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3章 她来了,他走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113章 她来了,他走了

    感觉自己气的要出内伤了。不知道是谁躲在暗处偷偷摸摸的给她射来暗器。感觉后脑勺好像又要中标了,裴诗语快速闪身。预想中的暗器却没有再次出现。

    轻微的松了一口气,又听到了吱吱吱的声音。裴诗语才抬头看向浓密的树顶。这里竟然会有那么多的小松鼠。它们都相当防备的看着裴诗语。见裴诗语抬头看它们的时候,又躲到了枝干后面。

    嘴巴抽搐了好几下,裴诗语立即想到,该不会是这些坏家伙用松果砸她的脑门吧?越想可能性越大。因为这个地方除了它们,好像也没有别的生物的存在了。

    好吧!如果是它们这些小东西的话,那她也就认了。

    “这是它们活动的地方,你进入了它们的领域了。它们觉得你是来和它们抢食物的,当然要打你了。还不快过来,傻呵呵的站在那里是还没有领教到它们的厉害吗?”

    封擎苍有些冷嘲热讽的声音响起,裴诗语才转身看向声音的源头。只见封擎苍从另外一个三人可环抱的大树背后走了出来。而他的脚边还跟着那只小奶狗小白。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跟踪我?!”

    “你觉得我会有那么多的闲工夫一直跟着你吗?小语,做人还是不要有那么多的猜疑比较好。活着会开心快乐一些。”

    封擎苍有些不屑的道。他吃过饭之后就走到这里来了,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里,不自不觉的就走过来了。或许是因为松树有着淡淡的清香,而他正好有些喜欢,能够指引他到这儿来吧。

    “哼!你有没有你心里不是非常清楚吗?还来问我这个问题。直说吧,你跟着我到底想问什么。想问就问吧,不要拐弯抹角的。更不要用那些蹩脚的借口让我对你做出什么补偿。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我好像什么都还没有说,你却说了那么多。况且,你对我有没有亏欠,何谈什么补偿?难道说是你心里觉得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所以现在有些心虚,感觉过意不去了吗?才会主动提出对我补偿的要求。”

    封擎苍和裴诗语隔着十多米的距离,两个人说话就像是隔着一道沟渠。缺少的是拦路的水,有的却是路。

    谁都没有先向前跨一步,这个距离两个人说的话伴随着风声,很快就被吹散了。

    “你又在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了?我会这样说还不是因为你今天怪怪的。你要是正常一点的话,我也不会这样好吧。”

    被封擎苍气得大跨步向前走去。裴诗语总觉得自己离封擎苍的距离太远了,就算是有不满的想要找他抱怨在气势上都不够大的。

    很快就走到了封擎苍的跟前,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才觉得有些习惯了。

    习惯?这个词出现在脑海里的时候,裴诗语又被自己给吓到了。她怎么可能会认为和封擎苍挨得近一点会是一种习惯呢?这也太可怕了!这样的想法怎么能是存在她的脑海里的呢?她不该怎么想的。

    太滑稽了,她和他可是死敌啊!

    对了,一定是因为,她离他太远的话,会给他暗算她的机会,会给他有坏心思在脑海里构思的空间。所以自己离他近一点是为了更好的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这样为自己的想法开脱虽然不够,但是却是现在裴诗语唯一能够解释得通自己的行为的理由了。更多的她暂时还想不出来了。

    封擎苍见裴诗语靠近他了之后,竟然没有打算搭理他。她来了,他走了。

    给裴诗语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让裴诗语一个人独自在风中凌乱了……

    而那只小白狗竟然和封擎苍一个德行,封擎苍走了,它也跟着走了。谁也没有把裴诗语放在眼里。这就彻底的将裴诗语给惹毛了。

    “封擎苍!你给我站住!你到底几个意思?你这是什么态度?干嘛这样子,有什么话就直说好吗?装模作样的给谁看呢?!”

    裴诗语再也无法忍受封擎苍的这个不冷不热的态度。明明就已经跟着自己到了这个地方来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对待她?让她去猜一个人的心思,真的感觉好烦躁好吧!

    眼见封擎苍越走越远,就好像是没有听到她在后面叫他一样,根本就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裴诗语更是恼火了。

    气冲冲的跟着封擎苍的身后跑了去。轻巧的步伐却蕴藏着大大的力量。小火山也在慢慢酝酿着,随时都有可能要爆发的可能性。

    拦住了封擎苍和小白的去路,裴诗语和封擎苍对视了几秒。有些不自在的移开眼,她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有一些心虚呢?明明是她叫他站住的,可是他站住了,当他用着一种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她又觉得自己这样的做法有些怪异。

    本该奇怪的人是封擎苍才对,却变成了她。

    “小白,你到底是谁的宠物?你这么识人不清,跟着这个大坏蛋就不害怕它一把沙姜八角把你给干锅了吗?还不快过来!”

    有些威胁的转移了话题,裴诗语没有直接和封擎苍对话,而是从小白的身上下手。

    谁知小白听了裴诗语这么说之后,挨着封擎苍就更加紧了。带着戒备的小眼神看着裴诗语。泪汪汪的样子,让裴诗语觉得小白害怕的人是她,而不是封擎苍。

    “小白,你这是什么意思?干嘛躲着我?我和你说了,是他才会有那样的想法。我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到我的身边来,我带你回去吃好吃的。”

    本蹲着,裴诗语伸出了双手引诱小白能够跟着她走。小白却转了个圈,在封擎苍的脚边转得更加急切了。

    冲着裴诗语就是汪汪汪的乱吠。好像是在警告她,不要再靠近它了,不然它也是有脾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