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5章 已成为习惯-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115章 已成为习惯

    这样的事情,裴诗语也和封擎苍说过了。她明明了解,在这一刻,却没有昂首挺胸的反驳封擎苍。

    因为他的眼神没有欺骗。在对视之前,她看不见。在对视之后,他难道是真情流露吗?时间一分分的过去。

    封擎苍都没有等到她的一个回答。他知道,在这一刻开始,裴诗语已经开始认真的去想他问的那些问题了。他本不想在这个时候问出来,时机还没有成熟,他可以再等等。可是她有时候让他过于心疼。

    心疼得想要把她抱入怀中好好的呵护着,想让她在他的羽翼下不受到任何伤害的成长,就算一辈子不成长起来都没有关系。

    可是他知道,他只要有所动作,都被引起她的戒备。她那样丝毫都不考虑他的感受的看起来很随意的动作却是伤他最深的。

    她不懂他承受的这些又是多么的沉重。

    “小语,告诉我,你真的那么相信他吗?你不能试着接纳我,试着重新认识我,看看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才下决定吗?你能给我一个机会,不要一棒子把我打死吗?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差劲不是吗?”

    封擎苍轻柔的道,他扶起半蹲在草地上的裴诗语。在她还有些木讷的时候,他轻拥她入怀。

    裴诗语的脸就靠在他的左心房上,而里面的跳动,是热的,是真挚的。裴诗语感受到了。一下接着一下的,它没停过。

    “有一个人很想见你,我答应过他。等你身体好一点了会亲自带你去见他,你愿意跟着我一起去看看他吗?”

    心脏有那么瞬间骤停了,裴诗语屏住了自己的呼吸,等着封擎苍继续往下说。她好像知道了,封擎苍说的这个人是谁。

    “我知道你还有一些犹豫,也应该猜到了我说的这个人是谁。”

    “我说不想见,你就会不安排我们见面了吗?”小声的询问,裴诗语不确定封擎苍是否会尊重自己的选择。她想封擎苍可能会,又可能不会。很多时候他说不会强迫自己,可是有时候结果却又是不一样的。

    “当然,你不想做的事情,我都不会勉强你。但是有一些时候是没有办法的,才会事与愿违。”封擎苍抱紧了裴诗语,她不知为何会有一丝颤抖。

    难道她真的不想见自己的父亲吗?之前她一直都很想找到他们的。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亲生父母了,她却避而不见,又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小语,有些事情不是你想逃避就不需要面对的。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心事。但是只要你现在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那就不见。”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裴诗语有些诧异,她都还什么话都没有说呢。封擎苍怎么就会猜到了自己不想看到凌非岩的想法?难道他还有读心术不成?

    是自己表现得太明显了,才会让他看出了她的内心的想法了吗?

    “不知。”

    “哦。”暗暗松了一口气。不知道就好,她可不想当一个心事被人猜得一清二楚,什么秘密都没有的小白。

    这会儿裴诗语就开始怀疑了一点,是不是封擎苍开始发现了她的端倪?所以才会对她如此的温柔?

    他现在这样对自己这么的好,是假象吗?是他刻意表现出来的吗?以前他对自己可是很差劲的。现在为何会这样?

    很纠结,很难想明白。

    “我对你好,是因为,你是我爱的人。”

    “你是鬼吗?”裴诗语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倒是把封擎苍给逗笑了。

    “傻瓜,你的问题不都写在脸上了吗?若是这样我都看不懂的话,那还怎么做你的男人?自己的女人的心思一点都看不透的话,怎么能够和她共度余生??你觉得呢?”

    “呸,又在占我便宜!谁是你女人?你把话说清楚了,不要每次都这么玷污我的清白!我和你是一干二净,清清白白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都没有的!你不要每次都吃我的豆腐就算了,还要在外宣传好吗?”

    “所以,你是觉得被我吃了豆腐也已经习惯了,不会太在乎了对吧?!”封擎苍忽然弯着眉眼问道。

    严重的揶揄太过于明显了,而且他的男人的**也很明显。裴诗语被他这么看着脸莫名其妙的就红了起来,不知晓是她胡思乱想了,还是他真的就是这么的下流。

    “你又在胡扯什么?我和你说正经事,你每次都没个正经的样子,说些我听不懂的话。我才不想理你了,放开我!”

    “不放,这辈子都不放。只要你想走,我都会把你绑在身边,让你哪儿都去了不了。”封擎苍霸气十足的宣誓了对她的所有权。

    “你真的就是一个无赖,让人讨厌死了!我让你放开我!再不放开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怎么个不客气法?我或许想试试你说的不客气是什么样儿的。那么小语有什么招式的话就放出来让我尝试看看到底有多么的不客气吧。”

    感觉自己被封擎苍给调戏了,裴诗语气得肺都要炸了。奈何她在他的怀中,动又动不得,想跑又跑不掉,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有一肚子的气,怎么都撒不出来。

    “封擎苍,你低下头好吗?你长那么高个子,我和你说话老是要仰着脖子感觉特别的吃力。感觉脖子都要断了,好重重哦。”

    裴诗语忽然对着封擎苍嗲里嗲气的道。

    这温柔魅惑的声音说出来的时候,又甜腻腻的。,明知道这个小女人忽然转变这么大一定有诈,封擎苍却还是配合的低下了头。紧闭的双唇抿着淡淡的笑意。

    裴诗语看封擎苍的脸一点点靠近自己的,是最近距离的接触。亲密无间到鼻尖碰鼻尖,心跳骤快,裴诗语看着封擎苍的性感薄唇,不由得吞了一下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