诗语想去哪里是她自己能够决定的事情。算你现在想要用我没有照顾好她的说法来强制带走裴诗语,那也要经过裴诗语的同意才行。

    施怡来这里的理由太过于明显了。她是想要带裴诗语,带她去干嘛,封擎苍在心里也猜到了一个大概,可是他不会同意施怡把裴诗语带走的。

    更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施怡做出一些伤害裴诗语的事情。这么多年,她都是在伤害成长,没有得到过亲情的温暖,现在虽然是失忆了,可是她也不该被自己的亲生母亲怀疑她的所作所为。

    不该被施怡怀疑裴诗语是一个不善良的坏孩子。

    “我相信你才会把语儿交到你的手,正是因为这份信任,我才会这么放心大胆的觉得你会照顾好我的语儿。可是你是怎么做的?你没有看好她算了,还把这个责任让她自己去承担?封先生,难道你是这么没有担当的男人吗?”

    “夫人这么说是否有些言过了?小语现在虽然不是特别好,但和您那天看到的她起来也是可以说得算活蹦乱跳的。我不认为,小语现在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才生了病,又跑去淋了雨,人还能好?你是在糊弄我吗?我的语儿在哪里?你带我去看她!我要亲眼说见她的真实情况之后才能相信你说的是真是假。”

    “呵”

    被人怀疑,不信任的感觉,真的是相当酸爽。封擎苍不过是一声冷笑。

    低头看了一下腕表。封擎苍一直都在关注着裴诗语的一举一动,她是几点睡的,离现在睡了多久,他也大概知道。虽然他没有一直跟着她,

    “想见她可以,我让苗嫂去把人叫下来。不过现在离她午睡时间才过了一个多小时。我不想那么快吵醒她,让她睡足两个小时再让苗嫂去叫人。在这段时间里,夫人还有什么想问的问题尽可以先问我。我说过,会认真的回答您的问题的。”

    施怡对此没有太大的意见,对于裴诗语她确实有所亏欠。而让裴诗语刚刚睡下被叫起来可能也不大好,所以默认了封擎苍的提议。

    “我想知道,在医院的时候,你和语儿两人对悦儿都做了什么?为什么她的脖子会出现掐痕?难道真如她所说的,语儿对悦儿不满,想要对她动粗吗?”

    “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凌悦是怎么对小语的,小语怎么还给她。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错的地方。凌悦也不是小孩子,她自己做过什么,心里谁都清楚。”封擎苍没有说得特别详细。有些事情,不该由外人去解释过多,因为说得太多又像是在为当事人开脱。

    “悦儿纵使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那她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她也答应过了要找语儿道歉了。语儿怎么会如此不懂事,还做了这样的事情?你们可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毁了悦儿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