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7章 曾经情同姐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117章 曾经情同姐妹

    裴诗语听到封擎苍不再说话,好奇的回过头去看了他一眼。而封擎苍也正好看着她。四目相对,封擎苍确认过眼神,知道裴诗语想要知道他刚才是在和谁通电话。

    “是华医生。他还在惦记着去旅游的事情。”封擎苍随口和裴诗语解释了这个电话。

    “嗯,我知道,我听到了你说的话了。为什么计划又有变化?说要去旅游的不是你吗?难道就这样又不去了吗?”

    裴诗语也不一定非要去不可,只是看封擎苍在接了这个电话,说了一些话之后,他就开始表情有些凝重。正因为如此才会勾起了裴诗语的好奇心。

    “小语,你还记得唐佩吗?就是唐夜的姐姐。”封擎苍没有直接回答裴诗语的问题,反而问她问题。

    跟着封擎苍的提醒,裴诗语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还记得那个小姐姐。虽然她也是封擎苍的朋友,也和封擎苍同谋合污想要害自己。但是裴诗语却有些讨厌不起那个女人。

    可是,这个时候干嘛要提起这么一个人呢?而且都已经那么多天不见了,记不记得起她又怎么样呢?难道是和封擎苍之前说的不能带小翠,带别的女孩子有关?

    唐佩吗?和封擎苍又有什么关系?旅行是想要带她吗?看起来虽然是一个好相处的人,但是却也让裴诗语觉得唐佩那个人非常的不简单。

    “干嘛忽然提起这个人?和我问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吗?还是说,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的问题,所以忽然转移了话题呢?”

    “不是。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一件事。我自认为你会关心的事。”

    “和这个叫唐佩的人有关事情?呵呵。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关心我之外的人事呢?我觉得你想多了。”

    “她是你的佩姐姐,你们情同姐妹。难道你连一点特殊的情感都没有了?”

    “很不巧,这一次还真被你说中了。我对这个人真的一点点感觉都没有,如果你不和我提起她的话,我都不记得这么一个大人物了。”

    看着封擎苍,裴诗语语气有些轻蔑的说出来,但是封擎苍听到的时候却是收紧了瞳孔。他不能相信,裴诗语已经和唐佩再次见面过,重新认识了解过,也相谈甚欢过。为何忽然又表现出了一副有些厌恶唐佩的样子?

    对这一点封擎苍虽然觉得奇怪,但是后来想想也就觉得没有什么是不能想不通的了。不过是和迟浩月出去一趟,短短数日,就被他给迷了心窍了。

    对他尚且如此,对他身边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过分关心呢?这么想,封擎苍很快就释然了,没有在这个问题面纠结得太久。

    “唐佩被人绑架了,现在生死未卜。”

    咯噔一声。

    裴诗语的心脏忽然提到了嗓子眼这儿来了。她揉揉自己的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

    “等救回人,时间还允许的话。咱们再出去走走。”封擎苍这么说了之后,裴诗语才能够确定自己刚才听到的不是封擎苍开玩笑的。

    所以,她被人绑架了?是谁做的?她好好的招惹了谁?为什么会被人给绑架了呢?

    “现在绑匪那边来消息了吗?是要多少钱才能赎人?”裴诗语看似好奇的询问,却还是透露出了一丝丝的关心夹杂在其中。

    说她完全不关心唐佩的话,还是有些说不过去,封擎苍知道裴诗语不是一个心肠硬的人。她是一个明事理,辨是非的人。而且她对朋友的感情一直都很深,很真。

    唐佩真正的出事了的时候,她嘴说和她没有关系,却也没有做到完全漠不关心的样子。她还是他的小女人,那个不失真善美的小语。

    “现在还没有消息,人是早不见的。具体是什么情况,还需要等,已经派人去调查了。小语不用太担心,唐佩会平安无事的。”

    “哦。”有些木讷,有些失神的点点头。裴诗语没有再多说什么。

    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裴诗语没有一点点开心。虽然说唐佩是封擎苍的朋友,她也冒充了她的朋友,试图想要接近自己,想要害自己。

    可是也由于她失忆了,并不记得她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所以裴诗语对这个人虽然有一些恶,却没有真心的讨厌唐佩。

    在回别墅的路,裴诗语也一路沉默。没有说太话,和封擎苍两人并肩而行的时候都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回到的别墅。

    这一路走来,她的脑子里都是关于唐佩的影像。和她相处过的少得可怜的记忆就这么一直在她的脑子里面回放,她想起来唐佩不是特别的爱笑,可是她却还是会眉眼温柔的看着她笑。

    唐佩看着她的时候就真的是看一个小妹妹一样亲。记忆不是太久远,她能够记起来的差不多也就是这些了。

    因为远离市区,封擎苍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裴诗语也不想一直跟着封擎苍转悠,所以她也在吃了一些下午茶之后就回到卧室里面午睡了。

    昨晚没有睡好,这个午休她睡得很安稳。

    在她还在熟睡的时候,家里也迎来了一位她一直都不愿意见的人。

    施怡在多方联系之后,终于得知封擎苍和裴诗语原来搬到了郊区的别墅这边。这些其实是从黑子的口中得知的。

    因为一直给封擎苍打电话都不通,而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如果她知道的话,一定会和凌非岩吵起来的。

    虽然她的脾气一直都非常的温和,人也是温婉懂礼的。那却是在很多事情没有发生之前,她确实是如此。

    和施怡过了大半辈子的凌非岩非常的了解施怡这个人。她其实也是一个容易情绪化的人,特别的容易被亲情所带动她的情绪。这些年为了施玲她是如此,而现在在找到了裴诗语这个亲生女儿之后她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