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7章 可能把人交给他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107章 可能把人交给他吗?

    “目前只是发了一个视频过来,还没有任何的联络方式。如果猜的没错的话,这个视频应该也是迟浩月的手段。”

    “看你还没有失去理智,没有被爱冲昏头脑。”封擎苍这时候还不忘记取笑唐夜。他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对于在乎的人和事太过于执着了。所以封擎苍有必要时不时的敲击一下唐夜他这个偶尔会短路的大脑。

    “得得得,就打住了好吧!是我冲动了!这件事咱就算是过了,别再拿来说我了好吧?”

    “你说好就好。但是你连自己老婆都认错的事情,我等见了你老婆的时候,我可能会告诉她儿子或者女儿。一定对她守口如**。”

    “你!”单手指着封擎苍的脸。唐夜你了半天硬是没再憋出一个字来。

    封擎苍也不在意他是不是有些不够礼貌,挑挑眉等着他的下半句话什么时候说出来,一脸,看你想说什么,最好是想清楚了再说。

    “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对我真是比亲兄弟还照顾得好!我就拜托你了,别把这件事告诉我老婆!不然她又要吃醋,又要和我闹了。她都还怀胎呢,不能受到一点点刺激。上次都把她吓得不轻,差点连孩子都不保了。如果你还想当这个干爸的话,我话就说到这份上儿了!”

    唐夜一口气又说了那么多,好像是之前来找封擎苍事儿的人也不是他。

    “嗯哼。和你说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封擎苍示意让唐夜坐下。

    这么站着,他坐着抬头看他这个傻大个说话其实脖子也是怪累的。

    “什么有意思的事儿?你先说说看。”难得会有让封擎苍感兴趣的事情,封擎苍自己都承认了有意思,那就一定是好玩的事儿。但是这个节骨眼上,封擎苍也不应该会对其他的事情感兴趣吧?

    “昨晚迟浩月出现了。”

    “不是吧?他出现了?他在哪里出现的?他干嘛了他?!”一口气连续问了好几个问题,唐夜的双眼都快掉到地上来了。嘴巴惊讶得说完话都没有记得合上。

    “别像个女人一样一惊一乍的。正常一点。一大早就像个二哈似的。”封擎苍受不了今天的唐夜了。一点点小事都能让他那么犯二。

    “你就别管我怎么样了。赶紧说一下正事。迟浩月出现了你怎么没抓着他,他人到底在哪里?!我还要找他报仇!吓到我老婆和儿子了,我都还没有找他算账呢!跟个龟孙子一样躲起来那么多天,这时候还敢出现。胆儿挺肥了他!”

    恨得牙痒痒的,唐夜几乎将整个市都翻过了,都没有找到这个人的影踪。谁都不知道迟浩月去了哪里。就像是一个大活人不注意就人间蒸发了一样。

    “在我家里出现的。凌晨。来找小语,他们之间说了什么,我没有发现。迟浩月很谨慎,我想他能这个时候冒险到我家里来是有恃无恐。觉得是有语儿护着他,所以才敢如此胆大妄为!”

    封擎苍想到裴诗语对迟浩月的爱护,他就比唐夜还要生气。一口银牙时刻都有可能被咬碎的可能。

    “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吧?!迟浩月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在凌晨跑到你家里来,而且还见了你的女人。你也没对他怎么样?!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这是在裴诗语之后,第二个说他不是男人了!可是他真的不是吗?!若不是顾及到裴诗语的感受,他怎么可能会放走迟浩月?!

    “我没有在和你开玩笑!”

    “所以你说的有意思的事儿就是这一件?呵呵”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唐夜也用揶揄的目光看着封擎苍,觉得他真的是糗大了,比起他刚才那件小事更丢人的是封擎苍把一个身受重伤的人给放走了。

    且不说封擎苍到底是怎么放走迟浩月的。单纯一点想,迟浩月这么晚来了,还是在裴诗语的卧室里被抓个现成的。那么,他和裴诗语之间是否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过?

    目光有些质疑的看向封擎苍,感觉他的头顶好像就是绿油油的一片。唐夜此时脑子里面在想的事情一定是龌龊的,因为他在想,封擎苍的未婚妻是不是和别的男人在他的家里偷情了,而他却明明发现了这件事,还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和裴诗语和平共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不能不说,封擎苍的爱是真的伟大的。伟大得可以把道德的底线都全部摒弃了。

    “别胡思乱想。小语不是会乱来的人。我去的时候,他们都是好好的。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但是迟浩月这次来了,却是要和我做个交易,找我赎人。”

    “他也看中小语了?和你坦白了?!难道迟浩月真的是为了小雨滴才忽然从神秘的世界走到现实声之中来,就是为了和你抢女人,然后还搞出了这么多大大小小让人头疼不已的事情?!”

    “你的脑子到底是不是被猪啃了?!怎么一点智商都不在线了?!”封擎苍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居然一本正经的和唐夜说了这么多,而他却一点都没有用他的脑子好好想问题。

    “你的才被猪啃了呢!调节一下紧张的气氛不行吗?况且你刚才不也是挖苦我来着了?咱们这算是扯平了,你往后也不能在我老婆面前说我的事儿。”唐夜非常认真的和封擎苍说出这些的时候,就代表了,他已经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了。

    “不过是个玩笑,没必要那么认真吧?”

    “那我也是,你也别多想。好的,那么现在来说说,迟浩月来赎人的事情,他要找的人是不是在你手上的那个人。而且他愿意出什么代价来换回这个将死之人?!你答应他了吗?”

    “你觉得我可能会把人交给他吗?能让迟浩月亲自出面赎的人,身份也肯定不一般。但是这个人怎会如此轻易就被我们给抓住了,其中是否会有玄机?!”