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经验从实践中来,我们一起练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12章 经验从实践中来,我们一起练习

    封擎苍神色淡然的挂了电话,刚才的咒骂对他完全造不成任何影响。

    “继续。”男人缓缓开口,让眼前的秘书先生继续汇报工作。

    秘书先生也听到了董事长的咒骂,心底有些同情**oss,亲爹这么不待见的也是没谁了。

    他要是有这么优秀的儿子,烧高香都来不及,别说骂一个字了。

    甩掉心底乱七八糟的念头,他开口道:“封总,刚才董事长打电话给人事科,让他们将今天被开除的员工全都给召回来。”

    “告诉他们,那些人要是回来,他们就可以滚蛋了。”

    “是!”

    “让那些接手的人,务必尽快熟悉工作,一个月后我要看到全新面貌,我不养废物。”男人冷冷开口。

    “是!”秘书先生领命,有些担忧道:“那董事长那边……”

    男人抬眼,目光冷漠。

    秘书先生连忙闭嘴,不敢再多话。他也是魔障了,刚才竟然有些同情**oss,大魔王人设可不是摆设。

    不过他的心底却舒了一口气,之前**oss的妥协,让他们有些担忧。自家boss对外强势,对他们这些手底下的人是非常有好处的。

    这些被替换上去的人,全都是像他一样,没有背景和靠山,完全靠自己能力打拼。

    在这样的家族集团公司里,他们这样的人非常容易受到排斥。那些家族里的子弟总想把他们压到最底层,唯恐担心他们瓜分掉其中利益。

    只有**oss才敢这么用人,没有他的强势,根本不会让他们这些人有接近权力中心的机会。

    现在看来,**oss之前的放纵,不过是为了把他们捧高,然后再狠狠摔下。

    这也提醒他们,以后不能为所欲为,否则以后不管是什么职位什么背景,都会被轰出去。

    ————

    一群人被辞退,这使得秘书处里异常的安静,完全没有之前混乱的模样。

    大家全都积极埋头做事,完全不敢怠慢。

    陶悦一行人被辞退,都是有非常充足的理由,其中就包括上班做事不认真,偷奸耍滑等。

    证据确凿,无可辩驳。

    大家这时候才意识到,封总并不是顶不过董事长,所以放弃似的不再管秘书处。不过是在等待时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天翻地覆。

    “陶悦他们就这样被辞退了吗?会不会再回来?”周安安给裴施语发了个微信。

    “不会。”裴施语非常肯定的回复,依据她对男人的了解,肯定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

    这话一发过去,裴施语明显感受到周安安舒了一口气,腼腆的笑容都变得灿烂不少。

    很显然,她平时被压榨得厉害。那几个欺负她的人走了,她还是非常高兴的。

    感受到裴施语的目光,周安安朝着她吐了吐舌头,然后微微一怔,又连忙给她发了个信息。

    “施语姐,你的脸好红啊!是不是发烧了?”

    裴施语看到这条信息,整个人窘迫极了。

    刚才在总裁办公室被男人按倒,现在都没回过神来!她下意识的拢了拢颈间的丝巾,唯恐被瞧出什么。

    “我没事,就是有点热。”发完信息,裴施语很认真的看资料,周安安见此也就没好再打扰她。

    裴施语看到没有信息回过来,顿时舒了一口气。

    下次打死也不要去那个办公室了!真的是太危险了!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快要下班的时候,裴施语就被叫进去了。

    她推开门,故意把大门用力推开,看到男人坐在办公桌后,心底舒了一口气。

    她不想再被壁咚了!前两次逃过,第三次就不好说了。

    “过来。”男人的声音天然带着一丝冷意,让人不由自主的就会听从他的命令。

    裴施语的腿不由自主的向着他走去:“封总……”

    男人抬眼,目光锐利:“叫我什么?”

    裴施语这时才想起男人之前让她改掉称呼,脸顿时红了起来,她抿着嘴,怎么都叫不出来。

    封擎苍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影一步一步朝着她走来,裴施语感受到了威胁,步步后退。

    男人的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好像在看一只被关在笼中的小鸟一样,一副你跑不掉的模样。

    裴施语红着脸,不停往后退,小腿碰到了茶几,再无退路。

    男人高大的身体朝着她压来,越来越近……

    有了之前的经验,她知道她根本无路可逃,兴许还会激起男人的征服欲。她闭上眼,颤抖的身体放弃反抗。

    她就知道不能进这个办公室啊!

    可等了半天,也没有发生预料中的场景,她诧异的睁开眼,就看到男人压低身体靠近她,抓起她身后的一份文件。

    呃……

    她好像误会了。

    “我只是拿个文件,你闭眼噘嘴干什么?”封擎苍好奇问道,可眼底却充满了戏谑。

    裴施语刷了一下,脸红得差点冒烟。

    “我……我……”

    “你以为我要吻你?”封擎苍的嘴角微微往上挑。

    裴施语连忙开口:“才没有!”

    “那你闭眼干什么?原来你这么渴望?如此盛情,如你所愿。”

    男人搂住她的腰,直接覆唇与她唇齿交缠,将她的辩解全都给堵住。

    许久他才放开,看着裴施语气喘吁吁的样子,笑道:“都吻了这么多次,怎么还学不会换气?”

    “我,我又没有像你一样,身经百战。”裴施语说完顿时懊恼,她是个离过婚的女人,这么说话也太装了吧?

    虽然她当初因为约定,并没有和乔祁发生什么,可外人不知道啊。

    不过,她醉酒的时候和男人上过床,男人应该知道她是处吧?

    裴施语这时才反应过来,好像那次没看到血?是因为自己是石女还是小时候不小心弄破了?

    “没有。”男人突然开口道。

    裴施语愣了愣,没有什么?

    “只和你。”男人顿了顿,眼眸里充满的兴味:“经验从实践中来,我们一起练习。”

    裴施语刷的一下,整个人都快红透了。

    谁要跟你在这种事上一同提高啊!

    心跳加速的同时,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传说中封少是个老处男,原来是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