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8章 施怡找上门-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118章 施怡找上门

    施怡一直没有联系封擎苍的原因正是因为凌非岩。因为凌非岩事先和封擎苍通过电话,让封擎苍先冷着他的这个丈母娘,因为她现在的情绪不稳定。

    凌非岩害怕自己没有跟在施怡的身边,她会做出冲动的事情来。裴诗语现在的情况也不怎么好,大家都还没有了解。

    本着等他有一些时间可以腾出来了之后他会亲自安排一个合理的场合,安排一个不那么尴尬的见面。

    可是这一切都在一些外在因素下发生了变化。

    黑子不知道凌非岩交代过封擎苍这些。而在施怡实在联系不封擎苍之后就联系了黑子。黑子觉得施怡是自己老板的丈母娘,她联系不封擎苍的情况下,他就有这个义务把老板的丈母娘带到老板的面前,让他们见一面。

    苗嫂在给施怡准备茶点的时候,就被这个气质优雅的女人给吸引住了。她的一颦一笑都非常的得体。

    可是苗嫂却觉得,这位看着非常高雅的女人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夫人,这是刚刚泡好的玫瑰花茶。养颜美容有比较好的效果。您先喝喝看。若是不合夫人的心意的话,我再重新去准备些。还有这些水果也都是新鲜的。您也尝尝。”

    苗嫂面挂着和善的笑容招呼着施怡。

    “谢谢,不需要那么客气的。我就是来看看封先生,还有我女、看看裴小姐。”刚刚差点就说漏嘴的施怡,差点说成了,看看我女儿。

    封擎苍听到施怡在收了嘴之后,唇角忍不住向微勾。露出了一个非常诡异的弧度。他倒是想要笑的,可是当着施怡的面,他不能这么失礼不是吗?

    “苗嫂,你先去忙吧。我和这位夫人有事要说。”

    “哦哦,好的。那你们先聊着,我厨房那边还有事情没有忙完呢。有什么需要我的再叫一声哈。”

    “嗯。”封擎苍轻轻点头,对苗嫂表现出了极大的友好。

    “不知夫人来此所为何事。”封擎苍也没有和施怡客套,他直接切入了主题。

    “我来这里因为什么事?难道你的心里不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吗?还好意思开口问我为什么来这里?!你是在和打什么哑谜?”施怡在等苗嫂走之后,立马就板起脸来。

    她最近确实是喜怒无常,可是会这样,也是被凌悦被逼的。她只要去看凌悦,凌悦都在向她哭诉,要死不活的,为了这个男人,她们凌家都快要不成家了。

    两个本来活泼可爱的女儿,现在也是伤的伤,失忆的失忆。过的都不怎么好。她将这些过错都自动的往封擎苍的身推了。

    看封擎苍以前是一百个顺眼,现在就有一百个理由不爽。

    “夫人,我看你还是先喝一口茶润润嗓吧。我想我们其中应该是有什么误会。”封擎苍看施怡火气确实是有些太大了。

    也觉得凌非岩之前让他先避着施怡不见的建议是理智的。想来凌非岩宠着施怡都已经宠了大半辈子了,怎么会忽然对她这样呢。之前封擎苍还觉得奇怪。

    最近和施怡的接触也不少,也就明白了,凌非岩会这样做确实是有他自己的理由可以解释得通的。他是为了施怡好,也是为了裴诗语好。

    他封擎苍倒是没什么。施怡毕竟是裴诗语的亲生母亲,不管她的态度怎么样,他其实都不会太在意。爱屋及乌就是如此。他完全可以做到。

    可是他也不想施怡这么怒气冲冲的,这会让他们的交流变得费劲的。

    鼻孔出了一声气,“哼!”

    施怡看了一眼还在冒着热气的玫瑰花茶,在精致的杯子之中,玫瑰花瓣因为勺子的搅动而旋转着圈。

    别墅内都开了冷气,所以喝这个温度的茶也不会觉得热。坐了那么远的车过来,施怡在喝了几口茶水之后,心绪也渐渐变得平稳了下来。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夫人这次来应该是为了凌悦的事情。其实对于凌悦,我想说的不多。夫人不是糊涂人,可以分辨得了是非。小语也不是一个喜欢胡搅蛮缠的人,如果您一昧的听信凌悦的话而和小语产生了误解的话,那对你们母女两没有益处。”

    封擎苍见施怡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之后,才不徐不慢的开口道。

    黑曜石般的眸子也一直盯着施怡的脸看,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看着长辈的脸,也让施怡看不出封擎苍的任何心虚。

    “你既然知道我是为了悦儿的事情来,那之前为何不肯接我的电话。还要让我从别的地方得知你们来了这里。你的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还有没有将我当成语儿的母亲?就算是不为了悦儿的事情找你,你们来了此地,作为后辈,也该和我先知会一声,这样我也不会太担心,我这样说没错吧?”

    “当然没错。我们会来这里也事出有因。而且也是才来住了两晚的。本想着,您最近有些疲惫,因为凌悦的事情也已经抽不出身来,所以我就带着小语来了这里。想着今日再与您说的。”

    封擎苍漫不经心的的解释道,看似没有太把这件事放在心,施怡越是咄咄逼人,他就表现得越坦荡。

    而封擎苍这么解释了之后,施怡作为一个长辈也应该体谅后辈的。她确实是有些忙,这一点她不否认。

    可是她现在的心思就不对劲。在听封擎苍这么解释了之后,她反而觉得封擎苍就是在为他自己的不当的行为开脱。让她对封擎苍产生了更深一层的误会。

    她认为封擎苍是觉得她不在乎裴诗语,因为凌悦而忽略了裴诗语。所以他带裴诗语来了这个地方,而且还不接她的电话。这些都是因为封擎苍对她产生了不满,对她的不尊重。

    就算是她这个当妈i的没有做好,那她也会自己和裴诗语说,还轮不到封擎苍为裴诗语做主,更不能随便的就把裴诗语带离了一个地方不让她知道。这些都让施怡觉得不好受,都是她生气的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